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台湾草根世代之三:废除死刑推动联盟


废死联盟执行长林欣怡(右)与执行秘书谢仁郡(左)

废死联盟执行长林欣怡(右)与执行秘书谢仁郡(左)

随着台湾的政治进步以及公民力量的觉醒,死刑是否应该废除的问题在台湾社会引起诸多讨论与省思。这是《台湾草根世代》第三集。

2000年,陈水扁总统上台之后,主张“人权立国”。但当时主张废除死刑的法务部长陈定南签署了一个被一些认为可能是冤案的死刑案。一些原本只进行冤狱个案救援的人士认为应该要组成联盟,集结力量来废除死刑。

废除死刑推动联盟(简称废死联盟)执行长林欣怡说:“这个联盟很明确的就是谈,我要求废除死刑。在全面废除死刑之前,至少要停止死刑执行,这样才让死刑的这些冤案有一个被救援的可能性跟机会。所以废死联盟在2003年成立。”

*同时了解死刑犯以及被害人*

废死联盟的成员与死刑犯接触,了解他们犯案的原因和背景。林欣怡表示,这个过程很困难,有些人不愿意与外界接触,探视时间只有20分钟也难以深入讨论,而死刑犯当中许多人教育程度不高,甚至是文盲,以书信的方式也行不通。

林欣怡还指出一些台湾司法制度的缺失,如准备定谳的三审不强制请律师,这会导致冤案被翻案的机率下降。还有判处死刑不需要办案法官的一致决,以及论罪和量刑并未分开等。

国外的废除死刑组织,也有被害者的家属加入。废死联盟的文宣上头也引用阿芭.盖儿(Aba Gayle)的话:“我恳求政府不要以我之名杀人”。盖儿的女儿于1980年在加利福尼亚州被谋杀。林欣怡说废死联盟也会接触并了解被害者的家属,但采取被动的方式。

*社会对司法观感自相矛盾?*

废死联盟在运作之时,经常遭遇许多社会阻力,林欣怡表示她理解社会大众的心态,但也指出当中的矛盾:“一方面他们在死刑的案件上面选择对司法制度的辩护,就是觉得司法不会判错。可是另一方面你去问一般人对司法的看法的话,大概百分之70、80是不信任司法。我觉得大部分人都很害怕成为那个被害者,我们可以理解,可是判处死刑就真的可以让社会更安全、让大家比较不会变成被害者吗? 事实上结果不会是这样子的。”

废死联盟定期举办研讨会、座谈会等活动,并且举行“怕死读书会”来探讨死刑的正反论述,也由志愿的“怕死特派员”以影像纪录各地有关死刑的议题。此外还举办“杀人影展”。林欣怡说:“杀人影展是在2004年的时候开始举办,2007年举办第二届,今年举办第三届。它是一个比较容易亲近的介面。就是说你在看电影,可能无法马上决定要支持或是反对死刑,可是看电影通常会让你愿意往下想,因为它里面都有一些问题点的存在。”

杀人影展当中除了台湾的电影,还有来自各国的有关死刑影片,如今年有德国的“刽子手:死神的脸”、日本的“手纸”、伊朗的“刑法第61条”,以及香港的“等候董建华发落”。香港与澳门是华人世界当中没有死刑的地区。

*走向国际、超越党派*

林欣怡强调与国际接轨,并且了解国际情势的重要性。台湾废死联盟2004年参加了第二届世界反死刑大会,也参加了世界反死刑联盟和亚洲反死刑网络。

林欣怡说,废死联盟超越蓝绿的党派之争:“大概废除死刑或支持死刑是台湾唯一一个超越蓝绿的议题吧。事实上表达过支持废除死刑的立委是蓝绿都有,但站出来打我们的,也是蓝绿都有。”

林欣怡表示,由于这个议题太敏感,所以很难从政治人物身上取得进展,只能持续推动对选民的教育,希望能够渐渐改变社会观感,再藉由民主选举来推动废除死刑的目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