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黑人牛仔寻求其历史地位


旧金山湾区大城市奥克兰的黑人牛仔游行

旧金山湾区大城市奥克兰的黑人牛仔游行

由于好莱坞电影的影响,人们一提起“牛仔”就会想到那些性格独立的硬汉,他们独来独往,满面沧桑,而且都是白人。但最早的西部牛仔当中有很多是黑人。每年10月,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都要举行黑人牛仔游行,以纪念非洲裔美国人在1860年代美国内战之后开发西部所起到的作用。

在今年的黑人牛仔游行中打头的是骑在马上的黑人骑手。他们高高地坐在马鞍上,戴着牛仔帽,穿着牛仔靴,套着护腿,马刺,还有大大的闪光的皮带扣。

奥克兰是旧金山湾区的一个大城市。在城市中心地区的街道上出现骑马的牛仔似乎跟21世纪很不合拍。但黑人牛仔游行已经在这里举行了36年。这是这一带纪念美国黑人牛仔做出的贡献的唯一年度游行。

威尔伯特.麦克阿里斯特是奥克兰黑人牛仔协会主席,是这次游行的赞助者。他说,“冲啊,伙计,逮住那头牛。我们当年都是牛仔,美国黑奴是牛仔。我们适应了牛仔生活,我们喜欢上了。”

麦克阿里斯特说,牛仔这种说法本来是美国内战之前南方种植园园主提出的说法。“他们有‘房仔’(house boy),负责打扫收拾房子;有‘田仔’(field boy)在地里干活。但是,他们还有牛棚马厩,要有人去打扫。于是,他们就再找人照料牛马,而且要在大草原晚上跟牛睡在一起,因为草原上没有篱笆围栏。于是,这些照看牛马的人就被称作牛仔(cow boy)。”

美国内战和奴隶解放之后,很多黑人牛仔身怀放马牧牛的技艺到西部去。他们成为牛群放牧人,厨师,牧场主,骑牛比赛的骑手。麦克阿里斯特是德克萨斯牛仔和牧场主的后代,“说起来,当年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牛仔是黑人。这是一个很大的比例。当年的牛仔并不是清一色的白人。是黑人牛仔到这里来,给人们带来吃的,建立市镇,给后来的美国人打前站。”他说,“这份贡献他们不想承认是我们的。但我们黑人确实是开发西部运动的一部分。”
黑人牛仔游行

黑人牛仔游行

兰迪.哈里斯在过去的10年里一直是加利福尼亚中部山谷地区的牧场主和牧马人。他说:“黑人牛仔的事情历史书上没有,电视上也没有。”

哈里斯参加了过去几乎所有的黑人牛仔游行。他在两年前参加了奥克兰黑人牛仔协会。他说,“我从小就看西部片。在1960年代和70年代,每天晚上都有一部西部片。星期天是发财牛仔,星期三是牛仔新手或什么人,马车队,全都是白人。就这样,我们黑人牛仔的事迹在历史书上没有,在电视上也没有。”

奥克兰黑人牛仔协会努力纠正这一缺憾。尽管这个牛仔协会的大部分成员不是全职的牛仔,有些人是牧场主,其他人只是喜欢马的人。很多人的先辈是南方的黑人牛仔。他们到加州北部的学校、教堂和居民区团体那里从事教育项目,让现在的人知道过去有黑人牛仔。
兰迪.哈里斯

兰迪.哈里斯

作为游行的一部分,参加黑人牛仔游行的人穿着全套的牛仔行头,有时候带来自己的马匹。大部分观看游行的孩子从来没见过马,也没骑过马。哈里斯说,马有跟孩子沟通的能力。他记得一帮内城区的心肠硬的孩子到附近的里士满的一个马厩参观。“他们来的时候衣服吊儿郎当,彼此瞧不上眼。一天下来,他们穿戴整齐了,而且相互帮助跟马打交道。他们忘记了他们的分歧,因为他们有了共同的目标。”他接着说,“然后,有一个人说,马的外表有一种东西,能给孩子的内心里带去奇迹。这话说得多好,我希望我要是能说出来就好了。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渠道,假如我们能够建立一个好的项目,把孩子们聚集在一起,让他们看到这世界上有些新奇的东西。”

哈里斯说,他希望看到奥克兰黑人牛仔协会扩充它的教育使命,为社区服务和家庭方面投入更多。事实上,奥克兰黑人牛仔协会现在正在设立辅导项目,让协会的成员担当年轻学生的正面榜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