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对比新闻:我爸是李刚!


在互联网上,特别是中文互联网上,经常可以看到在年轻一代甚至整个网民中广为流传的一些网络用语和词句。从10月下旬以来,中文网最流行、且红透了网络半边天的一句话是:“我爸是李刚!”。

说这话的小伙子叫李启铭,他是在10月16日晚上9点多酗酒驾车撞倒两位女大学生陈晓风张晶晶(陈晓风20岁,后来死亡,张晶晶19岁重伤)后说这番话的。据目击者反映,他的原话是:“看把我车刮的...我爸是李刚。”

*李刚是保定公安分局副局长*

李启铭22岁,河北传媒学院毕业,目前在保定某单位工作。他爸爸李刚,是保定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

这个酗酒驾车撞死人命案就发生在河北保定市。事发现场是位于保定北市区七一东路的河北大学商学院学生生活区。而受害人陈晓风和张晶晶,就是河北大学商学院2010级光信息科学和技术班学生。

*河北大学飙车案事故过程*

根据中国知名记者王克勤的博客和发表在中国经济时报的长篇“河北大学校园飙车案调查”报告(10/25),当时(10月16日晚上9:40左右)李启铭驾车高速撞倒了正在马路上练习滑轮的陈晓风和张晶晶,撞人后没有停车,反而加速离开现场。

后来,李启铭开车回来,再次经过现场而加速开走。最后因校园大门关闭被追赶的学生抓获。在众人(当时有100多目击者)的质问下,李启铭说出了那句名言:“我爸是李刚。”而河北大学正在保定北市区公安分局的辖区。

李启铭在10月17日被刑事拘留,26日正式被捕。


*李刚父子上了央视节目*

半个多月来,有关这个案子的报道(平面电子媒体)可谓铺天盖地。中央电视台CCTV甚至派人进了拘留所,10月22日采访了羁押中的李启铭和他爸爸李刚,父子俩上了央视《法制在线》节目,向社会表示忏悔和道歉。

有不少网友质疑:为何节目只采访肇事者一方而不采访受害人一方?不仅如此,据中国经济时报的飙车案调查,该报记者也在22日给李刚打电话,不仅遭到拒绝,而且接电话者严词追问记者如何得到其电话号码并扬言:“等我查到你是谁,我要告你!”

*案情发展不利受害方*

按照这个调查报告,受害人家属本来在10月22日晚上6点半,收到了《遗体处理通知书》,要求在11月1日前将遗体进行处理。但是,到了11月初,案情又有了新的进展。

按照受害人一方的律师张凯11月3日对美国之音的介绍说,肇事方现在又提出要求解剖尸体,遭到受害方的拒绝。张凯认为,肇事方现在提出这样的要求,是想破坏尸体,使有关方面无法再进行肇事者当时的车速鉴定。

据报道,河北有关司法当局,把保定市北市区发生的这个案子,异地移交给位于保定市西南方42公里的望都县处理。按照望都县公安局11月1日发出的《鉴定结论通知书》,肇事者当时车速是45--59公里/小时,而受害人家属认为,这个结论是不对的,当时李启铭的车速,远远高于这个速度。张凯认为,目前案情的“发展”非常不利于受害人一方。陈晓风家属说,非要进行尸体检查,希望不要在保定公安主持下进行,能由同保定公安局没有关系的第三方机构来进行。

*何清涟:该案折射“衙内”现象*

中国媒体工作者、观察人士何清涟在其博客中说:李刚的官其实不算大,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可能只是个副处级,但其子的骄横却折射了中国这个身份型社会特有的一道文化密码:“衙内”现象。从古到今,中国就是个讲究家世传承的身份型社会,自唐代开始才有科举制为底层社会开了一条极为狭窄的向上流动通道,绝大多数民众只能是“农之子恒为农,工之子恒为工,商之子恒为商”,子承父业地生活下去。

*中共执政几十年也曾处死“衙内”*

中共在数十年的执政当中,也杀了一些“衙内”。比如,80年代中期,青海省办公厅主任儿子杨小民杀人多年后仍逍遥法外。胡耀邦批示“杀人者偿命“,杨小民终遭枪决。上海市高干子弟胡晓阳(上海市委第二书记,人大常委员主任胡立教之子)、陈小蒙、陈冰郎(二陈系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其五之子)等人的流氓团伙案,胡耀邦批示“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据此批示,胡晓阳、陈小蒙和葛志文在1986年3月被枪毙处死。

