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波特兰的茶文化


波特兰的茶文化

波特兰的茶文化

波特兰地处美国西北太平洋沿岸,周围河流、湖泊众多,气候比较潮湿。阴雨天的时候谁都想喝点热腾腾的饮料,咖啡在波特兰一直深受欢迎。最近这些年来,爱喝茶的人也越来越多。

关键词:俄勒冈 波特兰 茶文化 茶馆 乌龙 揚aul Rosenberg?揋ary Wiseman?揈vonne Tang?揅hinese Garden?茶 乌龙茶 品茶 饮茶 波特兰 茶叶

6月的一个下午,在客人到达前半小时,保罗·罗森伯格已经进入状态。他烧香、拜佛,拜不止一个佛,然后打坐静思。他这是在为家里的布道作准备?不,他等着客人来喝茶。

保罗·罗森伯格:“这是非常非常罕见的茶,产自上个世纪60和70年代。‘生’普洱是一种成熟的老茶,应该算熟茶。”

保罗家里的好茶显然不止一、两种,茶具的花样也很多。

保罗·罗森伯格:“欢迎大家来,谢谢你们!今天让我们共同经历一次茶之旅。”

四位客人都来自波特兰本地。

保罗·罗森伯格:“今天下午的活动可能持续三个小时,我们总共要喝5-6升水。”

平均每人超过一升,涉及到的茶叶有6到8种。

保罗是俄勒冈州波特兰市著名的饮茶爱好者,人称“茶鬼”---Tea Drunk。

保罗·罗森伯格:“波特兰的水非常圆润,有活力,很适合泡茶。”

波特兰地处美国西北太平洋沿岸,周围河流、湖泊众多,气候比较潮湿。阴雨天的时候谁都想喝点热腾腾的饮料,咖啡在波特兰一直深受欢迎。最近这些年来,爱喝茶的人也越来越多。

唐依凡:“波特兰大概是美国茶最多的地方。”

台湾来的唐依凡在波特兰的中国花园内经营茶馆已经10年,这里是全城众多饮茶场所中规模最大的一家。波特兰跟苏州是友好城市,这座明朝风格的花园由苏州派来的工匠承建。

唐依凡:“气候人文都有关系吧,气候的话常常下雨。然后,人文的话,波特兰大概是比较开放,然后对东方文化特别好奇和欣赏。”

中国花园和茶馆早已经声名远播,每天来品茶的人络绎不绝。

托尼:“我们喝的是强火乌龙茶。”

阿曼达:“这里的品种繁多,一般的茶叶店根本没有。”

茶馆里共有50多个品种供顾客选用。人们在喝茶的同时,还能品尝到精致的点心。现场演奏的中国音乐则让茶馆里的文化气氛显得更加浓郁。

杨济宇:“因为他进来这个花园,很快就受中国文化的感染。再有一点柔和的中国音乐在旁边,大部分我们都觉得那美国人很enjoy(享受)这个环境。”

这样的地方当然是学习茶文化的课堂。劳拉在这里工作了差不多两年,已经熟练掌握复杂的沏茶程序。

劳拉:“任何种类的茶都可以泡成功夫茶,但主要还是乌龙最好,因为乌龙的味道、它的那种芬芳和可以冲泡的次数都很合适。”

她在没有饮茶传统的蒙大拿州长大,原本习惯喝咖啡。

劳拉:“我们用同样的热水加热茶壶。现在这是第一道茶,你可以反复冲好几遍。”

她现在每天只喝一杯咖啡,而一天到底喝多少杯茶已经很难统计。

劳拉:“好茶,香而且甜,很棒。”

保罗当初也是在中国茶馆学到了关于品茶的基本知识和技能。

保罗:“我曾经在这里工作过四年,这个漂亮地方从来没让我觉得厌倦。”

他仍然常常回到这里品茶,与新老朋友交换心得。实际上,他对波特兰其他知名的品茶地点个个都很感兴趣,“饮茶专区”里销售中国和日本的茶具。

格兰特:“我们这里有中国来的宜兴茶壶。”

偶尔还能听到中国的琵琶音乐,因为老板简妮和丈夫格兰特别喜欢,但现场乐队演奏还都是美国音乐。

格兰特:“在美国,茶叶市场一年按照20%的速度增长,虽说总量还不大,但成长很快,特色茶尤其如此。我们这家店就算一家特色茶店。”

