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加州的“土食者”


土食者指的是那些只吃本地出产食品的人。在加州北部,有一些人只穿用本地材料做的衣服。裙子、裤子、袜子的布料和毛料取自本地生产的棉花或者本地饲养的绵羊,颜色则来自本地的植物染料。但是,这真的有利于环境吗?

夏日炎炎,在加州的费尔法克斯,凯瑟琳.约达正奋力地踩自行车脚蹬子。但是自行车动也不动。因为自行车的链子被安装到了两个巨大的旋转金属鼓上,鼓上的齿轮咬合紧密。约达把刚刚从绵羊身上剪下来的羊毛塞进她所称的梳棉机中。金属鼓的齿轮把羊毛卷进去,梳理好后从另外一头吐出来,这样每一根羊毛都顺畅了,不打结了。

约达正在为一群精力充沛的妇女演示如何从梳理本地产的羊毛开始,最后为32岁的环保人士丽贝卡.伯格斯做成衣服。伯格斯发誓,明年一年她穿的每一件衣物都必须是用本地材料做的。

伯格斯得知,为了生产和运输她衣柜里的大部分衣物,必须向大气中排放比衣物重40倍的二氧化碳,而且那些大纺织厂是淡水的主要污染源。于是,伯格斯缩减了衣柜的规模,并开始在当地寻找做新衣服的材料。她还真找到了!在离她家145公里远的地方有一个棉农,230公里远的地方有一个生产羊驼毛的农庄。伯格斯还在自家后院种满了可以用来染衣服的植物。

于是,“纤维仓库项目”应运而生。纤维仓库为人们提供衣服面料。对大多数人来说,纤维仓库遍布全世界,但伯格斯所需要的东西必须来自她家250公里的范围内。为了帮助她实现用当地材料做衣服的愿望,已经有几十个人参与了进来。

凯瑟琳.约达的这个梳毛机和毛料生产作坊位于旧金山湾区,这里有大约700万人口。他们中有多少人能用当地的羊毛做衣服,并用当地的染料来染衣物呢?这种作法有没有可能扩大规模、从而具有实际的环保益处呢?

旧金山州立大学服装设计系教授康妮.乌拉兹维茨对此持否定看法。她说:“在美国国内肯定是不可能扩大规模的。这不是一个可以大规模推广的想法。”

乌拉兹维茨是《可持续的设计》一书的共同作者。她表示,“纤维仓库项目”依靠的是伯格斯超乎寻常的知识和执着,而且旧金山湾区正好具有地理上的优势,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和众多的环保活动人士。

不过,乌拉兹维茨指出,人们如果因为“纤维仓库项目”无法推广而对它提出批评,就曲解了这其中的意义。乌拉兹维茨表示,这个项目反映了当今服装行业朝可持续性目标努力的一个总的趋势。她说:“可持续性设计,绿色设计,或者是生态型设计,减少碳足迹。在当地生产、当地制造,这是一个伟大的运动。”

丽贝卡.伯格斯承认,只有少数像她这样有时间、有技术、有支持她的朋友的人才可能拥有一个由当地生产的衣物装满的衣柜。但是她指出,纤维仓库项目显示出纺织业一些严重的生态错误。

例如,北加州的养羊业主要是为了提供肉类,而不是为了羊毛。饲养场每年把3万多公斤的羊毛当垃圾扔掉。伯格斯说:“我们每年从新西兰进口数百万磅羊毛,在中国加工,而我们却把本地生产的羊毛丢掉。”

由于伯格斯是在意识到她那些商业生产的衣服会产生巨大的二氧化碳效应后才开始“纤维仓库项目”的,所以她现在开始计算她那些通过纤维仓库生产的衣物带来的环境影响。开车到饲养场取羊毛,为她专门运输当地生产的棉花,这些会产生多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呢?浇灌她的那些染料植物,清洗羊毛和棉花,要用掉多少水呢?烧水制作染料,使用缝纫机,为作坊照明,需要用掉多少电呢?伯格斯估计,纤维仓库生产的衣物应该是有环保效益的,但是她也承认,相关的数据目前还没有统计完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