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克林顿亚洲行 美中关系重头戏


克林顿国务卿10月27日在夏威夷记者会上

克林顿国务卿10月27日在夏威夷记者会上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启动亚洲7国之行时,于昨天(星期四)在夏威夷发表讲话,再次论及美中关系,被美国国务院视为一次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声明。

*美国重回亚太 誓言带头*

克林顿此行是她18个月以来第六次出访亚洲,反映奥巴马政府加强关注这一地区的努力。有分析说,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使得美国一度忽视与亚洲国家的关系。

克林顿国务卿说,亚太地区正在发生快速的经济和社会变化,因此美国必须担当它的领导角色;美国将继续在该地区推动经济增长、地区安全和民主价值观。她说:“如果讨论至关重要的安全、政治和经济问题,而这些问题又关乎我们的利益,那么我们将会主动坐到桌旁。”

*美中关系复杂 影响重大*

对于中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土扩张兴趣及其日渐强化的经济影响力,克林顿国务卿说,那些认为美中之间利益相左的看法其实是错误的。克林顿国务卿表示,美中关系是复杂的,对区域和世界都有重大影响;美国致力于搞好两国关系,因为在21世纪的当今,两国将对方视为敌人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的大卫.兰普顿对美国之音表示,克林顿的访华行程显示,尽管两国关系紧张,但双方都同样迫切地要与对方对话。

兰普顿说:“问题的实质在于,中国是我们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而且中国正在发生巨大的内部变革--城市化。他们还有至少4亿人口要城市化。这一数字比美国总人口还要多。”

*中美合作、竞争和潜在对立*

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教授对美国之音说,美中之间毫无疑问都将寻求继续合作,但也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盟友。

时殷弘说:“ 中国与美国显然不是标准意义上的盟友。中美结构性的矛盾、利益的比武、观点和政策的不同,在过去一年显现得很明显。合作、竞争和潜在对立每一项都很重要。就今天来看,合作即双方都希望做一些事情和说一些话来保证胡锦涛明年一月的访问至少看起来是一个成功。”

时殷弘说,中美结构性矛盾体现在经济、战略、外交和意识形态等方面。其中经济领域中的贸易差问题和汇率问题显得异常尖锐;而意识形态则是可以由双方控制轻重的领域。

克林顿在夏威夷的讲话中敦促中国“在汇率和贸易上做出负责任的政策调整”,为美国商家、产品和智慧产权“创造更好的环境”。

*美国左右外交 中国拿捏平衡*

有分析说,美国试图加强与亚洲盟友关系的努力令中国感到不安。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的兰普顿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在这一地区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倾向于使用牵制性的角度或者框架。所以美国试图改善与该地区国家的关系时,给北京政府敲响了警钟。他们将它看做是企图遏制中国的努力。”

台湾时事评论人士、作家薛仁明对美国之音表示,美中关系始终处于多方牵制的动态摇摆中;美国操控着摇摆的幅度,或加油或刹车;而中国也致力于在众多头绪中拿捏两国关系的平衡点。他说:“中国大陆这几年的大方向是处理与美国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一直在拿捏其中的平衡点。”

薛仁明说,美国在外交领域对日本的左右就是例证之一。美国担心日本试图亲中脱美,同时也忌讳日本矫枉过正,与中国矛盾激化。

*希拉里软硬兼用表立场*

希拉里.克林顿本次为期两周的亚洲行包括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澳大利亚和中国。她此行的预期目的是加强美国与其亚洲盟友之间的关系,并且寻求平衡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

《纽约时报》说,希拉里.克林顿是在“对中国影响力上升的担忧中”进行亚洲7国行的;她在夏威夷讲话中“把软话和美国将采取更强硬立场的暗示揉合在一起”,指出从气候变化到北韩核项目问题上,中国都必须成为美国的伙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