“饮茶专区”供应各种优质茶。这些都很有特色,不过他们最大的特色还是以茶为基础配置的鸡尾酒。

康纳:“泰国辣椒和橙子。”

调酒师康纳是茶叶鸡尾酒的首创者,他正在准备的一款叫“泰国凤凰”。

康纳:“我们用本地酿造的生姜伏特加、泰国辣椒、马黛茶,还有柠檬汁。”

这样一来,你喝酒的时候还能同时吸收茶叶里特别有益健康的抗氧化剂。

山姆:“这个就是泰国凤凰,里头有红辣椒,非常辣,非常棒。”

波特兰另一家有名的茶庄走的是一条不同的路子。

艾米·布恩:“这个是中国来的毛峰水茶,非常迷人的绿茶。”

这种绿茶需要浸泡3分钟后才能获得最佳效果,计时器此时能够发挥作用。

保罗:“好茶。”

保罗喝的茶是“史密斯”品牌系列袋泡茶的一种,这个品牌的拥有者史蒂夫·史密斯是波特兰有名的制茶人。1990年代初,他在自己家的厨房创办出著名的泰舒茶。泰舒茶被星巴克高价收购以后,史密斯过了几年逍遥自在的日子,一度旅居法国的葡萄酒乡。2007年,他回到波特兰再次创业。

史蒂夫·史密斯:“我们这里的环境适合做茶,非常柔和、亲切,气氛确实再合适不过。”

史密斯开办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茶叶作坊,专攻高端用户市场。

史蒂夫·史密斯:“这是上好的白茶,叫白牡丹,从中国的浙江来。”

“我们从世界各地买茶,印度、斯里兰卡、中国、日本。我们还要买各种药草和香料,从埃及,从智利、墨西哥、泰国这些国家。”

史密斯的工作是选用不同的原料配置出不同品种、不同口味的茶。他亲手加工,亲口品尝。

史蒂夫·史密斯:“尝起来有蜂蜜的特征。”

“这道茶口味清淡又丰富,里面包括玫瑰花瓣,所以带一点点树莓的辣味,特别适合餐后饮用。”

目前史密斯已经调配出三大类、几十个品种的袋装茶。他不会就此止步,新口味、新风格的茶还在继续调配的过程中。

史蒂夫·史密斯:“我觉得美国消费者一般将茶看作大路货,我们希望改变这个看法。茶叶是一种值得人们尊重的饮料,就跟其他高档货一样。”

波特兰尊重茶叶的人已经很多,保罗可能是其中非常特殊的一位,他对茶文化的追求可以说一丝不苟。

保罗:“我的茶室总有鲜花,我认为有些来自大自然的美好的东西很重要。”

近几年来,他定期在家里开办的茶之旅聚会成为波特兰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这些活动,他希望让更多人体验到茶文化的优雅和魅力。

保罗:“每次我都会不停地让大家喝茶,直到他们不能再喝为止。”

在保罗看来,饮茶本身也是艺术,不仅要会喝,还要会闻。

丽兹:“闻起来象森林覆盖的地表。”

保罗:“品茶给我带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结识了出色的艺术家、音乐家、学者、律师、家庭主妇,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坐到了我的茶桌前。”

行为艺术家加里·怀斯曼也是其中的一位。

加里·怀斯曼:“我们就是通过茶认识的。几千年来,茶叶将人们联系到一起。”

近几年来,加里不定期组织行为艺术活动,探讨年轻人在波特兰的生存状态。他的创作定名为《茶项目》。

加里·怀斯曼:“我一直希望找到一种方式让人们聚集到一起,让大家更多地互相关注,更多地交谈,而不是总盯着电视或者电脑屏幕。”

这次聚会在一家购物中心内空闲的店铺举办,到场的全都是年轻人,大家只穿黑白两色。

加里·怀斯曼:“今天的主题就是黑与白,因为《茶项目》讨论的就是如何平衡那些极端的事情,所有事情。”

现场音箱中传出的背景音乐是大提琴,那种低沉和悲情很容易在房间中弥漫开来,温暖饱满的乌龙茶正好让人获得平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