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国际机构呼吁关注中亚人权人士处境


一批国际人权机构呼吁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关注中亚地区人权活动人士的恶劣处境。欧安组织高峰会议计划今年12月份在哈萨克斯坦召开。人权机构呼吁在这次峰会上应讨论中亚人权人士的工作环境问题。

*捍卫中亚人权人士权益*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最近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了一次有关人权问题的会议。在会议召开之际,一批国际人权机构联合发表声明,呼吁欧安组织关注中亚地区人权活动人士的恶劣处境。在这份联合声明上签字的包括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波兰赫尔辛基人权基金会、挪威赫尔辛基委员会、荷兰赫尔辛基委员会、布鲁塞尔人权问题国际夥伴委员会等。

这份联合声明说,尊重人权是欧安组织的一项基本原则,因此捍卫中亚地区人权活动人士的权益应成为今年12月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欧安组织峰会的一个主要议题。国际人权机构认为,让中亚地区的人权活动人士感受到他们获得国际社会的帮助和支援,在今天来说及其重要。

*中亚人权人士处境恶劣*

这份联合声明说,在保障人权领域,中亚地区人权活动人士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为此也付出了沉重代价。他们受到恐吓,当地政府公开审判他们,许多人被投入监狱,他们甚至受到酷刑和虐待。一些人不得不逃离自己的祖国,他们的家属也受到打压和排挤。

这份联合声明举例说,在吉尔吉斯斯坦,当地著名人权人士阿斯卡罗夫最近被判处无期徒刑。在今年夏季吉尔吉斯南部的民族暴力冲突中,身为吉尔吉斯族的阿斯卡罗夫曾调查针对乌兹别克人的暴力攻击事件,他因此被指控为民族叛徒。

*乌兹别克仅有两家人权组织*

联合声明说,在哈萨克斯坦,当地人权人士若夫吉斯也被判处重刑。在这次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出现了许多违法行为。

声明还说,在乌兹别克斯坦,当地仅有两家人权机构能公开活动。其中的一家最近表示,当局在加紧对他们施加压力。还有几十名乌兹别克人权人士因为被捏造的虚假罪名正在监狱中服刑,其他许多人权人士被迫流亡国外。

*土库曼没有反对派和人权组织*

位于莫斯科的纪念碑人权组织中亚人权项目负责人维塔利-帕诺马廖夫说,土库曼斯坦人权活动人士的状况更糟糕。

帕诺马廖夫说:“在中亚和独联体地区,土库曼斯坦是唯一一个没有反对派、没有人权机构、没有社会文化组织公开活动的国家。土库曼斯坦甚至几年前通过专门法律,任何批评总统对内和对外政策的行为都将当作叛国罪被判处重刑。”

帕诺马廖夫说,乌兹别克斯坦对人权和宗教人士的迫害几乎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本人在一两年前曾被吉尔吉斯当局驱逐出境。而挪威的一名人权活动人士在哈萨克斯坦曾被禁止入境。

*外界很少了解中亚人权人士处境*

帕诺马廖夫说,塔吉克斯坦人权组织的活动也基本处在半公开的状态。他说:“90年代塔吉克内战留下的心理创伤一直在影响着塔吉克社会,其中也包括人权组织的活动。在其他一些中亚国家,90年代初已经有人权组织开始活动,个别国家甚至在80年代末就有人权组织开始工作,但在塔吉克斯坦,当地人权组织仅在内战结束后才开始活动。”

帕诺马廖夫说,外界一直不了解中亚地区人权活动人士的艰难处境,新闻媒体也很少报道这一问题,现在非常有必要让国际社会关注当地人权活动人士的工作条件。

*中亚国家多为上合组织成员*

中亚地区的几个国家基本都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人权组织过去曾批评说,上海合作组织在侵犯人权领域交换信息,有时甚至合作。

记者打电话给在莫斯科的吉尔吉斯和乌兹别克大使馆,但使馆工作人员都拒绝对他们国家人权活动人士的处境进行任何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