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鸟瞰中国及邻邦(8): 经贸在中哈关系互动中的作用


胡锦涛主席2009年访问哈萨克,右为哈萨克总统

胡锦涛主席2009年访问哈萨克,右为哈萨克总统

第八部分:经贸在中哈关系互动中的作用

要了解中国和中亚地区最大的国家哈萨克斯坦之间的经贸关系发展状况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到两国边界的霍尔果斯(Khorgos)边贸合作中心看一看。在这个方圆21平方公里的平原上分布着贸易区、仓储区、综合贸易区和进出口加工区。来来往往的车辆络绎不绝。

这个合作中心的一头是新疆境内的312国道,由此通往上海、四川、和中国其它许多地方。另一头通过哈萨克斯坦直达欧洲的鹿特丹港口。它可称得上是名符其实的亚欧大陆商道的咽喉。

据中国方面的统计,去年这个边贸合作中心的通关货物63万吨,通关贸易额17.8亿美元。而今年一季度,通关货物量47.9万吨,较去年同期增长264.5%,通关贸易额达5•58亿美元,增长87.7%。

*经济互补,飞速发展*

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双边贸易增长速度,如果用“形势比人强”来形容,可能并不夸张。2007年两国领导人确定了在2015年把双边贸易额增加到150亿美元的宏伟目标。当年,双边贸易额就增长了66%,达到138亿美元。2008年,贸易额就突破了150亿美元的目标,达到175亿美元。如果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1992年建交算起,双边贸易额已经增长了25倍多。

美国东部蒙特克莱尔大学(Montclair University)的中亚问题专家伊丽莎白•维什尼克(Eliz Wishnick)对美国之音说:“对中国来说,哈萨克斯坦的经济战略作用极为重要。哈萨克斯坦拥有丰富的资源。中国一直在发展双边在资源领域的合作,比如铺设石油管道、投资矿产资源,如铀、铜。此外,哈萨克斯坦又是中亚地区面积最大,人口最多而且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国家,其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总体上看,维什尼克女士认为,双方的经济需要明显属于互补型的。中国需要能源,是一个商品制造大国,需要海外市场。而哈萨克斯坦则拥有巨大的石油和其它矿产资源。同时,哈萨克斯坦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市场规模日益扩大,急需资金更新基础设施。环视周边,中国是哈萨克斯坦最理想的贸易伙伴。

*哈萨克斯坦方面的忧虑*

不过,中哈关系的快速发展给哈萨克斯坦带来的并非都是赞扬。哈萨克斯坦国内无论是政府内部还是民众之中对中国企业和中国商品的大举进入越来越感到不安。

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亚项目主任安德鲁•库钦斯(Andrew Kuchins)对美国之音说,非法贸易规模很大,让哈萨克斯坦方面非常担心。

库钦斯说:“难题之一就是非法贸易,也就是在哈萨克斯坦政府检测范围之外的贸易活动。中哈贸易量本身就很大,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中国产品是通过非法渠道进入哈萨克斯坦的。”

库钦斯说,有消息说,哈萨克斯坦和有着同样问题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准备组成经济联盟,加强边界监控,解决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界的漏洞。

*资源控制与非法移民*

再一个问题是中国对哈萨克斯坦能源资源的控制。今年年初,哈萨克斯坦的一些议员对该国的能源部长表达了他们的关切。议员们提出的问题包括,在哈萨克斯坦能源行业的15家企业中,中国控制的资产比例从50%到100%不等。预计2010年,哈萨克斯坦的原油总产量中有1/4将出口到中国。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中亚问题教授弗里德里克•斯塔尔也指出,中哈之间另外一个主要的矛盾是人口迁徙。斯塔尔对美国之音说:“再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是人口问题。数量很大的中国人居住在距离中国边界附近的一些城镇。有些人在当地政府那注册了,有些则没有。这个地区有这样一种恐惧,担心在19世纪和20世纪发生在东南亚国家的情况在这里重演。城市居住的是富裕的中国商人,而贫穷的当地人则居住在农村。”

斯塔尔说,这种恐惧很少在公开场合得到表达,但对许多哈萨克斯坦人来说,都是挥之不去的阴影。据多种估计,在哈萨克斯坦的非法中国移民在10万到30万人之间。这在一个只有1500多万人口的国家里不算是一个小数目。

斯塔尔认为,其实哈萨克斯坦对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扩张感到不安主要是因为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相比太小、太弱,也就是一些专家提到的“小国”心态。他们担心,过度依赖中国将来某一天可能削弱哈萨克斯坦的独立地位。

*维什尼克:利益大于分歧*

蒙特克莱尔大学的政治学副教授维什尼克女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指出,从大的方面看,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关系的发展对这个国家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中国的廉价商品对对哈萨克斯坦战胜独立之初发生的物资短缺、稳定社会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中国在哈萨克斯坦铺设的石油管道打破了俄罗斯对哈萨克斯坦能源的垄断;中哈经贸关系的迅速扩大在哈萨克斯坦长期保持快速经济增长中的作用也不能忽视。

维什尼克认为,目前的双边矛盾应该不会妨碍两国关系的继续发展。她说:“一些迹象显示,哈萨克斯坦地方上对中国商人和当地人之间关系感到有些紧张,对中国工人进入哈萨克斯坦工作感到不安。哈萨克斯坦政府方面也不时有人提出要对此保持警惕。但我认为,这些关切不会对哈萨克斯坦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产生很大的影响。”

维什尼克说,中国因素在哈萨克斯坦平衡大国关系的努力中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这对这个追求自由的国家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哈萨克”在土耳其语中的意思是“自由”) 中国希望通过哈萨克斯坦打通亚洲到欧洲的贸易通道客观上来说对哈萨克斯坦也是有好处的。当然,维什尼克也指出,也正是因为有了中国因素,哈萨克斯坦才能够在大国博弈中从其它大国那里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不过,维什尼克对中国影响的持续增长是否会影响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政策也不是没有担忧。她提到今年中哈联合反恐军演。中国战机获准前往哈萨克斯坦执行长途奔袭任务。维什尼克说,也就在几年前,中俄军演时,哈萨克斯坦还拒绝中国军机越过其领空。几年之内,哈萨克斯坦政府立场变化如此之大,耐人寻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