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华盛顿智囊机构和政府间的人员流动


智囊机构和国会间有人员流动

智囊机构和国会间有人员流动

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研究单位,也就是所谓的智囊机构,向议员和每个政府的行政部门提供公共政策方面的见解和研究。

不过,它们也具有另一种功能。这些智囊机构容纳着前行政当局官员,他们常常在其政党再次掌权的时候重返政府任职。那么,是什么人通过这道所谓的“旋转门”进进出出呢?

在新总统的政府开始之际,行政部门的人事变动大举进行。为上一任总统工作的人清理了他们的办公桌,然后纷纷离去。走进这些办公室的人当中,有一些就来自华盛顿的研究单位,也就是所谓的智囊机构。

确实,在美国首都,政府和智囊机构之间存在着你来我往的关系。就像新政府从研究人员当中招贤纳士一样,那些研究机构也接收为上一任总统执行政策的人。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这两种情况都经历过。他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期分别在里根总统和布什总统的政府中任职以后,就去了机构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作资深副所长。在乔治.W.布什2001年就任总统以后,博尔顿回到政府作副国务卿,后来出任大使。在布什政府末期,他又返回美国企业研究所作高级研究员。

同样,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另外一个华盛顿的研究机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任职。

前美国驻联合国和阿富汗大使哈利勒扎德也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任职。同样的例子在其他华盛顿智囊机构也能找到。

博尔顿大使说,这是华盛顿政策程序正常而且也是符合逻辑的一个层面:“对于像我这样拥有回到研究所的条件的人来说,这是进行知识充电的一个方法。这是能对政策进行思考的一个方法,但是没有在政府的环境中制订政策、建议政策或者讨论政策的日常责任。而且,我认为,从美国政府整体有效性的着眼点来看,这是这些智囊机构所作的非常非常重要的贡献。”

在美国进步中心,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尼拉.坦登说,不掌权实际上使她的研究机构得以创立:

“在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领导下,我是她的一名国内政策顾问。当她在2000年竞选参议员的时候,我为她工作。不过后来我们失去了权力,我们认识到,希拉里认识到,前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波德斯塔认识到,前总统克林顿认识到,没有一个机构跨越议题,努力在一个长时期把辩论推向更加进步的方向。这是为什么我跟波德斯塔一起开办了美国进步中心的原因之一。”

虽然许多华盛顿的研究机构有一些人曾在前总统的政府中服务,但是杰弗里.海戴说,那道所谓的“旋转门”在兰德公司就比较小,也比较慢:

“在上一次总统行政当局换班当中,我们失掉了6名研究人员,他们到奥巴马政府去了。我们可能从布什政府中挑选了几个人。可是,记住,我们有将近900名研究员。我们是个很大的机构。”

制订和实施政策是政府的核心职能。政策程序是复杂的,必须由熟悉什么是当务之急的经验丰富的人来做。而且,正因为如此,那些被称作智囊机构的研究单位一向是而且仍将是政策程序一个重要甚至至关紧要的一部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