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柬埔寨地区铁路首次开通


一名“飞毯”的司机和她的乘客,远处是另一辆“飞毯”

一名“飞毯”的司机和她的乘客,远处是另一辆“飞毯”

在柬埔寨一段停运多年的铁路线上,火车又开始跑了起来,这是柬埔寨铁路商业运营的首次恢复,让泛亚铁路线的梦想离现实又近了一大步。

柬埔寨国内冲突进行了几十年,公路、港口和铁路等基础设施彻底被毁。

近年来,一些基础设施得到了重建。柬埔寨财政部长不久前在金边火车站主持了铁路运营恢复通车的庆祝仪式。

把新加坡跟越南、中国甚至欧洲通过铁路连接起来是个长期的梦想,但柬埔寨的铁路系统一直是这条泛亚铁路线上的断点。

战乱与荒废让柬埔寨600公里长铁路系统的现存部分状况恶劣,火车上次最后一次的行驶速度每小时只有5公里,简直是在爬行,而且铁轨不平,车身摇摇晃晃。

铁路系统重建需要资金1亿4千2百万美元,大部分由亚洲开发银行提供贷款,其余由澳大利亚和金边政府承担。

*由澳大利亚公司运营*

亚洲开发银行驻柬埔寨办事处主任卡玛亚纳(Putu Kamayana)估计,柬埔寨决定将这条铁路交给澳大利亚Toll Holdings控股公司经营,租期30年,会让铁路和其他更多的领域长期受益。

他说:“这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政府胆子很大。但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柬埔寨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最终肯定会提升,柬埔寨的海外直接投资也会增加。”

Toll控股公司设在当地的分公司Toll皇家铁路公司(Toll Royal Railway)让记者登上了一列翻新的旧列车,从首都金边开到南部50公里左右的茶胶,公司首席执行官克尔(David Kerr)全程陪同。

*减轻公路负荷*

柬埔寨目前大部分货物运输依靠公路。克尔表示,新建铁路的目标是减轻公路的负荷,让污染相对较低的铁路系统承担部分货物运输。

他说:“现在每天肯定有一列火车是专运水泥的,因为柬埔寨水泥产量很大,然后再运到港口,用船通过新加坡运往中国和美国。所以我们将同航运公司联合制订计划,开发这项运输服务。柬埔寨作为国内消费和出口的食盐、大米和甘蔗的运输量都很大。”

这项运输计划可能会增加柬埔寨公路的安全与使用寿命。克尔说,铁路运营已经让公路的货运量降低了五分之一。

柬埔寨最赚钱的是货物运输,定期客运服务可能始终无法恢复。

*接通泛亚铁路*

Toll公司行动的第一步就是改善首都金边以南110公里长的通往小镇图梅斯(Touk Meas)的铁路,这段铁路已经通车。下一步就是修复从图梅斯镇到磅逊港的铁路线,全长140公里,计划明年5月竣工。

竣工之后,Toll公司将翻修金边以西经马德望省进入泰国的铁路线,全长390公里,计划2012年完工。

如此一来,泛亚铁路全程就剩下金边通往越南南部胡志明市的铁路线需要建设了。两国政府已经同意修建这条铁路,但还没有开工。

*“飞毯”走向灭亡*

任何一项大型基础建设都会有得有失。柬埔寨铁路建设项目的输家是在柬埔寨西部崎岖铁路线上经营非正规服务的地方企业家们。

他们提供的列车俗称飞毯,就像两排车轮上支起的一张巨大的竹床。

乘客们拿着行李坐在这张竹床上,没有座椅,也没有车身可靠。飞毯靠一台小型引擎驱动,时速可到每小时40公里。

飞毯拆卸只要一分钟,这是因为两条飞毯在单轨上相遇时,承载量少的一方总是要拆卸自己,让承载量大的飞毯通过。

皮耶(Prak Phea)在金边西北大约200公里的菩萨镇(Pursat)经营飞毯已经16年了,最多时每周进账50美元。他知道铁路要翻修,但还没有决定明年干什么。

基础设施的重建工作要求向每个受到影响的人提供赔偿。皮耶不满地说,其他城镇的飞毯师傅每人都拿到了250美元,但这条线上的15名师傅只有4人拿到了补偿,因为没有人告诉他们何时到哪里去登记。

他说,有人来登记时,他人在菩萨镇,错过了时机,未能登记。这意味着拿不到补偿金。

亚洲开发银行的卡玛亚纳保证,银行方面会就此同政府进行交涉。

但在此之前,皮耶未来12个月只能靠飞毯在这里继续谋生。

货运列车驶离首都金边时,汽笛声预示着柬埔寨火车正常营运获得了新生,但同时也敲响了飞毯20年运营的丧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