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马列专家谢韬追思会在监控中举行


谢韬教授生前好友等举行谢韬生平与思想追思会

谢韬教授生前好友等举行谢韬生平与思想追思会

不久前,一些原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谢韬的生前好友和学生在北京举行谢韬生平与思想追思会,讨论谢韬一生的遭遇和思想转变。但是,追思会遭到了国安便衣的监控和干扰,一些为中共奋斗过几十年的老人对自己成为“维稳”对象感到愤怒。

今年9月3日,包括李普、杜光、辛子陵、铁流、萧默、姚监复、郭道晖等在内的40多位前中共马列研究专家、人大常务副校长、社科院研究生院第一副院长谢韬教授的生前好友、亲友、学生以及崇拜者在北京中关村大厦聚会,举行谢韬生平与思想追思会。

*反省马列主义:民主是出路*

谢韬1946年加入中共,曾任延安新华社总社编辑。49年以后,谢韬担任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哲学教授,并担任马列主义基础教研室负责人。1955年,谢韬被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骨干分子”,随后身陷十多年牢狱。

胡风集团冤案平反后,谢韬被任命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副社长。1982年底回到中国人民大学,任副校长兼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和总编辑,1988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第一副院长。

谢韬晚年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了深刻反思。2007年春,86岁的谢韬在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了《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提出以瑞典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引起中国思想界的震荡。

2009年8月25日,谢韬病逝,30号在八宝山殡仪馆的送别仪式遭到了当局的骚扰。因此,一些人当时为防止电话窃听便口头约定举行这次追思会。

中国体制外法律专家俞梅荪担任过国务院主管法律事务的副秘书长顾明的秘书,这位民间维权活动家介绍,与会的前中央党校离休干部、反右幸存者杜光教授用8个字总结了谢韬的一生:追求、蒙难、觉醒、奋起。杜光教授表示,1979年平反后,谢韬教授痛苦反思,因觉醒而奋起,成为推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的自由派开明人士。

俞梅荪对美国之音表示,谢韬教授通过反思和考察,悟出了只有民主才能挽救社会主义。

他说:“冤狱了,九死一生,25年,作为马列主义学者,他必然要研究、反思这个问题。后来他到欧洲各国考察,而且经历了1989年苏联土崩瓦解的过程。他到欧洲考察发现那里的马列主义学者和他交流,那里的人对马克思的认识跟我们中国人完全是不对的,他当然触动很大。因为他是马克思主义学者,他认为,正宗的马克思主义是民主社会主义。恩格斯和马克思晚年都提倡民主社会主义。他认为,作为中国特色,如果演变成暴力地推动改革、暴力地维持局面,那也会走上绝路的。他认为,只有民主社会主 义,通过选举、通过宪政,他悟出了民主社会主义的道理。”

*追思会遭到国安监控*

主持这次谢韬追思会的老报人、老作家铁流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次追思会受到了国安便衣的监控和秘密录音录像。

他说:“我们一开会的时候,大概楼下有两个,楼上上来一个。他没有正面干预我们,但是通过餐厅经理找我们,要我拆下来(标语)。我们当时没同意。最后,他老在那儿晃去晃来,我们就有两次欢迎鼓掌,欢迎安全部的参加我们的会,欢迎他进来听。我说你听听看我们有没有颠覆国家,有没有其他的违反宪法的事。我们会开完收拾这个会场时候,发现录音箱里有一个微型录音机,另外有一个微型摄像机。”

原国防大学资深研究员、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辛子陵对许多老党员、老干部成为当局“维稳”对象非常不满。另外,曾在人大新闻学院读博士生的前北京大学教授焦国标因被“上岗”不允许出门,对未能与会追思老校长谢韬感到愤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