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奥巴马总统在印度孟买与学生直接对话(问答部分摘要)


11月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及夫人在印度孟买与学生举行直接对话会。奥巴马总统在会上发表演讲并回答了学生围绕精神生活和道德观、继承甘地的思想、巴基斯坦和印度关系、阿富汗战争等主题提出的问题。

以下是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发布的对话会记录稿中问答部分的摘要,由美国国务部国际信息局翻译。

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

2010年11月7日

总统与印度学生举行直接对话会

圣赛维尔学院(St. Xavier College)

印度孟买

(以下为问答部分摘要)

-------------------------------------

问: 先生您好。我叫杰罕(音译),是H.R.学院的学生,所以我的问题主要是关于精神生活和道德观念。我们看到在当今世界上,就一代代人——成长中的一代代人 来说,崇尚物质的思维模式更加普遍。您认为有没有一种各国政府,贵国政府或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政府,可能采用的方式,使人类的核心价值、无私的道德观念 和兄弟情谊高于今天人们惯用的崇尚物质的思维模式?

总统: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我很高兴你提出这样的问题。印度正在取得巨大进步,其部分原因是印度与美国一样,拥有非凡的创业人才和创业精神。我认为我们不应低估经济增长对一个国家的解放所起的作用。

在 美国,在我上法学院前做社区工作的时候,我曾与很多教会一道工作。牧师们常说的一句话是,很难向空肚子的人讲道。向空肚子的人讲道是很难的。如果人们有极 大的紧迫的物质需要——衣食住——那么这就是他们的关注焦点。能自我延续的经济增长与发展能够把人解放出来,使他们——它成为人们受教育和扩大眼界的基 础。这完全是有益的。

所以,我不希望这里有任何人鄙视正常的物质观念,因为像印度这样的国家仍有很多人为贫穷所困。你们应该努力使这些人摆脱贫困,公司企业在实现脱贫方面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

尽 管如此,如果一个人只想到物质财富,那么我认为这是一种志向贫乏的表现。我在孟买这里参观甘地纪念馆时,看到在他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地席、一台手纺车、还有 凉鞋和一些文件。而他是一个改变了历史的人,就受到影响的人数来说,也许在20世纪谁都无法和他相比。而他除了不屈不饶的精神以外,一无所有。

因 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对你们中间打算从商的人,我认为你们从商很好,你们应该全心全意、全力以赴。至于你们中间那些更愿意教书或更愿意从事公共服务 的人,你们也应该感到振奋,因为你们将发挥的作用同样重要。不管你选择什么职业,回馈社区,确保回头来帮助别人,让可能落在后面的人赶上来,都是一项崇高 的义务。

另外,这样做对自己是有好处的。在精神上对自己有好处。对自身的道德发展有好处。它会使你成为更快乐的人,因为你知道自己做了回馈,做了贡献。

我 要说的最后一点是——我认为这是印度与美国的又一共同之处——对公务员,特别是对选举政治,有一种正常的怀疑态度。在美国,人们一般对政界人士的看法不是 很好,有时是很有道理的;但部分原因只是因为人们认为,政府似乎什么事也做不好。在印度,妨碍发展的一大障碍是,在某些情况下,私营行业的动作大大快于政 府部门。

我只是建议,我希望你们有些人决定参与公共服务——这个工作有时会让人沮丧。有时公共服务的动作缓慢——看不到像人 们所希望的那么快的进展。但印度不仅需要你们成为企业家,也同样需要你们成为领导人,帮助减少官僚主义,使政府更能够响应人民的需求,更有效地向人民提供 服务。在今后的岁月里这会同样重要。否则,就会发生失衡的情况,有些人过得很好,但总体经济不能尽可能快地向前发展。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

我要按男同学-女同学-男同学-女同学,或女同学-男同学-女同学-男同学的顺序请你们提问,以确保公平。看看谁来提问。那边那位年轻女士——对。

问:您好,其实我想问您——您在演讲中经常提到圣雄甘地。所以我想知道您如何具体地将他的原则和价值观贯彻在日常生活中?您希望美国人民在生活中如何体现这些价值观?谢谢。

总统: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首先,他和金博士一样,和亚伯拉罕?林肯一样,是我不断学习的榜样,我经常研读他们的著作,并感到我与他们作出的典范还相距太远。因此,我经常为自己与这些典范的差距之大感到惭愧。

不 过我的确认为,我正在尽力尝试奉行全世界所有宗教共有的基本原则,就是通过他人看到自己;要认识到每个人固有的价值和尊严,无论其地位、级别、财富如何, 并且绝对重视、关爱并尊重每个人;然后,希望还能争取把这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待人原则适当地在社区、城市、州以及最终在全国和全世界推行。

我 说过,我经常感到自己和这个理想存在差距。但是我对任何具体政策的判断,都基于它是否增进这种精神;它是否帮助个人实现他们的潜能;它是否确保所有儿童受 到教育——所以我不只关注自己的孩子;我首先考虑的是美利坚合众国,因为这是我作为总统的责任。但我也认识到,我们和世界其他国家相互关联,我不能无视其 他国家践踏人权。我不能无视其他国家人民所遭受的苦难。

这就是我日复一日所考虑的最多的事情,但我并非总能看到自己在这方面的进展。

不过,我从甘地这些伟人身上得到的另一点启发是,你在这一历程中会经历挫折,但必须坚持不懈,反复尝试和努力。虽然永远不可能把巨石一直推到山顶,但至少可以把它向上推一段。

……

问:先生,热烈欢迎您来到印度。

总统:非常感谢。

问: 我来自H.R.商业经济学院(H.R. College of Commerce and Economics)。我们学院很荣幸在今年一月接待了奥蒂斯?默斯(Otis Moss)先生。先生,我向您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巴基斯坦对于美国是如此重要的盟国,以至于美国从来没有把它列为恐怖主义国家?

