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鸟瞰中国及邻邦(10): 中吉案例 - 发展经贸关系不可忽视民众情绪


第十部分:中吉案例--发展经贸关系不可忽视民众情绪

关注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双边经贸关系的专家们认为,这种关系的大起大落给双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反思的机会。美国著名的中亚问题专家弗里德里克•斯塔尔表示,首先应该肯定,发展这种双边关系对两国都有好处。他说:

“(中国进入吉尔吉斯发展经贸关系)给吉尔吉斯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可以平衡吉国跟俄罗斯的重要关系。吉国将不再只面对一个大国,而是要面对几个大国,可以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有了平衡大国关系的机会,改善了自己在大国博弈中的位置。”

斯塔尔说,中国给吉国提供贷款、发展基础设施、出售商品,促进了吉国的经济发展。而吉国给中国提供资源和市场满足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斯塔尔认为,这种互利的关系是应当肯定的。

*经贸发展会导致附庸关系?*

但是,这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指出,中吉发展双边经贸关系的好处虽然显而易见,但两国经济规模悬殊太大始终是这种关系持续发展的一个障碍。中国可以不断地给吉国提供信贷,帮助修建公路、铁路,而吉国又没有那么多的钱来偿还债务,只能够出售本国的资源。如此下去,吉国人不能不担心自己的国家终将成为中国的附庸国。

斯塔尔说,这种互动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关键程度,不少吉国人开始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卖多少才算是卖得太多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在很大程度取决于中国的态度。”

据吉尔吉斯斯坦官方的统计,中国在吉国的投资在2009年达到510亿美元,比2008年增长89%。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中亚问题专家亚里山大•库利多年来经常到中亚地区从事研究工作,对吉尔吉斯斯坦的民情非常熟悉。他觉得,正是因为中吉经贸关系的急速发展,吉国民众对中国的恐惧感才与日俱增。库利对美国之音说:

“(吉尔吉斯人)有些担忧是真实的,有些则是想象的。比如,在吉国经常听到人们担心中国人要买吉国的土地,但购买的动机却藏而不露。他们还说,中国人不仅购买吉国的企业,还贿赂吉国的官员,当然这都是暗地里的交易。类似这样的阴谋论传言很多,其中不少并没有多少事实根据。”

*负面的社会心态可能酿成大害*

库利说,这些担忧部分是文化不同所致,部分是中国人不善于融入当地社会所致。中国人在吉国习惯聚在一起,与当地人缺乏沟通,引人猜疑。由于这两年吉国经济很不景气,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上涨,当地社会对中国人的不满和担忧也就越来越多。

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人在吉国的人数越来越多。中国官方媒体说,吉尔吉斯斯坦有中国移民10万人,主要是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吉国官员估计,在吉国工作的中国人也接近10万。

吉国一位名叫Umid Erkinov的记者曾经引用吉国一位商人的话说,“中国人开始是往这儿送货,然后就把家搬过来了。后来呢,他们娶了当地的女人。”当地人觉得,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吉国早晚就成了中国的一部分。

中国在吉国和其它中亚国家大力投资和修建公路、铁路的做法得到许多专家的赞扬。但是吉国也有一些人担心,道路建成之后会使吉国和中国的联系更加紧密,进一步增加吉国对中国的依赖。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产品充斥吉国几乎所有的市场。这一方面给吉国创造了工作机会,提供了价低而质优的工程项目。但另一方面,吉国本国的企业发现自己失去了竞争能力。

*中吉都存在反思和调整的空间*

在记者采访的一些专家中,不少都认为,中国在发展跟小国的经贸关系的时候不能够一味走上层路线,只追求贸易增长的速度,而忽视小国民众的感受和社会心态的变化。社会的不满情绪积少成多,最终会阻碍甚至逆转经贸关系的发展。

哥大政治学副教授库利还提出,对于吉国来说,也同样存在反思的空间。他表示,政局不稳直接影响到外国的投资。在多种急需解决的问题中,库利认为,最急迫的是要确定对财产所有权的尊重。库利说:

“我认为问题是要确保人们的财产权。如果你在一个政权更迭高度频繁的国家投资,就会面临财产权得不到新政权保护的风险。吉尔吉斯斯坦的务实的商人们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库利说,人们都知道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地区政局最不稳定的国家。新政府对前届政府签定的项目、合同究竟有多大的尊重现在人们都不清楚。如果他们不能够尊重过去的经济协定,保护外国企业的财产权,外国企业和外国投资就会撤离,这对吉国自身的经济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