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奥巴马总统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


奥巴马总统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

奥巴马总统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

2010年9月23日,奥巴马总统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以下是讲话的中译文,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根据白宫发布的纪录稿翻译。

----------------------------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0年9月23日

奥巴马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

纽约州纽约市
联合国总部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上午10:01

总统:主席先生、秘书长先生、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我很荣幸在我当选美国总统将近两年之际,第二次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

我们知道,对我们的人民而言,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刻。我们每个人都是带着自己的问题和重点来到这里的。但是,作为领导人、作为国家,我们也面临着共同的挑战。

我们在一个建立在战争的废墟之上,以团结世界追求和平为宗旨的机构里集会。我们在一个几个世纪以来迎来了全世界各地人民的城市里集会,这个城市显示出各种肤色、信仰和身份的个人可以走到一起,寻求机会,建立共同社会,并生活在人类自由的福祉之中。

在这座大厅的门外,这个伟大城市的街道和街区讲述着这个艰难十年的故事。九年前,世贸中心被毁,标志着肆无忌惮地侵犯尊严和荣誉的威胁的显现。两年前的这个月,华尔街的金融危机重创了“百姓街”(Main Street)上 的美国家庭。这些不同的挑战影响到全球各地的人民。从卡萨布兰卡到伦敦,从贾拉拉巴德到雅加达,男女民众和儿童惨遭极端分子的杀害。在金融危机期间,全球 经济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各大洲的市场瘫痪、数百万人的梦想变得渺茫。对我们的安全和繁荣的种种挑战背后是更深切的担忧:由来已久的仇恨和宗教分歧再次抬 头;这个相互联系日益紧密的世界却因某种原因而令我们难以掌控。

这些就是本届政府上任以来所面临的一些挑战。今天,我想谈谈我们在过去20个月里为应对这些挑战所做的努力;我们在寻求中东和平的进程中肩负的责任;以及我们在21世纪力争建设一个怎样的世界。

让我先谈谈我们所做的工作。作为总统,我的首要重点是挽救我们的经济,使其免于崩溃。而在一个繁荣共享的时代,我们只靠自己的力量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因此,美国已与世界各国联合起来刺激经济增长,并重新拉动需求以便再创就业机会。

我们正在改革我们的全球金融体系,从国内华尔街的改革做起,以此避免这样的危机再度发生。我们把20国集团作为国际协作的核心,因为在一个财富更趋分散的世界里,我们必须扩大我们的合作圈,接纳新兴经济体——世界各个地区的经济体。

尽 管还有许多工作有待完成,但我们的努力已显示出卓著成效。全球经济已经脱离大萧条的边缘,并且重新开始增长。我们抵制了保护主义,并正在探索扩大各国间商 业和贸易的途径。但是,为了让这些前进的种子不仅为全体美国人,而且为全球各地人民带来更普遍的繁荣,我们不能——也不会——固步自封。

至于我们的共同安全,美国在逐步结束伊拉克战争的同时,正在对基地组织发起一场更有效力的战斗。我上任以来,美国已从伊拉克撤出了近10万驻军。我们是以负责任的方式这样做的,因为伊拉克人民已经接管保卫自己国家安全的责任。

我们正致力于同伊拉克人民建设一种持久的伙伴关系,同时信守我们的承诺,到明年年底撤出剩余的驻军。

在从伊拉克撤军的同时,我们已经重新集中力量打击基地组织,并让其附属组织无处藏身。在阿富汗,美国及其盟国正在实行一项战略,阻止塔利班势力抬头,提高阿富汗政府和保安部队的能力,从而使阿富汗的责任移交明年七月就可以开始。从南亚到非洲之角,我们正在采取一种更具针对性的方针——在不部署大批美军的情况下,增强我们合作伙伴的实力并捣毁恐怖网络。

当我们追剿世界上最危险的极端分子的时候,我们也绝不让世界上最危险的武器落入他们手中,我们要在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中寻求和平与安全。

