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国际记者联合会看中国严控敏感新闻


北京书摊 (资料照片)

北京书摊 (资料照片)

中国和国际媒体专家认为,中国国内记者的社会监督作用近年来不断得到加强,中国政府似乎也逐渐懂得,媒体是抑制腐败的有效工具,对媒体因此采取因势利导策略。不过,政府对敏感政治新闻继续严密管控。

国际记者权利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CPJ)今天(星期二)发表的一篇特别报告说,中国国内媒体近年不断可以看到揭露腐败现象和社会问题的各种调查报告。面对人身攻击、骚扰和拘捕,报道腐败现象的许多中国记者,正在变得不那么逆来顺受,经常地起来抗争。

报道引述的例子是,知名科学作家和博客作者方舟子,在他的记者同事因撰写调查报道遭到袭击者的铁棍殴打后,立即通过新浪微博予以揭露。他的行动不仅赢得了网上舆论支持,而且促使警方展开调查,嫌犯最终落网。中国社会近来出现很多影响很大的类似事件。

*媒体调查报道环境较以往宽松*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媒系教授展江说,中国现在媒体的状况有所改善。

展江说:“用中国话来说,就是舆论监督。根据我的观察,舆论监督最近八、九年来经历了一些曲折,而目前这个阶段,还是相对比较好的阶段。”

他说,今年8月以来,中国出现了一系列针对撰写调查报告记者的报复案件。尽管如此,不能忽视媒体作用在中国的逐步提升和发展。

展江说:“媒体做调查也好,做批评也好,总会激起一些利益集团的反弹,所以出现了一些事件。特别是今年8月份前后,连续出现多起事件,所以一度时间,网上和媒体上有舆论认为,中国媒体记者的安全状况不是特别好。我认为,这种看法太简单了,你要分开来,一层一层来看。”

展江说,中国记者在基层跑新闻,撰写调查报告时,遇到地方势力打压是“常态”,但是最近几年,媒体撰写调查报道,相对来讲环境比较宽松。

*媒体有助消除腐败*

展江对中国媒体作用的积极评价,得到了国际记者联合会(IFJ)秘书长艾伊德.怀特的相当认同。国际记联经常批评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不过,该组织的这位负责人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肯定了中国新闻自由方面的进步,并且分析了其中的原因。

怀特说:“真实地说,两三年来我们发现中国出现了一种对新闻媒体的不同态度。这种情况反映出中国政治领导人面临的政策矛盾。中国政治领导人希望消除腐败,最大限度地营造透明气氛,保证经济和社会继续发展,维持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的信心。”

怀特认为,中国媒体目前相对宽松的环境,反映了中共的一种矛盾心态。

怀特说:“中国共产党传统上对信息控制非常非常敏感,因此对允许媒体和记者自由调查犹豫不决。我们看到,中共一方面受意识形态要求的制约,需要控制信息,另一方面,又需要制定拥有消除腐败,增加透明度的政策,中共在这方面的政策因此出现了‘软化’。”

*传播技术现代化冲破封锁*

展江教授和怀特都认为,中共在适度放宽媒体控制的同时,在高度敏感议题上,没有任何松动。例如,中国严密控制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个最新重大新闻事件的发布和传播。另外,政府目前对媒体记者调查类报道的相对宽松政策,可能会受制于党内斗争的状况。国际记联秘书长怀特说,中国的新闻自由,很可能是前进三步,倒退两步。不过,即使前进了一步,也值得高兴。

另外,网上舆论认为,中国媒体自由的加强,除了中国政府自身需要媒体帮助,抑制腐败现象外,信息传播技术的现代化,也使打破政府新闻封锁,冲破新闻检查成为可能,政府对信息加以全方位严密封锁和控制已非易事,中国很可能处于新闻开放的前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