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广西白虎头村强拆官民对峙或酿悲剧


白虎头村时现武警

白虎头村时现武警

在广西北海市,数以百计的武警、公安等政府人员近日将仍有70多户拒迁村民的白虎头村封锁控制起来,准备强拆。村民则闭门不出防止被抓,有些还准备汽油弹以备自卫。外界人士担心,政府的强拆可能酿成悲剧发生。

*全村被武警控制*

据位于著名的旅游景点北海银滩旁的银海区白虎头村的村民讲述,从10月7日凌晨1点,许多政府人员及武警陆续进驻白虎头村。到7号下午,又有百多辆包括武警、公安、法院、消防及救护车在内的车辆到达。目前,武警已控制了通往村外的所有路口,只允许人出不许进入,同时,武警对村周围路段实施交通管制。

村民说,一些村里维权骨干的家门外都有几十人把守,除政府人员外还包括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他们还挨家挨户敲门,态度嚣张。另有防暴警察牵着警犬在村里巡逻。

村民表示,在10月5日白虎头村村民代表高剑波被非法拘留后,另外几位村民骨干的住处外出现银海区法院的法官及武警,法官声称想同他们商谈补偿问题,但村民担心被诱捕,所以闭门不出。

政府从8月中旬开始修围墙,包围白虎头村

政府从8月中旬开始修围墙,包围白虎头村

2006至2007年间,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白虎头村原村委主任冯坤擅自签署卖地文书,将村里全部土地700余亩卖让给北海市土地储备中心。村民对此强烈不满。2008年8月,新选村主任许坤带领村民寻求法律途径维权,被开除党籍。许坤2010年5月被北海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到目前为止,白虎头村已经先后有7位维权村民被判刑、拘留。

被堵在家中的骨干村民许猛星期四傍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村里情况非常紧迫,政府人员已经通过消防车云梯突然进入村民张春琼的家,迅速加以控制,并将东西搬出去,准备强拆房屋。

他说:“消防武警从高梯上爬下去,把他家控制好了,东西都搬到外面去了,现在在准备开始拆。在我们家现在是穿便衣的在控制。武警刚刚开始从张春琼家后面那移出来,现在走过来,现在看见他。要强拆先拆8户,后面的就是杀鸡儆猴的意思。”

已经几天不敢出门的许猛表示,现在村里全是武警,逼迫他们签合同,但是政府的补偿实在太低无法接受。

他说:“全都是武警官兵,只能在远处看,因为他看见我的话,我就挨抓了。这几天天天来这里威胁要强拆,叫我们签合同给他。他什么条件都没有,就是说政府给你63万,一栋楼房,4层楼。现在63万买地皮都买不到。你叫我们怎么办?我们提出要房产对房产,政府就不同意。”

*村民被汽油抵抗*

许猛表示,一些村民确实准备了汽油进行抵抗。记者采访的另一位村民称,面对强大公权力,村民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他说:“准备汽油用不上,他们人多,全部控制住,不能用。他每户都控制,你人出来就准备抓你的。不敢出去呀,他都想抓我的,他看我看了3天3夜。能有什么办法,打打不过他呀。就是找些汽油,烧一下了。”

白虎头村被抓捕的村主任许坤的律师、重庆维权律师郑建伟对一些村民可能因被逼无奈采取过激方式维权感到十分担忧。郑建伟星期四晚对记者说:“这是我们最担心的,所有关注白虎头村的人最关心的。许坤一直最关心这个事情,他一直强调说,让家里的亲人,包括村民千万不要用极端的方式做一些事情,要通过法律去维权。他们可能就是对法律失去信心吗。27号我当时在白虎头村吗,我看见村民在做弹弓。回到重庆后我又听说,家里,家家户户准备汽油,我非常担心会出现......尽量避免发生这种极端的冲突,这种事情,因为江西宜黄县(强拆自焚)的事情已经让大家很震惊了。”

记者打电话给北海市公安局,一位朱姓副局长称无权向记者谈论白虎头村目前的局势。北海市委政法委书记莫亦翔一直不接手机,而银海区政法委副书记陈英荣则对记者称无可奉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