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人物:多林.肯尼


多林.肯尼,后面是她儿子的照片

多林.肯尼,后面是她儿子的照片

多林.肯尼是纽约长岛人,她的儿子雅各布2003年在伊拉克被路边炸弹炸死之后,肯尼发起成立了雅各布之光基金会以纪念他为国服务的精神。这个义工组织向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的美军寄送了成千上万公斤的糖果、袜子、卫生用品和其它物品。

多林.肯尼在过去的几年里从美国军人那里收到成千上万封来信,感谢她给军人送去的那些物品,让他们感到家庭的温暖。其中一封来信写道:“嗨,多林。我接到了你最近寄送来的包裹。你似乎总是能在包裹里装上我想要的东西。我想要什么东西,你的包裹就来了!亲爱的肯尼太太,谢谢你对我们的支持。我们把你寄来的东西跟有需要的军人分享了。连伊拉克军人也非常感激你们的支持。我的士兵从他们的箱子里挑了他们需要的东西之后,我要他们再装一个箱子给伊拉克军人和他们的家属。伊拉克军人得到的物质支援不像我们一样多。你真应当看看他们笑容。”

但是,肯尼从这种工作中得来的欢乐来自最深刻的痛苦。她一边收拾下一批要运送给美国军人的东西,一边回忆2003年11月的那天。当时她正在做晚饭,一个衣装整齐的美国陆军上尉来敲她家的门。她回忆道,“我记得当时我脑子里一个声音说,‘雅各布受伤了。’但是,另一个更大的声音说,‘军方不会在军人只是受伤的时候,就派人到家里来的。’想到这里,我就瘫倒了。我记得我止不住地哭叫。在一分钟之内,我的生活改变了。我永远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不能相信他走了。这事情太大了,简直无以言表。”

噩耗传来11天之后,就是她儿子雅各布29岁的生日。肯尼不禁向儿子在伊拉克的战友寄送一箱子吃用的东西。她跟朋友们说,假如谁想用雅各布的名义给美国军人寄送东西,他们也可以自己寄。于是,一些人就选择给她钱,让她来买东西,寄东西。

雅各布之光基金会的志愿人员在帮助打包

雅各布之光基金会的志愿人员在帮助打包

雅各布之光基金会不久就诞生了。她说,这一项目带有儿子的明显的印记。“雅各布活着的时候总是会保护弱势的人。他多次写信来家,其中一封信要我帮助他的同伴战友卡尔松,因为卡尔松没有从家里得到什么东西。我很高兴做了他要我做的事。这就是雅各布的为人。他天性就喜欢让人感到高兴。于是,我就把这基金会命名为‘雅各布之光基金年会,’因为他的精神光芒依然活着。他的精神永远不会死去。”

每个月的头一个星期二,大家都能充分感受到这种精神的存在。义工们聚集在一起,打包、贴标签、装几百箱吃用的东西寄送到海外。从这个意义上说,肯尼表示,雅各布之光不但对军人有益,而且也对义工有益。她说:“亲临现场可以感受到人们的一片心意。人们努力工作,一心一意,一心一意地包装物品。物品都是给军人的。这是社区和军人家属的活动。还有些以前接到过东西的军人、或者听说我们的人过来帮忙,大家一起来给在战场的兄弟姐妹送东西。他们拿出自己的时间来做义工,就感觉到他们做出了一份积极的贡献,感觉到心情舒畅,感到是他们在给军人送礼物。”

肯尼说,90%要求得到礼品箱的人是为自己的同伴要求的。“有一个得到礼品箱的军人说,‘太太,您能给这里一个军人寄送一箱礼品么?他没有得到家里的来信。’这位军人是负责分发邮件的。想到这年轻人只是给别人邮件,给大家礼品箱,自己却从来也没得到什么,我很过意不去。我于是就跟全国各地的人联络,让他们给这个军人写信,送东西。他一下子收到很多礼品箱,恐怕都对付不了了。他或许会说,‘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肯尼也很清楚地表示,这种工作无论性质如何,绝对不是一种政治性的,跟战争和政治无关。她说,“这工作是为我们的军人做的。是为人做的。我们的工作必须是为他们,必须是跟支持他们有关。我们的军人常常是非常年轻的人。一些人失去了生活方向。一些人希望为国效力。但是,他们在那里受苦。他们在心理上,身体上,感情上受苦。他们在受苦。假如他们能得到一箱礼物,从而得到人情温暖,那就是最好的了,我们就算完成了我们的使命。这就是我们想做的。这就是我们的宗旨。”

多林.肯尼说,只要美国依然在打仗,只要还有军人需要家人祖国的支持,雅各布之光基金会就会继续工作。她的儿子雅各布.萨缪尔.弗莱彻希望基金会如此运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