中共建军元老朱德,他的一个孙子朱国华 ,在1983年“严打”期间,因生活“腐化淫乱”在天津被枪毙。

在中国,李启铭撞死陈晓风案,被称作“河北大学校园飙车案”。这个案子,引起了很多海外媒体的关注。

*美联社:CCTV只采访肇事一方*

《华盛顿邮报》11月1日采用美联社报道说,陈晓风的父亲陈广谦是个老实巴交的河北农民。他说:“咱只是个农民,就算不公平,咱又能咋地呢?”美联社的报道援引律师张凯的话说:“按照中国法律,只有警方、检方还有法律工作者和律师,才能进入拘留所见到被拘押的当事人。不知为何CCTV的记者也能进去采访李启铭。”

与此同时,不知为何CCTV不采访受害人一方,张凯质疑说。美联社援引陈广谦的话说:“CCTV只照顾有权有势的,不管咱受害人的死活。如果他们能采访李刚父子,他们也应采访我们受害人。”

*律师:目击者不敢出来作证*

美联社说,在中国,公安权势很大,让很多老百姓生畏。陈晓风的律师张凯呼吁半天,至今为止,当时在场的“数十个”“目击者”,没有几个敢出面同张凯合作,为受害人作证。

*学者刘海波:官民鸿沟深*

《澳大利亚人报》10月27日发表报道说,“我爸是李刚”案,引起了中国4亿网民的关注。报道说,中国传统媒体和电子媒体,都受到当局严密监控,人们只能通过互联网论坛、聊天室和微博来传递信息,表达不满。报道援引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刘海波的话说,“飙车案和其他许多案子都反映出,老百姓对当官的失去了信任,他们和当官之间的鸿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深。”

*法新社:“李刚门”同孙伟铭案类似*

法新社10月26日的一篇报道说,“我爸是李刚”案,同去年的孙伟铭案有几分相似。30岁的孙伟铭是四川成都某公司销售经理,2008年12月4日,他酒后无驾照驾驶别克轿车,在成都闹市区连撞5车,导致4人死亡,一人重伤。当时,孙伟铭开车速度是134-138公里/小时。2009年7月22日,成都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孙伟铭死刑。法新社说,孙伟铭的家人,很快对受害人家属进行经济赔偿1百万元,得到这几家人的原谅。四川高法2009年9月8日终审,判处孙伟铭死缓。

*亚洲时报:衙内横行,会葬送革命成果*

亚洲时报在线(英文)11月3日发表中国版总编的文章题面是:有人可能比别人更公平(Some may be more equal than others)。文章说,当年毛泽东就说过,一些红军将领是读完水浒后开始闹革命的。直到今天,水浒中许多话和词句仍在民间广泛流传。“衙内”就是其中一个。

文章说,衙内现象又在中国层出不穷。最新的例子就是这个“我爸是李刚”案。文章说,保定离北京没多远(140公里),并不是天高皇帝远的偏远地区,为何一个芝麻小官的儿子都敢如此气焰嚣张无法无天呢?

文章说,案发后,网民“人肉搜索”,发现李刚和李启铭一共拥有5处房地产。其中,有三个公寓单元,一处豪华地产,还有一家商店。两处在李刚名下,3处在李启铭名下。媒体开始把这个案子称为“李刚门”(Li Gang Gate)。

亚洲在线英文文章说,随着案情的深入,有许多网民继续问道:如果这个案子牵扯到了更高级干部的子弟,媒体和网民,还能这样畅所欲言高谈阔论吗?

亚洲在线的中国版总编文章说,毛泽东说,水浒激励许多农民参加革命,帮共产党推翻了国民党,掌握了政权。但是,如果太子党们不能严于律己,像衙内那样肆无忌惮,那么,共产党怎么打下的江山,还会怎么又拱手相让出去。

相关文章:

何清涟:中国政治文化中的“衙内”现象

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0/10/richpoorchina/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