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河南艾滋维权者田喜案庭审引发关注


维权人士在法院外声援田喜

维权人士在法院外声援田喜

中国河南一位艾滋病维权人士被当局指控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案子星期二进行了庭审。有维权人士质疑法庭能否不受行政干预,做出公正判决。

*法庭外戒备森严*

法院四周施行交通管制

法院四周施行交通管制

河南省新蔡县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当局指控毁坏财物罪的案子,9月21日上午在河南上蔡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据目击者称,近百名当地民众和外地维权人士到场旁听和声援田喜,新蔡县和上蔡县则组织了约百多名政府人员进入法院,法院周围有大批警力戒备,两公里外开始实施交通管制,禁止一切车辆进入。

1996年9岁时因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田喜,在北京念完大学,成为艾滋病维权骨干。田喜近年因上访多次被抓,一直是当地政府的“稳控对象”。

今年7月底,田喜受新蔡县县委书记贾国印之约返回新蔡,而贾书记两星期内两次爽约不见。8月初,田喜因所带艾滋病药快服用完,便到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见到院长,希望借点药,并要求医院赔偿。院长称有事找县领导,医院不管,起身离开了办公室。一怒之下,田喜将办公桌上的东西推到地上。

据田喜家人和维权人士讲述,8月中旬,田喜先被新蔡县当局软禁,后被刑拘,23日被批捕,25日案件移送检察院,8月31日法庭得到案件,择期审理,一切效率之高,体现了当地政府文件上所建议的“公安机关介入,完善材料,予以打击”的意图。

*能否公正判决?*

田喜的父亲田德民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鉴于田喜成为当地政府眼中钉的情况,他不相信田喜会得到公正的审判。

他说:“我们县政府它干预司法,它不会让田喜无罪释放的,它可能要给田喜判,下判决的。”

田德民还说,在庭审结束后,田喜母亲因在法院门口愤怒声讨司法不公,被新蔡县警察拖拉30多米,在强行拖进警车的时候,田喜母亲心脏病发作,但是警察竟弃车走人。

他说:“警察给她拉了几十米远,给她往车里拉,当时也碰到她的头了,碰得她当时心脏病发作。那个警察吓得也不轻。通过我们这也说,那也说,他才拉着去看病。走到半路,他要了个120的车,当120车来了以后,她上了120车,警察就开着(警)车跑了,不管不问了。”

田喜的辩护律师、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的梁小军向美国之音表示,他目前无法判断田喜案是否能得到公正的判决。

他说:“我们希望它能有一个公正的判决。案件的审理是比较顺利,除了不允许我们谈他的病产生的背景和这个案子发生的背景以外,其他的证据方面还是允许我们发言的。但是,这个案件的最终结果怎么样,我们现在不好判断。”

一直为田喜案呼吁奔走的武汉女权维权人士叶海燕对记者说,近20位维权人士在法庭外遭到疑似政府安排的人员的攻击,企图抢夺在现场拍摄的独立制片人何杨的设备。

她说:“一个大汉,很壮的一个人,黑黑的,他就开始攻击何杨了,然后我们就冲过去。高建就在那里保护何杨的设备,因为怕他们把何杨的机器给砸了。那个人非常嚣张,根本不怕一样的。旁边有警察都显得很迟钝。把他推开了,他又冲上来,好像这样闹了有4、5次。警察根本就没有想控制他,避免事态发生的样子。当地人就说这种事情是当地政府安排的,找一些人来,就是吓唬吓唬我们的意思,主要也是想抢、抢,破坏拍摄现场。”

叶海燕质疑说,整个庭审就像走过场,演戏一样。

她说:“为什么律师提及的与案子绝对有关系的事情它却不让讲。田喜强调的事情,法官却不去关注,比如田喜说他的笔录是选择性的记录,认为有些重要的情节它不记录,这是一个问题。法官没有向公诉员提出质疑。还有一个问题,田喜就提出,有些证人根本就不在现场的,它的证据是捏造的,造假的。然后法官也没有提到这个问题是怎么回事。所以,我觉得,这个根本就没什么意思,就像演戏一样的。”

美国之音给新蔡县县委书记贾国印打手机,但是,一直无人接听。

河南新蔡县这次庭审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的案子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包括法新社、美联社、香港英文的南华早报等境外媒体也进行了跟踪报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