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笔会主席谈中国


安东尼.阿比亚教授

安东尼.阿比亚教授

库阿米.安东尼.阿比亚(Kwame Anthony Appiah)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哲学系(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和普林斯顿人文价值中心(University Center for Human Values)的终身教授,此外,他还兼任美国笔会(PEN American Center)的主席。阿比亚本人和美国笔会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安东尼.阿比亚教授

安东尼.阿比亚教授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过程中,安东尼.阿比亚教授透露说:“我之所以在美国笔会中这么努力地推动这方面的工作,和我本人的过去很有关。”

*过去的痕迹*

他说:“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一度也是一个政治犯,被加纳当局关押了一年半,而且我们那时候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被放出来。那期间,对我母亲来说,很痛苦,因为她同时还要照看我们兄弟姊妹三人;妹妹就是在我父亲被关押期间出生的。”

安东尼.阿比亚教授的父亲来自非洲西部的加纳,在英国留学时认识了他出身英国贵族的母亲。阿比亚教授本人出生在伦敦,少年时代是在非洲渡过的,后获得英国剑桥大学的哲学博士。

阿比亚的父亲(Joseph Emmanuel Appiah)在英国研习法律之后,回到加纳,并且积极参与了当地的政治,曾经担任加纳议会的议员、加纳驻外使节、以及加纳律师协会负责人,1990年去世。

安东尼.阿比亚教授回忆说,父亲是在他七岁那年被带走的,他八岁的时候,父亲被释放。他说,那个时候,来自加纳国内和国外的人对他父亲的支持,让他至今难忘。

*继续国际声援*

阿比亚教授说:“我本人就是国际声援的一个直接受益者,因此,我非常坚定地认为,我们应当声援所有那些--不论是我们本国、还是其他国家里那些勇敢的、为那些基本的政治理念而奋斗的、所有的人。”

去年(2009年)圣诞节那一天,中国政府宣布将刘晓波判处11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得知消息后,阿比亚教授召集了美国笔会的成员、包括当代最著名的一些作家,在12月31号、新年除夕夜,到纽约公共图书馆外面的台阶上,抗议中国政府的判决,声援刘晓波。那一晚,曼哈顿正下着大雪。

安东尼.阿比亚说:“对那些关在监狱里的人来说,他们需要知道外界在声援他们;坚信自己是无罪的、坚信自己所走的是正义之路、坚信自己被关押是当局的错误、坚信外界的人都知道这一点、而且外界的人从来没有忘记他们。”

他说,对于那些被关押的人来说,这都是力量的“源泉”。

*希望中国政府看清时局*

阿比亚教授说:“中国政府亟需看清,来自中国之外、对中国当今的时政、体制持批评态度的那些人,并不是不关心中国的‘局外人’,而是非常关心中国、希望与中国的知识界沟通、希望深入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局外人’。”

他说,中国政府将那些具有独立思维能力的人关起来,这在外界和中国知识界、中国社会、文化沟通的过程中,形成一个巨大的障碍。这一障碍,他说,无疑也钳制了中国自身的发展。

从国际的角度来说,安东尼.阿比亚教授认为:“任何对本国公民没有最基本的尊重的政府,在国际上都是不会被尊重的。”

阿比亚教授目前除了在普林斯顿大学教书以外,还是美国哲学学会高级理事会的主席和学术界的其他一些高级职位(Chair of the Executive Board of th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 Chair of the Board of the 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ies),堪称当今美国学术和文化界的领军人物之一;除了大量的哲学专著以外,他还发表过三部小说。

他说:“中国目前面临着非常富有挑战的历史转折期,这个过程中需要集所有人的智慧,不仅仅是那些同意政府观点的人。”

*刘晓波、高智晟、陈光诚*

作为美国笔会的会长,阿比亚为曾担任中国笔会会长的刘晓波投书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大力推荐刘晓波获奖,为的是让全世界都来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民主进程。

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消息宣布之前,得知美国新泽西州的众议员史密斯(Congressman Chris Smith)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同时推荐高智晟、陈光诚和刘晓波三人,阿比亚教授说,假如高智晟、陈光诚和刘晓波一道获奖,他也会很高兴;他说,只要是为中国的民主、人权而奋斗的人得奖,他都会高兴的,而且假如高智晟和陈光诚也在获奖名单上的话,相信他们的处境会因此而得到更进一步的关注。

阿比亚教授说,像高智晟律师那样,由于批评政府而“失踪”,说明了中国目前距离民主和法制还有多么远。

不过,谈到中国的未来,安东尼.阿比亚教授还是充满了信心的。

*历史的方向与人为因素*

安东尼.阿比亚教授说,首先,从历史的角度来讲,人类社会正朝着更自由的境界迈进。另外,他说:“中国政府机构现在非常庞大,官员的数量很多,我们一定要抱有信心,即便一些官员做官只是出于对权力的欲望,对普通民众的生活不闻不问,但是,一定也会有其他的良善的人在中间,和普通民众有同样的感触,看不惯、而且希望矫正官方目前的一些作法。”

阿比亚教授说,值得思考的一点是,如何能够帮助、促进这些人在中国的政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教育与思想自由*

在谈到中国目前的教育状况时,阿比亚教授说,经济的强盛需要很多受到良好教育的人来支撑,但是,如果将言论自由、思想自由从教育过程中抽掉的话,那么,这种教育的结果恐怕是无意义的。他说:“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的价值,恰恰是他(她)的独立思维所带来的价值。”

安东尼·阿比亚教授说,一个更加自由的中国意味着世界将更加自由,也更加美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