今年早些时候,47个国家采纳了一项在4年内保障所有易散失核材料安全的工作计划。我们和俄罗斯签署了数十年来最全面的军备控制条约。我们缩小了核武器在我国安全战略中的作用。现在,在联合国这里,我们走到一起共同来强化《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

作为我们致力于不扩散核武器努力的一部分,去年我再次给伊朗伊斯兰共和国(Islamic Republic of Iran)提供了机会,并强调指出,它作为国际社会的一个成员既拥有权利也负有责任。我也在这个会议厅里说过,如果伊朗不能履行其责任,它必须承担后果。我们也正是这样做的。

伊朗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签约国中唯一不能证明其核计划的和平意图的国家,而其种种行动是有严重后果的。通过联合国安理会第1929 号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1929),我们明确地表明,国际法并非空洞的诺言。

现在,我要再一次明确表示,美国与国际社会努力寻求解决我们与伊朗之间的分歧,如果伊朗选择谈判途径,外交谈判之门依然敞开。但伊朗政府必须显示出一种明确、可信的承诺,并向全世界确认其核计划只用于和平目的。

当我们抗击致命武器的扩散时,我们同时也面临着气候变化带来的忧虑。在国内的清洁能源和提高能效方面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投资后,我们帮助在哥本哈根(Copenhagen)达成了一项协议,该协议在历史上首次要求所有主要经济体降低有害气体排放。我们非常清楚地认识到,这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从今往后,我们将支持一个让所有主要经济体都为保护地球承担责任的进程,同时充分发挥清洁能源的效力,让它成为增长和发展的引擎。

美国也欣然肩负起我们的强大实力所带来的独特的责任。当暴雨在巴基斯坦(Pakistan)倾注而下造成洪水泛滥之际,我们提供了大量援助,我们大家都应支持巴基斯坦人民的灾后重建努力。当地震爆发让海地(Haiti)遭受重创时,我们加入多国联盟立即投入救灾行动。今天,我们缅怀联合国大家庭中那些在地震中遇难的人士,我们将与海地人民并肩努力,直至他们重新站立起来。

在种种纷繁事务中,我们仍然一心致力于追求和平的事业。去年,我承诺尽我最大的努力支持以色列(Israel)和巴勒斯坦(Palestine)和平安全地并存的两国目标,并以此作为以色列与其所有邻国达成全面和平协议的一部分。在过去12个月中,我们走过了曲折的道路,经历了几个高峰和多个低谷。但就在本月,我非常欣喜地看到,在华盛顿、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和耶路撒冷(Jerusalem)实现了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直接谈判。

我 也知道,许多人对该进程持有悲观的看法。消极论者认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相互之间极不信任,双方内部极度分裂,因而不可能达成持久和平。双方的反对派 都将试图用刻毒的语言和枪弹炮火破坏这个进程。还有些人则认为,双方之间的分歧太大;谈判破裂的可能性也太大;在经历数十年的失败之后,和平是根本不可能 实现的。

我听到了那些怀疑的论调。但我要求你们想想其他的可能性。如果不能达成协议,巴勒斯坦人将永远无法享有只有拥有自己的国家才能享有的自豪和尊严。以色列人将永远不能获得只有愿意和平共存的独立、稳定的邻国才能带给他们的安定与安全。 人口分布造成的严酷现实将变得根深蒂固。更多的鲜血还将流洒。本应是我们共同人性的象征的圣地(Holy Land),仍将是我们之间歧见的标志。

我拒绝接受那样的未来。我们都要作出抉择。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选择和平之路。当然,这种责任必须首先由冲突双方承担,他们必须听从历史的召唤。本月早些时候,我在白宫(White House)被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的言辞深深地打动。内塔尼亚胡总理(Prime Minister Netanyahu)说:“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寻求一种能够让双方人民都生活在和平、安全和尊严之中的历史性妥协。” 阿巴斯主席(President Abbas)则说:“我们将不遗余力,我们将孜孜不倦地不懈努力,以确保这些谈判能够实现目标。”

