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河大飙车案:律师遭解聘 全案被和谐


“我爸是李刚”飙车案受害人家属哭送陈晓风

“我爸是李刚”飙车案受害人家属哭送陈晓风

中国河北大学“我爸是李刚”飙车案受害人家属近日解除了与代理律师张凯的代理合同。而有报道称,宣传部门近日也下令对此案全面新闻封杀。

*受害人父亲:解决了*

据免费代理河北大学飙车案受害学生陈晓风家属的北京亿嘉律师事务所知名维权律师张凯透露,张凯11月5日下午接到多时联系不上的陈晓风的父亲、河北石家庄农民陈广干的电话,称他们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张凯询问是如何解决的,陈父说不方便说。半个小时以后,张凯收到律师事务所的电话,称陈家到律所解除了合同。

身为基督徒的维权律师张凯星期一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据他了解,陈家受到了各方面的强大压力,而他本人不久前也被承受高压的律所约谈,要求他终止代理这起“官二代飙车案”。张凯说,此案处理的模式不是依循法治,而是陷入一种恶性循环。

他说:“事实上,这个案件和其他公共事件的处理模式基本是一样的,就是说,发生了这个事件,然后会有很多网民、记者、媒体关注,会有律师。但很快,现在国内的媒体已经基本被和谐掉了,没有声音了。律师也被解聘,然后私下里来解决。中国的许多这样的案件都是这样处理的,象邓玉娇案。我认为这种模式是一种恶性循环,它不是一种法治模式。”

另外,对河大飙车案从开始有详尽跟踪报道的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中国著名揭黑、维权记者王克勤星期一在记者询问时表示,他目前遭受巨大压力,不便与记者谈论李刚案。

他说:“我很不好说话,我被谈话。所以,我现在接受你采访会给我带来一系列的麻烦。我想,作为一个新闻业同仁,你理解国内的处境。所以,我不能跟你说什么,你明白我的意思。比张凯来讲,我受管制的程度要比他高得多,他相对来说比我要自由。”

*无人愿出面作证*

维权律师张凯曾为了查清河大飙车案真相,于10月26日向河北大学师生发出公开信,请求目击证人作证。10月29日,张凯又亲自将此信交给河北大学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请求转交广大师生。张凯表示,令人不解的是,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人与他联系作证之事。出于对此事的困惑,张凯在网络上发现大量关于河北大学“封口令”的说法。

记者打电话给河北大学校长办公室、党委、党委宣传部,都无法联系上任何人核实。

另外,美国有中文网站说,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刚的儿子李启铭撞死人案件受到中宣部高度重视,中宣部为此举行一次舆论导向研讨会,河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被邀请参加。这次会议的结论导致对所有报道“我爸是李刚”事件的新闻全面封杀,河北省长发话,对司法调查发出指令性命令,调查戛然而止。不过目前没有其他独立消息来源证实有关报道的内容。

针对河北大学“封口门”,张凯律师在11月5日被解聘前,发布了“请求保定市公安局对河北大学相关人立案侦查建议书”,要求保定市公安局核查该情况的真实性。张凯律师认为,如此事属实,这种行为已经严重伤害到公民作证的权利,应当依照涉嫌妨害作证罪立案侦查。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张凯律师11月7日在博客上发表“陈晓凤案的终结随想”,称“李刚案是一个需要我们全民反思甚至忏悔的起点”。

张凯说,“因为一句话唤起了万人的愤怒,显然也阵痛了官僚阶层的神经,而面对着这样的阵痛。我们看到省长发话、央视专访、施压律师、解聘律师、和谐新闻、受害人失声。而这一切岂能真的消减内心的伤与痛呢?当我们拍案痛骂官僚阶层的时候,我们谁敢拍着胸口说:‘我不曾与他们合作、勾结、迎合。在他们作恶的时候,我不曾沉默。’岂不知: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目前公安局对河北大学飙车案肇事者李启铭的立案调查已经结束,案件以“交通肇事案”被移交给检察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