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纪录片《等待“超人”》


《等待“超人”》(Waiting for "Superman")是曾经获得奥斯卡奖的导演戴维斯·古根海姆拍摄的新纪录片。他当时获得奥斯卡奖的影片是有关全球气候变暖的《令人不快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这一次,古根海姆对于美国公共教育质量下跌发出了警告。

古根海姆把焦点集中在在教学质量不佳的学校上学的城市贫民区五个孩子身上。他们都梦想进入好一点的学校。但是这部影片显示,这并不容易。他们必须抽签来决定谁能上好学校。

古根海姆:“用手从一个盒子里拉出一张卡。或者电脑随便发出一个号码。因为如果有一所好的公立学校的话,就不会有空位置。所以我们保证公平。我们把孩子和他们的未来交给运气。”

古根海姆告诉美国之音记者,他对公共教育的现状很愤怒。

古根海姆:“简直是荒唐!荒唐!所以我才拍了这部影片。因为我和这些孩子息息相通。”

他说,他有负罪感,因为他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私立学校上学。

古根海姆:“我参与的方式是拍一部电影。但是还有其它方式,就是参与自己社区内学校的事务;要求有高质量的教师;要求改革。”


*低素质教师与官僚主义的双重伤害*

这部影片的观点是,低素质教师和麻木不仁的学校官僚主义使学生们没有得到良好的教育。影片介绍了杰出的教育改革者,包括杰佛里·卡纳达。他在纽约市创建了“哈莱姆儿童区”。这个项目为数以千计的贫民区的学生提供了优质教育。卡纳达说,优质教育的主要因素是优质教师。

卡纳达:“我们必须保证只把最优秀的专业工作者放到孩子的面前。我们必须鼓励更多的年轻人成为教师。”

卡纳达自己就曾经是贫民区的孩子。

卡纳达:“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一天就是我妈妈告诉我说,没有‘超人’。即使是住在贫民窟里,你也觉得‘超人’会来的。”

这个故事让古根海姆把这部影片定名为《等待“超人”》。卡纳达说,老师可以成为学生的“超人”。颇有争议的华盛顿市公立学校总监李洋姬同意这种观点。

李洋姬:“每天早上你醒过来,都知道现在孩子们得到的教育很糟糕。”

古根海姆:“你认为现在大部分学生得到的教育都很糟糕?”

李洋姬:“不是我认为。我知道这是事实。”

今年7月,李洋姬解雇了两百多个教师。这使一贯得到终身教职保护的华盛顿教师们不悦。许多人说,华盛顿市长芬提最近在市长选举的党内初选中失利,就是因为李洋姬进行的改革。今年11月,李洋姬也可能要下岗。

*教育和就业机会密切相关*

美国教师协会主席兰迪·温加腾也出现在这部纪录片里面。她认为这部影片不应该只把焦点放在教师身上。

温加腾:“不要只让个别教师当替罪羊,或者强调教育体系中的一个部分。”

比尔·盖茨支持古根海姆的纪录片。盖茨的基金会已经为复兴美国的学校提供了三亿美元。

比尔·盖茨:“他让你透过孩子们的眼睛看到,他们能上好学校或者不能上好学校,这个机会是怎么决定的。他给你一种感觉,就是如果你不上好学校,你的就业机会就会越来越糟。”

《等待“超人”》凸显了教育危机,讲述了五个凭运气抽签的孩子的故事。

抽签宣布:“10、12、2,最后一位数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