现在应该言出必行。我相信两位领导人都有勇气这样做。可是他们必须走的道路异常艰难。因此我呼吁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以及全世界──一起支持这些领导人现在的共同目标。我们知道,在这条道路上将遇到种种考验,其中一个考验就在眼前。以色列暂时停建定居点的行动已经产生实际效果,改善了会谈的气氛。

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已众所皆知。我们认为停建应该延长。我们还认为,会谈应该持续进行,直到完成为止。现在正是当事各方协助彼此克服这个障碍的时机。现在正是建立互信──并提供时间──争取获得实质性进展的时机。现在正是抓住这个机会的时候,良机不容错过。

和平必须由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共同维持,但是我们每一方也有责任尽一己之力。 我们中间与以色列友好的各方必须理解,犹太国真正获得安全,需要有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使巴勒斯坦人获得生活的尊严和机会。与巴勒斯坦友好的各方则必须理解,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只有通过和平方式才能获得,其中包括与安全的以色列实现真诚的和解。

我知道在座的许多人都称自己是巴勒斯坦的朋友。可是表示友好的言谈必须得到实际行动的支持。已经签署《阿拉伯和平倡议》(Arab Peace Initiative)的有关方面应该抓住这个机会采取实际步骤,促使承诺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倡议成为现实。

赞成巴勒斯坦自治的各方应该从政治上和经济上协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帮助巴勒斯坦人建立自己的国家制度。

那些期盼看到巴勒斯坦独立的人也不应该再要求摒弃以色列。经历了数千年之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不再是异地的陌生人。以色列已建国60年,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这个国家的存在也不应受到质疑。

以色列是一个主权国家,也是犹太人的历史家园。大家都应当了解,试图逐步剥夺以色列合法地位的努力只会受到美国的坚决反对。威胁或杀害以色列人的行为对巴勒斯坦人毫无助益。屠杀无辜以色列人的行为并不是抵抗,而是不公正。毫无疑问:像阿巴斯主席这样面对极端困难的情况,在全世界为他的人民挺身而出,这样的勇气远胜于那些对无辜妇孺发射火箭的人。

以 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发生冲突的历史和这个机构一样悠久。我们可以明年再回到这里,如同过去六十年一样,对这个问题发表冗长的讲话。我们可以看到人们罗列种种 令人耳熟的怨言。我们或许可以推出同样的决议。我们或许可以进一步姑息拒绝主义和仇恨的势力。我们或许也可以浪费更多的时间进行争辩,但这样的争辩无助于 任何以色列或巴勒斯坦儿童获得更光明的未来。我们或许可以那样做。

相反,我们可以说,这一次将有所不同──这一次,我们不会听任恐怖、骚乱、故作姿态或政治手腕挡住去路。这一次,我们不考虑自己,而是想着加沙(Gaza)拥有无尽梦想的小女孩,或是斯德洛特(Sderot)希望睡觉时不再有火箭弹梦魇的小男孩。

这 一次,我们应该从有关宽容的教义中获得启迪。宽容是三大宗教的核心思想。这三大宗教都视耶路撒冷为圣地。这一次,我们应该唤醒自己内心最好的一面。如此一 来,当我们明年再度回到这里时,我们就能达成一项使联合国增加一个新会员的协议──一个与以色列和平共处,独立自主的巴勒斯坦主权国家。(掌声)

承担我所谈到的挑战——萧条、战争和冲突——的重任是我们必然的使命。而且经常存在的紧迫感,甚至危机感,成为我们大部分外交政策的推动力。其实,经历了战火纷飞的千百年以后,这个机构反映了人类的一个心愿,要求建立一个机制应对不可避免的紧急情况。

但是,即使我们面对眼前的挑战,我们也必须放眼未来,不局限于这些挑战。我们需要考虑我们长远的建树是什么?一旦今日之战事偃旗息鼓,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什么样的世界?这就是在今天剩下的时间里我需要谈的问题。

