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气候会议天津举行 中国聚集各方关注


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右)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菲格雷斯在气候大会上

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右)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菲格雷斯在气候大会上

在天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仍在进行,承办会议的中国作为温室气体排放量之首成为关注焦点。

*强制减排难成共识*

这是中国首次承办联合国框架下的气候变化正式谈判会议,也是为年底在墨西哥坎昆召开的大会做准备的最后工作会议。虽然许多与会代表都认为,制定新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迫在眉睫,但是,在如何分担义务上达不成共识。

这次天津会议的争执焦点之一为,是否应该强制达成减少排放目标。中国作为超越美国的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被部分人认为必须承诺减少排放的绝对数值;不过,中国则坚称,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不应该设定相关目标。

美国谈判特使乔纳森.帕兴说,包括中国、印度和巴西在内的新兴工业国必须在新的协议里对法律上有约束力的极限值承担义务;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表示,在工业化国家不强化排放限制的前提下,对发展中国家提出这一要求是不合理的。

*中国煤炭当家 致力洁能*

联合国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已经超越西方国家,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此外,中国去年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风力发电机市场。中国政府数据显示,中国在清洁能源上的投资去年为346亿美元,占全球投入总额的30%,超出美国近一倍。

不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娜.菲格雷斯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投入了大量资金,中国70%的能源仍然来自煤炭。她指出,技术革新至关重要:“消除贫困的承诺不能建立在过去陈旧技术的基础之上。它需要紧随未来新的清洁技术的步伐。”

*专家:中国进退两难*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兼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郑易生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问题上处于非同一般的两难境地。

郑易生说:“中国的两难程度大。一方面多年没发展,加上人多,而且相当多的人还没有达到小康生活水平,另一方面能源结构又是煤炭居多,所以中国要达到普遍的小康生活水平,(温室气体)增长特别快。中国拥有的选择空间很狭窄,经常在两个不好的事物中选择。”

*独善其身 摸石头过河*

郑易生表示,中国为了减少火力发电,选择在河流上修建水力发电站。但是,拦河修坝本身也对生态平衡具有负面影响。总之,有限的环境资源使得中国无法按照任何固定模式走好发展之路,而必须尝试前所未有的创新之路“摸着石头过河”。这需要各方的配合。

他说:“如果(中国)真要走一条独善其身、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是,再难也应该做。创立出全新发展模式需要国际社会的配合,否则仅靠一个国家是根本无法做到的;同时,自己如果不下决心则更不可能做到。”

*评论:发展落后 陷入瓶颈*

北京的评论人士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表示,20世纪为能源时代,21世纪为环保时代,但是,目前的中国无法跟上这个步伐,因为她陷入诸多瓶颈。

章立凡说:“中国作为一个后起发展国家,存在很多瓶颈。中国本身的发展在工业化时代,而世界已经进入环保时代;中国自我定位为成世界工厂;而且,中国的教育和科技水平也还没有达到时代的要求。”

中国和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约占世界总排量的40%。路透社说,印度已经超过俄罗斯,成为中国和美国之后的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印度表示,不会以环境为代价来成为富裕国家。

由于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没有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各方普遍期待今年年底的墨西哥坎昆大会能打破僵局,达成协议替代2012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