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记者节 记者无心庆祝


今年十一月八号星期一是中国的第十一个记者节,不过各地的新闻工作者难有庆祝节日的心情。许多从业者说,在中国,记者是一个高危职业。

1999年,中国国务院修订节日和纪念日规则,将记者节列入节日范围,并称这样做是为了体现政府对新闻工作者的关怀和重视。

然而十一年过去了,对各地许多新闻工作者来说,记者节仍然只是一个形式,并没有给记者们带来欢欣和鼓舞,单位和同行们自己没有安排庆祝活动。

王尔山是广州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一名网络编辑。

王尔山:没有什么东西呀。都在上班。
记者:单位有没有什么活动,你们个人、同行之间会不会聚一聚呀?
王尔山:没有,我们这边没有收到。

远在北京的中国产业报协会副秘书长张国发说,他那边今年也没有安排庆祝活动。

张国发说:“ 今年的氛围比较淡。现在很多人对这个记者节感觉很淡,因为记者这个行业越来越难做了。 ”

*麦燕庭:记者节由政府设立 体现政府意志*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说,内地新闻从业者对中国记者节态度淡漠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国的记者节是政府所设立的,体现的是官方的意志。

麦燕庭说:“现在全世界比较公认的一个记者节是五月三号,是联合国定出来的,是保护新闻界的采访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另外一个是台湾九月一号的记者节,那个记者节是国民党还统治中国的时候记者去抗拒压迫的时候成立的。而中国大陆现在的记者节是中国政府订立的。建立的起源就说明了它是一个什么涵义,当然就不是我们要求记者作为一个监察者、社会的监察人和守门人的角色,希望能自由地操作,把社会不平的事情能揭露出来的那个角色。”

中国的确有一批富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新闻工作者,但是他们当中很多人在新闻采访当中遭到地方政府和地方势力的干扰、阻挠、威胁甚至殴打,近年来被殴打的记者包括南方都市报、四川电视台、广西电视台甚至新华社的新闻工作者。

*记者是一个高危行业*

经常带记者到各地去采访的中国产业报协会副秘书长张国发说,在中国,做记者是个危险性高的行业。

张国发说:“我们有个记者跟举报人到山西去采访。采访完了,举报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山西警方给抓了。抓完后,我们这个记者就被人告了,被山西有关方面纷纷写信告,因为这个举报人跟记者一起去的,弄得记者写检讨。中国大陆某些地方开始设计办法来弄记者。你记者来采访,他给你小钱,你如果不要,他会四处告你,你要是要的话,人家也许给你设个(圈)套,所以这个记者行业现在成了高危行业了。”

*“我们被管束得很严”*

上海市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所属的新民周刊编委胡展奋也同意记者是个高危职业的说法,与此同时,当局设置的种种限制使新闻工作者又很难发挥他们应有的职能。

胡展奋说:“新闻,它的职责是舆论监督,是民主与法制建设,更重要的是推进公序良俗的完善。但是很遗憾,我们的记者,我们的新闻,这方面做得很难,很艰苦。我们被管束得很严,有很多宣传的纪律。”

上星期,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李东东在为庆祝2010年记者节举行的工作座谈会上表示,新闻机构对涉及国家和公共利益的事件依法享有知情权、采访权和监督权,政府公职人员无正当理由不得拒绝。但她又承认记者正面临复杂的职业生态环境,包括受到利益相关人的阻挠和不法人员的打击。

*中国记协难为记者维权*

中国记协党组书记翟惠生也在会上表示,记协的一项重要职能是为记者维权,但承认记者维权在今天仍然有一定难度。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说,中国记协是官方的机构,指望这个机构为记者们维权是不现实的。

麦燕庭说:“全国记协,其实大家都知道它是一个政府组织,里面的工作人员是公务员,它的负责对象是政府,而不是记者。所以为什么全国记协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比较多地是一个规范记者的工作,而不是保障甚至争取记者的工作权益。”

香港记协主席麦燕庭说,落实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是保护记者权益的根本,而公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已经在中国宪法的第三十五条中作了明确规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