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政府需要政治意志削减开支


经济衰退造成美国债务的急剧增加,令许多人深感不安。但是,美国专家认为,决策者如果不坚决果断,立刻采取行动,今后10年,美国债务将会加速膨涨,重蹈希腊的覆辙。

对未来十年美国债务状况,预算专家戴维·科特(David Cote)描绘了这样一种情形:

“到2020年,即使我们的税收增加到4.4万亿美元,我们的政府开支是5.7万亿美元。赤字为1.3万亿美元。净债务增长到23.3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90%。债务总额在GDP中的比重达到119%。”

科特是霍尼韦尔公司(Honeywell)董事长,兼任国家预算责任与改革委员会委员。他在10月20日美国商会主办的债务与经济增长研讨会上说,债务与GDP之比达到119%就已经超过了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的希腊的债务水平。希腊的数字是113%。

科特进一步解释说,119%意味着美国每年偿还的债务利息就有一万亿美元。这一万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呢?科特做了一个假设,这就相当于每天花去100万美元,一直花下去,天天如此,从公元元年一直花到现在还花不到一万亿美元。

这个计算的基础是按照名义GDP每年增长4.6%,实际GDP3.1%做出的。科特说,减少债务的一个主要办法是加快GDP增长速度。如果能够加快增长一个百分点,十年内,美国的债务就能减少3万亿。但是,科特表示,要让美国经济持续10年以5.6%的速度增长显然是做不到的。

参加这次研讨会的另外一个著名专家,前美联储副主席艾利斯·里弗琳(Alice Rivlin)女士也认为,从目前美国债务增长的结构和经济增长的趋势来看,债务增长的速度肯定要快于经济增长的速度。

根本原因是,美国战后婴儿潮一代人步入退休年纪,对退休金和医保的需求越来越大。而另一方面,美国的医疗保险和社保体系随着物价和成本的提高而在快速增加,从而推动联邦开支以高于GDP增速的速度增长。

里弗琳女士指出,这些问题虽然都是老问题,但世界融资环境的变化使美国的债务融资面临严峻挑战。

她说:“这次严重的经济衰退之后,美国受到重创,再加上政府为拯救金融系统而支出浩大,债务水平已经从90年代的40%提高到60%,而且还在迅速扩大。”

里弗琳说,债务水平高到一定程度问题就来了。到目前为止,美国很幸运,能够从全世界借贷,但将来恐怕就不行了。美国的债主一旦失去信心,它们不需要大幅度抛售手中持有的美国国债,只需要减少购买的数量,美国就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据科特提供的数据,今年美国有4万亿美元的国债为外国持有,光是中国就持有一万亿美元。

至于应对的办法,里弗琳和科特等专家都认为,指望经济加快增长来减少债务是不行的。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企业和消费者都有去杠杆化的需要,美国经济在相当长的阶段里,增长速度将会低于正常水平。

再一个办法是增加税收。但是,里弗琳认为,这也不可行。除了加税带来的政治阻力外,在经济增长慢于开支增长的情况下,加税显然是死路一条。

剩下的一条路,里弗琳说,就是控制开支。现在,无论是医保还是社保,还是政府的其它开支项目,所有的开支项目都需要进行认真的研究,看看是否有削减的余地。

科特在讲话中特别强调,美国的决策者犹豫不决的时间太久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有没有政治意志,解决开支问题。

他说:“我要传递的信息就是,我们是否还有解决我们此生中最棘手问题的政治意志。我们是团结起来还是相互争斗下去。这对所有美国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科特说,世界上许多国家认为,美国无法解决自己的债务问题,因为美国已经丧失了处理最棘手问题的政治意志。但是,科特表示,他不这样看。不过,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美国民众起来敦促国会,敦促总统。只要每个公民都有所行动,给决策者足够的压力,科特相信,问题就能够得到解决。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