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台湾草根世代之二:台湾人权促进会


蔡季勋展示台权会创会海报

蔡季勋展示台权会创会海报

台湾的政治进步,公民力量的觉醒与茁壮是一个重要关键。“台湾人权促进会”是台湾最早的公民团体之一,从政治犯到麻疯病患,都在他们的关注范围之内。

1984年12月10日,也就是国际人权日,“社团法人台湾人权促进会”(简称台权会TAHR)成立。台权会秘书长蔡季勋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讲述当年成立的时空背景:

她说:“在1979年,台湾发生了在台湾近代史上蛮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美丽岛事件。美丽岛事件当时是大规模逮捕了在追求民主改革的党外人士。后来在国际压力上,被逮捕的政治异议人士,至少是在军法的法庭上公开审判,也有一些辩护律师进去辩护,虽然最后判决结果这些人还是被认为是叛乱犯,可是那时候也因此开启了台湾人民对民主改革的讨论。”

蔡季勋认为,台权会的成立延续了美丽岛事件的民主浪潮,“处在改革开放的临界点”。除了成立时间正是美丽岛事件5年后的同一天,台权会的基本成员也多与美丽岛事件相关,如协助辩护的江鹏坚律师。而被判刑12年的现任高雄市长陈菊,也担任过台权会的会长。当年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施明德,更因此获得1984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借古讽今,事隔26年,蔡季勋认为今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正如一面照妖镜,照出各界不同的反应。她强调,台权会早在《08宪章》发表之时,就已经呼吁支持刘晓波。同时对于胡佳的声援也未停止过。

*监督政治,保持客观*

虽然创立初期与当年的党外运动,也就是后来的民进党,比较接近,但蔡季勋表示,台权会一直努力维持独立客观。

她说:“台权会作为一个人权团体,我们还蛮坚持在角色扮演上的分际。我们知道人权归根究底可能还是跟政治权力有很多的关联性,但是毕竟你去取得政权,跟你去坚持人权的价值,这是两种不一样的策略。我觉得我们台权会始终扮演的是一个独立于政党政治之外的,一个监督的人权团体的角色。”

蔡季勋表示,为了不要模糊民间监督角色与政治人物的分界,并不会与任何政党结盟,而如果台权会的会员有意从政,还会希望他与台权会保持距离,因为未来他可能就是台权会监督、批判的对象。

台权会固定发行人权杂志及年度人权报告,并举办“人权培训营”、“志工培训课程”,来宣导人权理念。

*关注多元化人权议题*

随着台湾政治开放、社会进步,各式各样的人权议题也浮上台面,台权会关心的层面也随之增加,举凡原住民权益促进、个人资料保护、隐私权、医疗与研究伦理、集会游行权利、工会保障、环保、农民权益、同性恋者平等权益,到外籍新娘、移民权益,还有天灾受害者、传染病防治等等人权议题,都是可见到台权会的身影。

蔡季勋向美国之音解释,当政治民主化之后,很自然的会开始关注各种特定议题,而这些都符合人权的普世价值。

她说:“过去这几年来,台权会扮演了一个比较好的角色,就是说我们实际上可以作为一个NGO(非政府组织)的平台。像我们推出的2008年针对立法委员的人权问卷,其实并不只提出我们台权会所关心的议题,我们也邀请了不同的社会团体,比如说也有性别、同志(同性恋)的团体,他们可以在这个问卷里边,提供我们一些题库。譬如说有司法改革的团体,也有劳动团体、环保团体等。”

台权会同时也积极参与国际人权组织,目前已是在泰国为基础的“Forum Asia”“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正式会员,也参与了总部在巴黎的“国际人权联盟”(Fed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FIDH)。

*不分蓝绿执政,都未落实人权*

马英九总统今年宣布成立人权咨询委员会。不过蔡季勋批评,历届政府都仅有口号,没有实际作为。

她说:“我们在1998年成立一个民间的(人权委员会)推动联盟,可是在过去12年,不管是跟国民党,或者是民进党政府的合作经验里面,我们会比较失望的是,好像人权已经沦为政策的花瓶。”

蔡季勋表示,由于中华民国已不是联合国会员,所以政府没有向人权理事会提交年度报告的压力,因此民间人权组织的角色更形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