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俄勒冈州停止对一些轻罪的刑事起诉


俄勒冈州一些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因为面临预算削减的压力,不得不停止对一些轻罪提出刑事起诉。有专家担心,这种情况在全美正在成为一个趋势。

据《俄勒冈人报》报导,默尔特诺马郡地方检察官办公室近来实施了一项新的政策,不再对几十项非法行为提出刑事起诉。例如因海洛因、可卡因或基安非他命等少量毒品被抓的大多数吸毒者、商店行窃少于250美元被抓的初犯或再犯、拒捕或逃离警官的嫌疑犯,以及事故后驾车逃逸者等,检察官一概把这些非法行为作为违规对待,类似于开超速罚单,违法者只要交付罚款就万事大吉,不用为此蹲监狱或受到缓刑监护。

默尔特诺马郡地方检察官迈克·施伦克介绍说,近年来,检察当局由于财政资源越来越少,不得不重新考虑哪些犯罪可以不予刑事起诉,哪些犯罪可以从重罪减为轻罪,或从轻罪减到违规。

施伦克说:“由于俄勒冈州失业率高达百分之10,税收收入不断下滑,监狱系统、警察局,甚至警察局长的空缺至今没有填补,我们不得不裁减检察官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同时思考哪些事情是本社区的当务之急。我们在决策时首先考虑的是最严重的犯罪,也就是包括谋杀、强奸以及持械抢劫在内的暴力犯罪。我们在面对面解决这些犯罪之后,才去处理象商店或车行行窃这样的财产犯罪。”

上述情况也发生在俄勒冈州的马里昂县。该县地方检察官沃尔特·贝格劳表示,过去10到15年,由于投入到公共安全力量的财政资源一直在减少,他们必须集中应对最重要的公共安全领域。

贝格劳说:“处理象攻击、谋杀、虐待儿童或家庭暴力这样的暴力犯罪,检察官办公室有财政资源的支持。但是,我们所说的轻罪,例如破坏财产、侵入他人房产或妨害治安的行为,例如在大街上或社区中大声吵闹或冒犯他人等,他们要处理这些犯罪,就没有财政资源的支持。对于有些犯罪,我们也不会到法庭上提出刑事起诉。”

据默尔特诺马郡非盈利机构“都市公共辩护人”的执行主任莱恩·伯格介绍,俄勒冈州地方检察官办公室的资金来源因县而异,例如在大波特兰地区,默尔特诺马县和华盛顿县的情况就很不同。

伯格表示,默尔特诺马郡地方检察官办公室是从县委员会得到预算,而委员会主要是从来自地产税的收入中决定如何分配资金:“委员会在筹划预算时会告知检察官,他们只能拨款这么多。检察官根据委员会的预算预测,决定聘用多少检察官和工作人员。由于所需拨款少于前一年,而工作量却没有减少,因此,检察官要衡量哪些案件是他无力起诉的。但是,在华盛顿县,由于选民可以投票直接批准给检察官办公室拨款,因此,检察官起诉案件时就没有顾忌。”

《俄勒冈人报》报导进一步指出,在华盛顿县,因为有公共安全税款或木材收入,检察官可以处理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每个案件,而且华盛顿县的税款支付了地方检察官办公室100个职位中的19个职位。但是,在默尔特诺马县这样的其他县,地方检察官则表示,让他们的选民同意这样的征税非常困难,因此,他们只能因陋就简。

马里昂县地方检察官贝格劳指出,由于俄勒冈州没有一个统一的平衡的解决办法,因此,如果一个县有足够的财政资源惩处犯罪,另一个县却没有,就会给后者带来很多问题。贝格劳担心,这个局面还会助长犯罪分子从事犯罪活动的气焰。

贝格劳说:“大多数人都是遵纪守法的,但是,我们的社区中总会有极少数害群之马,他们会继续干违法的事。他们如果知道检察官无力而且不会起诉他们时,就会趁虚而入,寻找新的受害人。除非你能起诉他们,将他们绳之以法,否则,他们还会继续从事违法活动。这就是没有一个平衡的,而且得不到充分资助的公共安全系统所存在的风险。”

“都市公共辩护人”的执行主任伯格进一步指出,减少对轻罪的刑事起诉所带来的后果还有待观察:“人们对减少犯罪惩处有两方面的担心,对此仍需要观察。一个担心是低于250美元的商店行窃不再受到起诉,只有行窃者被证明是重犯或卷入其它案件,而且被商店认出是惯偷,检察官才会起诉。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对低于250美元的商店行窃不会起诉,另外,他们也不会起诉拒捕的嫌疑人,唯一起诉的理由就是动手打警察。”

一些专家担心,减少对轻罪的刑事起诉正在成为全美一大趋势。从州政府到地方政府,无论是地产税,个人收入税,还是销售税,很多面临收入减少的问题,因此给公共安全力量构成日益严峻的财政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