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日央行抢先降息 美欧可望跟进


日本央行星期二出人意料地降低了利率,并采取措施进一步扩充流动性。日央行的动作反映了主要发达国家央行面临的困境,经济复苏的反复迫使它们搁置“退出”计划,延续甚至加大刺激政策。

日本银行10月5日的决定既在市场的意料之中又在市场的意料之外。在意料之中是说,经济走软因素增加,日央行进一步放松银根是市场普遍的预期。但是,日央行多面出击,坚决果断的确让市场又感到相当意外。

除了把利率从0.1%削减到零到0.1%之间,恢复了真正的零利率之外,日央行还表示,这个事实上的零利率政策将会长期持续下去,直到物价得以稳定,通货紧缩问题得以解决。这是日本从2006年7月以来第一次实行零利率。

在另一方面,日本央行还决定建立一个5万亿日元的基金用于购买政府债券、商业票据和其它资产支持证券,为疲软的经济提供更多的流动性。5万亿日元约合600亿美元。

加拿大BMO银行的副总经济学家道格拉斯·波特(Douglas Porter)对美国之音说:

“这是一个好的行动。虽然它的效果还有待观察,但是我认为,日央行在过去15年中是过于谨慎,也曾经采取过零利率,但是它跟美联储相比显然缺乏勇气。这次的做法让人感到了日央行的决心。”

日本经济从去年年底开始复苏以后,今年第一季度势头一度相当强劲。但是,进入二季度之后,形势逆转,内需因刺激措施的到期而一落千丈。最近两个月,日元币值连创新高,直接威胁到日本经济的唯一支柱-出口。日央行虽然在9月15日出手干预汇市遏制日元升值势头,但作用有限,没过几日,日元又反弹回去。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日央行才再次出手,挽救脆弱的复苏不致熄灭。

*发达经济体央行面临同样问题*

美国富国银行的全球经济学家杰伊·布莱森(Jay Bryson)指出,日本央行面临的问题在发达经济体中并不是个别现象。虽然去年年底世界主要央行都在谈论要如何逐步收回在经济衰退期间给经济提供的大量刺激措施,但是复苏的实际进展可谓一波三折,完全打乱了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原来的计划。布莱森对美国之音说:

“全球经济前景依然混沌不清。美国的经济复苏虽然已经持续了五个季度,但还没有进入可持续复苏的状态,很多人认为还非常脆弱。欧洲发生的主权债务危机迫使欧央行搁置了它的收紧银根的打算。”

布莱森说,今年以来,日本消费者物价指数下滑了0.9%,明显处于通货紧缩状态。欧洲和美国的物价指标虽然在正数范围,但增长幅度大大低于正常情况,令那里的中央银行不得不把防止通缩问题提上议事日程。

美联储已经在9月21日的利率政策会议上表示准备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继续购买长期国债和资产支持证券。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达德利(William Dudley)在10月1日公开表示,美联储很有可能会尽快采取这类措施。

英国的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目前也在考虑推出新的资产购买计划,以防止经济疲软由短期转变为长期。在2009年3月到2010年1月,英格兰银行已经购买了2000亿英镑的债券。

欧盟地区的情况更糟,主权债务危机最恐怖的日子虽然过去,但是接下来要陆续展开的财政开支全面紧缩将会影响到本来就不理想的经济增长前景。在这种形势下,欧洲中央银行(ECB)只好在上个月决定改变4月份做出的收紧各种银行系统再融资项目的条件,而把这些项目延长到2011年。

欧盟委员会预测,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将会从二季度的1%在三季度降低到0.3%。

经济学家布莱森认为,复苏的进展显示,这些主要的央行在去年年底制定退出计划的时候显然低估了经济复苏的困难。

他说:“欧洲发生的主权债务危机显然是央行没有预料到的。由此而引起的欧盟增长前景下降也出乎央行的估计。美国的中央银行对消费者开支恢复的速度也存在误判。消费者开支虽然不再下滑,但它疲软状况持续的时间之长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测。”

加拿大BMO银行的经济学家波特认为,日本央行降息的决定公布之后会对其它中央银行产生一些间接的影响。经济增长比较好的发达国家如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将会住足观望。它们的央行已经表示要继续按兵不动。这两个央行在此轮复苏中已经加息多次。而美国、欧盟以及英国的央行可望会很快跟进,恢复债券购买计划。

波特估计,这些央行所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其它放松银根的措施将会持续到明年年底。如果不出意外,美国经济有可能在明年好转,美联储的加息行动最早会在明年年底开始。欧洲可能会稍晚一些。最后退出的央行最可能是日本银行。日本经济的问题要比欧美更大一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