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人居日”中国出现散步抗议活动


“我想有个家”行为艺术图片之一李晓霞

“我想有个家”行为艺术图片之一李晓霞

10月4日是“世界人居日”,一些中国人用散步等方式对自家房屋被当局强行拆除表示抗议。与此同时,联合国人居署和中国有关部门联合在上海主办了“2010世界人居日”庆典活动。

*无家可归者以散步方式抗议强拆*

国庆节长假期间的北京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然而,光顾这里的并非全是游客。10月4日是“世界人居日”,倪玉兰等房屋遭到强拆的受害人这天来到天安门广场,是为了表达抗议。
倪玉兰

倪玉兰

倪玉兰说:“以散步的方式,来抗议非法强拆、非法掠夺。作为中国的老百姓,我们现在的目的就是要有一所我们能够遮风避雨的房子,有一个能够过上普通生活、正常的、没有什么干扰的这样的一个安居的日子。”

为了唤起各国政府和社会对解决人居问题的重视,1985年的第40届联大确定每年10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为“世界人居日”。

联合国秘书长在今年的世界人居日致词中说,随着我们的世界日益以城市为主导,一年一度的世界人居日使我们有机会思考如何为我们大家改善我们的城镇。今年的纪念活动以“建设更美好的城市,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为主题。

*没家才出来溜达*

在世界人居日到来之前,一些中国公民组成“还我安居权”主题活动组委会,号召中国各地所有不能安居、深受房屋拆迁之苦的公民,在10月4日进行大呼吁、大上访、大散步、大展示活动。
强拆现场

强拆现场

倪玉兰等人就是响应这个号召“散步”到天安门广场的。倪玉兰因抗争自家房屋被强拆而屡被当局拘押并遭殴打致残,获释后居无定所,曾在街头应急避难所居住三个月。

同她一起参加“散步”的还有王玉琴。她丈夫为了反抗强拆,把硫酸泼向强拆人员,后被判刑两年多,现已出狱。

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王玉琴说:“我跟您说句心里话吧,我看着他们,我都眼晕,在家呆着好,我要有家,我都不出来,因为我没家,我才出来溜达。这有家呆着,多好呀!在家躺着,干嘛来呀?现在无家可归的太多了。”

*用仅剩片瓦发起行为艺术*
农民的抗议标语

农民的抗议标语

中国正在加快城市化步伐。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政府为改善人民居住条件做出了努力。据联合国的数字,2008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为23平方米,城镇居民的房屋拥有率为87.8%。

但是,另外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在土地储备和土地开发中,在跟被征者没有达成拆迁补偿和安置协议之前,为了谋求经济利益,与开发商联手,强征土地、强拆民房,造成许多失地民众无家可归,并屡屡引起受害人的暴力抗争。

为了表达住有所居的愿望,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发起了一个行为艺术图片征集活动。董继勤说:“像被强拆的人有很多,有自焚的、有扔燃烧瓶的、有躺在铲车底下的、有被推土机铲了的,都是用各种方法去抗争这个非法强拆。所以呢,我就发起一个‘我想有个家’图片征集。”
“我想有个家”行为艺术图片之二董继勤

“我想有个家”行为艺术图片之二董继勤

参加者手捧或者头顶一块瓦,在被强拆的家前留影,向世人展示受害人一无所有,只剩下一片屋瓦的悲惨处境。

*新搬迁条例迟迟未能出台*

为了缓和社会矛盾,中国政府正在对现行搬迁条例展开修改工作。但是,新条例在今年2月12日结束对社会征求意见后,就没了下文。

北京律师王令分析说:“这个原因比较复杂,它首先在立法的指导思想、技术路线等等方面,都存在很大的争议。据我个人推测,是这方面的原因,包括利益的博弈,导致了征收条例迟迟没有出台。开发商在当前的中国,它的代言人太多了,它的力量也非常的大,这我觉得是根本的原因。”

*世博局获“联合国人居特别奖”受到置疑*
“我想有个家”行为艺术图片之三孙全勇

“我想有个家”行为艺术图片之三孙全勇

10月4日当天,联合国人居署和中国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了“2010世界人居日”庆典活动。联合国人居署向奥地利维也纳、中国江苏省昆山市、新加坡等6个城市和项目颁发了“联合国人居奖”。上海世博局获得“联合国人居特别奖”。

不过,“还我安居权”主题活动组委会和一些海外华人对联合国给中国城市颁奖表示抗议。组委会批评上海市政府践踏市民的安居权,说上海世博局为了举办世界博览会,大搞野蛮征地拆迁,因此给世博当局发奖荒唐至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