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华盛顿智囊机构为美国政府出谋划策


华盛顿智囊机构为美国政府出谋划策

华盛顿智囊机构为美国政府出谋划策

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有许许多多研究所,也就是所谓的智囊机构,这些智囊机构在政治光谱中既有中立的,也有意识形态色彩强烈的,左右都有。有些智囊机构从事特定领域的研究,例如社会问题、经济或者国防。它们全都就政策和政府管理的各个方面提供见解。

华盛顿特区是一个汇集了各种观点的城市。人们能想象得到的几乎任何一个议题,在这里都有人做研究。许多观点都是研究机构提出的。这些研究单位已经成为华盛顿决策过程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有些机构把问题放在特定的政治或社会观点的脉络框架中进行研究。另外一些研究机构则跟政治斗争保持距离,只提供事实供决策者参考。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现在任职于华盛顿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他说,不同的智囊机构在研究方法和方向上有所不同:

“各个机构之间有很大的不同。有些以哲学思想为基础,有些与政府签合同,为政府研究特定问题。另外一些,比如美国企业研究所、布鲁金斯学会、传统基金会和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则是财务完全独立,不接受政府资助。”

多数智囊机构是非营利组织。它们的运作经费来自慈善基金会、相信它们的使命的个人以及大公司的捐款。公司的这类捐款可以抵税。

兰德公司(LAND Corporation)的杰弗里.海戴说,兰德公司有部分工作是由政府和私营部门付费的,但是在所研究的问题上,兰德公司保持中立。他说,这有助于保持兰德公司的研究和建议的信誉:

“关键是我们努力以中立立场进行研究。兰德公司所做的就是追求事实,对事实进行客观分析。我们希望这使我们完全不带意识形态色彩。我们既不右也不左。我们受到左翼的攻击,也受到右翼的攻击。”

不过,对于一些研究机构来说,确定一个问题的事实只是一个开端。它们然后就走出传统的学术角色,来推展活动,正如乔治敦大学教授马克.罗姆指出的那样:

“他们不仅仅搞研究。他们还走出去推动那项研究。他们不仅仅说,‘这是我们的研究。’他们实际上成了说客。所以,他们的学者要会见国会议员,会见行政部门的人,说‘这是我们的研究结果,这是你们该做的事情。’他们越过界限,从研究员成了推销员。他们有要出售的理念。”

罗姆教授说,在一些专注于社会问题、环保以及核裁军等事务的研究机构当中可以找到这种例子。

为了解决一个机构既从事研究又开展活动的矛盾,有些研究单位把这两者分开。美国进步中心就是这样。该中心首席执行官尼拉.坦登说,这个机构的一部分像传统上的智囊机构:

“这部分非常专注于让政策制订者们在一起思考国家面临的挑战和解决之道。所以,他们主要是从事那种基本研究和基本政策方面的工作。另一方面,我们有美国进步行动基金会,这部分是个推展事业的机构,更加注重于把美国进步中心的想法在国会山推动,在媒体推动,在各州推动,在白宫推动。我们热衷于把想法朝更进步的方向推动。”

除了对问题进行研究和提出建议以外,这些智囊机构在华盛顿还扮演另外一个角色。

如同博尔顿大使的情况那样,这些智囊机构提供一个地方,让在前总统的行政部门中有重要经验的人能够继续研究重要的政策问题,以待政治气候变化,重返政府任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