联合国大会成立之初采取的行动之一是在1948年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宣言开宗明义指出:“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这个想法很简单——全世界的自由、正义与和平必须以人类每一个个人生活中的自由、正义与和平为开端。对于美国而言,这个问题具有道德和实际的必要性。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曾说道:“每一个个人,上帝之子,都是价值的试金石,所有的社会、团体和国家都为他的利益而存在。”因此,我们支持普遍的价值观,因为这是正当的事情。我们还根据经验得知,为本国人民捍卫这些价值观,就始终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和盟友,而拒绝承认这些权利——无论是恐怖主义组织还是专制政府——都选择与我们为敌。

人权历来都会遇到挑战——在我们任何国家都是如此,在全世界也是如此。暴政仍然与我们同在——可以表现为塔利班杀害渴望上学的女孩,或者表现为奴役本国人民的北韩政权,也表现为以强暴为武器的刚果金沙萨武装团体。

在 经济不稳定的时期,人权也可能成为令人忧虑的问题。今天,如同过去经济衰退的时期一样,有人把人权置之一旁,希望求得暂时的稳定,或错误地认为可以牺牲自 由来换取经济增长。我们看到领导人取消了任期限制。我们看到对公民社会的镇压。我们看到腐败扼杀了创业精神和良治。我们看到民主改革被无限期地推延。

去 年,我曾经说过,每一个国家都将根据扎根于本国人民的文化走自己的道路。但经验告诉我们,历史站在自由这一边;人类进步最强大的基础在于开放的经济、开放 的社会和开放的政府。简言之,民主能为我们的公民造福,任何其他政体形式都无法比拟。我认为,在国与国之间的边界趋向模糊的世界上,这个事实只会日益深入 人心。

美国正努力建设一个有助于增强 这种开放性的世界,因为封闭和腐败的经济已经枯朽,永远不可能削弱人类的活力和创新精神。我们大家都要求有权教育我们子女,获得适当的薪资,照顾病人,取 得我们的梦想和能力能够达到的最大成就。但这取决于国民经济是否能够发挥我们人民的力量,其中包括妇女的潜力。这意味着,创业者不需行贿就可以开办企业, 政府支持而不是剥夺人民的机会。这还意味着奖励辛勤的工作,而不是狂热的冒险。

昨天,我为实现这些目标提出了一项新的发展政策。这项政策确认,尊严是一项人权;全球发展符合我们的共同利益。美国将与为本国人民摆脱贫困提供出路的国家实行伙伴合作。通过共同合作,我们必须通过全球各地人民和新兴市场发挥的力量促进增长。

没有任何理由说非洲不应该成为农业出口国。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们的粮食保障计划正在提高农民的自主能力。没有任何理由说创业者不必在每一个社会都有能力开拓新市场。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在今年早春主持了创业峰会(summit on entrepreneurship),因为政府的义务在于发挥人民的自主能力,而不是设置障碍。

这一点同样适用于公民社会。人类进步的曲线由获得集会自由的个人、政府体制之外坚持民主改革的组织和主张对当权者问责的自由媒体所决定。我们从人们的身上看到这一点,其中有挺身而出反对种族隔离的南非人民,有创建团结工会的波兰人,有大声疾呼抗议“肮脏的战争”(Dirty War)的失踪人员的母亲,也有为各种族(包括我自己的种族)争取权利举行游行的美国人。

公民社会是我们各社区的良心。 美国将一如既往增加接触,与国外政府机构以外的人民联络。我们将反对那些压制思想的人,为那些没有发言权的人作代言人。我们将倡导发展新的交流工具,使人 们自主发展相互间的联系,并保证在专制社会这样做也能保障自身安全。我们支持因特网的自由与开放,使人们获得信息,自行作出决定。现在人们应该接受并有效 地监督有关的准则。这些准则有助于促进公民社会的各项权利,同时保证其在各国境内和跨越国界的扩展。

开放的社会支持开放的政府,但无法取而代之。没有哪一项权利比选择你们的领导人并决定自己命运的能力更重要。现在,需要明确的是:全世界民主的最终胜利并不由美国的意志决定,而来自于公民要求对如何治理国家发表意见。

在任何地方,这种观念都有扎根的土壤,恰如各民主政体都反映了各国的独特之处。今年秋末,我将赴亚洲访问。我预定访问印度。印度以和平的方式摆脱了殖民主义,建立了人口达10多亿的欣欣向荣的民主国家。

