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共五中全会政改问题多人失望


中共五中全会公报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论述令许多人失望。有评论人士认为,北京对于政改根本就没有一个时间表。也有学者猜测,美国在东亚的影响力增强和刘晓波获诺贝尔奖等国际环境有可能影响了中共原定推动的政治改革的进程。

中共17届五中全会公报通篇大谈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而对外界期望甚高的政治体制改革则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仅表示要在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中国五中全会召开之前,中国总理温家宝曾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多次高调谈论包括民主和自由在内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甚至充满激情地表示推动政治改革“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五中全会召开前夕,新华社主办的一个地方报刊又带动国内多家媒体报道了政治体制改革的话题,指出五中全会将拉开中国第三个30年改革的序幕,而这次改革的重点将放在政治和社会领域。

就在领导人的言论和官方媒体提升了人们对政治体制改革的预期之后,全会公报的一句轻描淡写式的老生常谈的确让许多人感到沮丧。香港明报的报道说,十二五规划经济挂帅,对政改却着墨太少,而且了无新意。

*中共有政改时间表吗?*

北京独立评论人士,民间宪政学者陈永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共在政改问题上一贯玩弄两手策略,温家宝的讲话不过是这个策略中的一部分,而媒体则倾向于喜欢按照自己的愿望来解读中共的言论,实际上北京对于政改根本就没有一个时间表。

他说:“从78年开始,中共就一直强调说,它要政治体制改革,它在意识形态的话语层面上一直保留这么一种历史的许诺。但是它一直把它当成一张空白的支票,永远都不会在上面填一个字。”

但是国立新加坡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黄靖认为,事情并非那样简单。他承认也许中共没有主动实行政治改革的愿望,但是目前中国的形势是,如果中共打算继续统治中国,政治改革就非搞不可。

*形势所迫,中共无其他选择*

他说:“我们知道,当你创造社会财富的时候,你是不需要一个新的政治体制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分配财富。发展了30年,创造了大量的社会财富,而财富的分配是非常不合理、非常不正义的,它导致社会的基本正义和公平受到严重侵蚀,各种特权利益集团、贪污腐化等等已经成板块状恶性发展。所以你不搞政治改革就不能控制这种恶性发展。”

黄靖教授指出,温家宝是共产党6·4整肃后残存下来的政治人物,具有丰富的政治经验,他有关民主和自由的讲话绝非一时心血来潮,而媒体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报道也不是空穴来风。他说,中共不但制定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时间表,而且这次五中全会原本的确安排了讨论政治体制改革的议程。

他说:“据我了解,实际这次五中全会有两个重要的历史支撑,除了讨论第12个五年规划之外,一个就是政治改革的议程,还有一个是高层领导,包括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的人事安排。现在一切都停滞了,习近平等于是光杆进军委,军委的一切人事制度都没有变。这就给以后的政治改革造成巨大的麻烦。”

*国际局势和刘晓波获奖延缓政改

为什么事先炒得火热的政治改革嘎然而止了呢?研究中国政党政治的黄靖教授认为这跟外界因素有关。他说,国际形势风云突变,美国势力重返亚洲后出现的南海争议、钓鱼岛危机和黄海军演让党内强硬派有机可乘,而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更让改革派蒙受了巨大的压力。

他说:“诺贝尔奖是不是应该给刘晓波先生,这需要另当别论。我要说的是,诺贝尔奖就其对中国的整个影响来说,效果是非常负面的。诺贝尔奖本身是针对中国政治的,但它的实际效果却是帮助了保守派,打击了改革派。”

不过香港明报发表的评论文章认为,现在说五中全会对政改“轻描淡写”还为时过早。文章说,根据会议公报,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代表中央政治局做了工作报告,并发表了“重要讲话”,中央全会还进行了分组讨论。文章认为,这些报告、讲话和讨论简报才是真正的风向标,而这些都不会对外公布,但其内容稍后将透过不同渠道透露出来,届时才会知道是否“轻描淡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