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鸟瞰中国及邻邦(3): 中国与北韩的关系(2)


胡锦涛8月会见金正日(资料照片)

胡锦涛8月会见金正日(资料照片)

第三部分:中国与北韩的关系(二)

北韩领导人金正日今年5月对中国进行了一次事先未经张扬的访问。有分析认为,他的访问是希望从中国得到更多的援助和投资,以支撑其摇摇欲坠的经济。

而中国的领导人则安排他前往大连和天津两个港口城市访问。中国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希望北韩政权能够以中国为样板,在经济方面进行改革。

北韩曾经有限度地进行过一些经济改革尝试。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哈格德(Stephan Haggard)说,不幸的是,这些改革未能得以推进。哈格德说:“这可以说是段可悲的历史。我认为时机是其中的关键。北韩在2002年进行的一次改革,以它的标准看,算是相当显著的。当然那次改革并不算大。但几乎在那次改革启动的同时,又爆发了核危机。随后便有了六方会谈。会谈过程中虽然有短暂的解冻迹象。但外部安全环境没有为它推进改革提供有利条件。”

哈格德认为,北韩政权在那期间开始转向更为强硬的反改革路线。

*北京希望北韩少闹事不要损害中国利益*

但是,中国显然没有放弃说服金正日政权进行改革的努力。尼克松中心的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唐安竹(Drew Thompson)说,北京这样做,目的是希望北韩少闹事,因为那样会威胁到中国的利益。他说:“中国敦促北韩改革的动机,基本上是希望它能够在外交政策上趋于温和。北韩当前不断对韩国、日本和美国进行威胁的姿态从根本上危及中国的安全利益。这威胁到北京的外交政策,也就是和大国及邻国保持稳固关系的政策。”

唐安竹说,北京方面可能希望北韩从中国的经验看到,它也可以平稳地进行务实性改革。

但是,北韩在改革方面表现出的犹豫,显示出它对其后果有着深切的担心。唐安竹说,北韩领导层有可能认为,北韩人会在改革和开放的过程中看到太多外界新的想法和事物,看到他们和外部世界,尤其是韩国之间存在着多大的差距,最终导致他们揭竿而起。

华盛顿智囊机构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的东北亚高级研究员约翰•朴(John S. Park)则揭示出北韩经济的两个层面。他说,这样的双层经济使得可能的改革变得复杂。

约翰•朴说,从北韩叛逃出来的人透露的信息看,北韩实际上有着两个层面的经济(two-tier economy):一个是特权阶级控制的‘皇宫经济’(Royal Palace economy),指的是国有的贸易公司,以及它们所赚的钱如何流向金正日和特权阶层;第二个层面则是‘普通经济’(general economy),也就是和普通北韩人有关的经济。

约翰•朴说,最渴望改革的是这个层面的普通人。他说:“‘普通经济’是普通的北韩人互动的层面。这也是我们所知道的受到去年11月货币改革影响而面临困境的人群;当然也是那些长期忍受食物安全和食品短缺的人们。从‘普通经济’的角度看,他们急切地希望改革和发展。因为正是这个层面的经济在重要的领域崩溃了。”

约翰•朴说,由于中国的首要目的是巩固北韩的稳定,而对于他们而言,北韩的稳定其实是其政权的稳定,因此中国与北韩之间发展贸易的受益者首先是“皇宫经济”阶层。他说,对于“普通经济”而言,往好的方面想,与中国接壤的北韩地区可能会受益于中国东三省经济发展产生的溢出效应;但是,对于其他地区而言,距离边境越远,受益的机会就越小。

*中国经济对北韩的影响*

一些观察者注意到,一些长时间被搁置的“高调”项目,现在看起来前景颇为乐观。例如,平壤方面在1990年代就在边境地区设立了“罗津-先锋”经济特区,鼓励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投资,但当时没有吸引到多少资金。不过,时过境迁,中国开始用手中的巨额外汇储备来保障得到原材料和市场。有消息说,北京方面希望将罗津打造成一个地区贸易枢纽。

但是,许多观察者担心,北韩如果放开来自中国的投资,将会对这个地区的地缘政治产生深刻影响。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美韩研究所主任具宰会(Jae H. Ku)说,在和韩国的专家交谈时,你会感受到他们即便对于中国的中小企业在北韩的投资都怀有戒心,认为这背后其实是由北京刻意设计,意图对北韩进行控制。

正如美国和平研究所的学者约翰•朴所说的,你在看待中国与南北韩一方的关系时,无法置另一方于不顾。因此,中国与北韩的经济关系,自然也会影响到它与韩国间的关系。

在下一期节目中,我们将为您介绍中国与韩国之间的经济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