我还将继而前往印度尼西亚,全世界最大的以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国家。这个国家通过代议制政府和公民社会的凝聚力,将数千个岛屿融为一体。我将参加在朝鲜半岛举行的20国集团会议。朝鲜半岛上有全世界对比最鲜明的两个社会,一个是生气勃勃、开放和自由的社会,另一个则是禁锢与闭关的社会。我将在日本结束我的行程。日本拥有历史悠久的文化,通过民主实现了和平与非凡的发展。

这些国家都以自己特有的方式体现了民主原则的生命力。即使某些国家的政府在改革的道路上后退,我们仍祝贺哥伦比亚总统有勇气自愿离任,也祝贺肯尼亚新宪法带来了希望。

进步具有的共同点是,政府应向公民负责的原则。在座各位体现的多样性说明,没有一个国家能为所有的问题提供答案,但我们大家都必须对本国人民负责。

在 全世界各地,我们看到创新的成效使政府更开放、更负责任。如今,我们必须在取得进步的基础上再接再励。当我们明年在这里举行会议时,我们应该带来具体的承 诺,要求提高透明度,打击腐败,加强公民参与,发展新技术,使我们在各自的国家巩固自由的基础,实现光芒普照全世界的理想。

这个机构仍然可以为促进人权发挥必不可少的作用。现在应该欢迎联合国妇女事务机构(U.N. Women)为保护全球妇女权益作出努力。(掌声)

现在每一个会员国都应该向国际观察员公开选举程序,增强联合国民主基金(U.N. Democracy Fund。现在应该重振联合国维和使命,使维和团队有获得成功的必要资源,使性暴力之类的暴行不再发生,正义得到伸张——因为没有基本的安全保障,尊严无法得到维护,民主也不可能兴旺发达。

现在还应该使这个机构更负责任,因为应对新世纪的挑战需要有实现共同利益的新途径。

美 国憧憬的世界并非依靠我们自身的努力就能够实现。为了使饱受压制的人们享有人权,我们需要你们发出呼声。我在此特别向已摆脱专制暴政的国家发出呼吁,这些 国家在上世纪下半叶曾震撼了世界——从南非到南亚,从东欧到南美。请不要袖手旁观,不要保持沉默,其他地区的持不同政见者正身陷囹圄,示威民众正遭受毒 打。不要忘却你们自身的历史。因为捍卫其他人的自由就是我们为获得自身的自由付出的代价之一。

这个信念将指引美国在21世纪发挥主导作用。这个信念已伴随我们经历了两个多世纪的考验,并将伴随我们迎接今天面临的挑战——无论是战争还是衰退,无论是冲突还是分裂。

因 此,即使我们已走过了艰难的十年,我仍满怀信心地站在这里,相信未来——伊拉克不再有暴君统治,也不受外来势力支配;阿富汗不再遭受战争动乱;以色列和巴 勒斯坦新一代人能够共同建设他们的父母不可能实现的和平;发展带来的希望帮助人们摆脱贫困与疾病的桎梏;衰退的乌云散去,焕然一新的面貌光彩夺目,梦寐以 求的机遇呈现在每一个人的面前。

实现这样的未来不可能一帆风顺。挫折不可避免,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然而,联合国的成立本身就见证了人类的进步。请记住,在比我们今天艰难百倍的岁月里,我们的先辈们选择了统一的希望,拒绝了避难就易的分裂,并向今后世世代代承诺,人类的尊严与平等将是我们共同的事业。

实 现这项承诺的重任落在我们肩上。尽管我们会遇到考验我们意志的黑暗势力,美国人民始终有理由确信,我们可以选择更光明的历史;我们只需要越过四周的围墙, 高瞻远瞩。在这座城市安身立命的公民来自四面八方,不同的个人背景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活生生的例子,说明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我们看到, 将人类凝聚在一起的力量远远胜过造成我们分裂的势力。我们看到,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和平相处。

多谢诸位。(掌声)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上午10:34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