总 统:嗯——不,不,这个问题提得有道理。我必须承认我预料到会有这样的问题。(笑声)巴基斯坦是一个大国。不仅对于美国,而且对全世界而言,它都是个具有 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有巨大的潜能,但是现在它的内部也有一些我们在第一个问题中谈到的极端主义势力。这不是巴基斯坦特有的问题,但显然巴 基斯坦存在这个问题。

巴基斯坦政府很清楚这一点。过去几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仅就我的对外政策而言——积极与巴基斯坦政府接触,告诉他们我们最希望看到巴基斯坦的稳定、繁荣与和平,我们将和巴基斯坦政府一道铲除极端主义,我们认为它是巴基斯坦内部一个有可能吞噬整个国家的毒瘤。

我认为巴基斯坦政府现在明白他们境内存在的潜在威胁。在巴基斯坦境内被恐怖分子杀害的巴基斯坦人很可能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多。

进 展不如我们希望的那么快,部分原因是西北地区(Northwest Territories)的一些地方地势非常险峻,易守难攻。巴基斯坦军队实际上已经作出一些调整,将这些地区作为重点和中心。但这不是巴基斯坦武装部队 原本的任务,因此他们必须作出调整,以适应这些新的危险和新的现实。

我认为对这个问题的重大意义存在着一种逐渐深入的认识——但它不是在一夜之间形成的。因此,我们对巴基斯坦一向采取开诚布公和直言无讳的态度,告诉他们我们是他们的朋友,指出这是一个问题,我们会帮助他们,但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现 在,请让我仅说明这一点,因为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的历史显然异常复杂,它是经历了许多悲剧、许多暴力后的产物。因此,尽管你们中某些人听到我这样说可能会 感到意外,但我绝对相信与巴基斯坦成功与否最利益攸关的国家是印度。我认为,如果巴基斯坦局势不稳,对印度而言是件坏事。如果巴基斯坦既稳定又繁荣,则是 一件好事。

因为印度正在发展。当你们以难以置信的方式开始在全球经济舞台上获得成功的时候,你们不希望你们这个地区受到不稳 定的干扰,这一点是绝对符合你们的利益的。因此,我的希望是,你们两国之间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产生信任;开始进行对话——可能先从不那么有争议的问题开 始,进而发展至更有争议的问题——假以时日,形成一种认识,即印度与巴基斯坦能够在和平中共存,两个国家都能繁荣。

这不会在明天就实现。但我认为它必须成为我们的最终目标。

此外,美国在这个过程中始终是朋友及合作伙伴,但我们不能把这些强加给印度和巴基斯坦。最终,印度和巴基斯坦必须根据两国关系的发展变化形成自己的认识。

好。我还有时间再回答一个问题。现在轮到男生提问了。请这边那位穿条子衬衫的年轻人提问。

问:总统先生,下午好。听到您在这里讲话绝对是一种荣幸。我必须说: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够成为有您今天这样一半优秀的领导人。

奥巴马总统:过奖了。谢谢你。

问: 总统先生,我的问题与您的阿富汗政策有关。根据您发布的美国军队将在2011年开始撤离的声明,最近一些事态发展表明美国已经在与塔利班进行会谈,以便在 你们撤离时在阿富汗努力组建一个稳定的政府。这是不是表明美国无法实现2001年出兵阿富汗时的构想?这是不是表明美国没有能力从军事上控制整个南部地区 以便建立一个稳定的政府?可以看到在伊拉克目前存在许多不稳定状况。因此,这是不是表明在某种程度上默认美国没有能力在阿富汗创造和谐局面?

奥巴马总统:首先, 我要把包含在这个问题内的一些假设情况分开说明,因为它们所基于的事实很宽泛,而我希望能讲得十分确切。

我 说过,从明年夏天开始,即从2011年7月起,我们将开始缩减我们驻军的规模,但我们不会撤离所有美国部队。请记住我们已经大幅度增兵,因为我们的想法 是:在过去的七年内我们只是处于守势;我们只有足够的部队保护喀布尔的安全,但该国其他地区却出现相当严重的恶化趋势。过去并没有一套真正的战略。我的态 度是,我不想在今后的七、八年内还处于完全相同的局面。这是一种难以为继的僵持局面。

因此我提出,让我们增派更多的部队,看一看我们能否为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发展创造更多的空间、稳定条件和时间,然后当我们能够帮助阿富汗安全部队履行职责时开始撤离我们的军队。

事 实上,在伊拉克的情况是——你刚才提到伊拉克来作为比较—*我们在伊拉克这样做的结果相当成功。伊拉克组建政府花费的时间太长了,令我们感到焦虑,我相信 伊拉克人民也有同感。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算一算,选举至今已有7个月了,在伊拉克的暴力活动程度实际上比战争开始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低——而在这段时 间内我们大量地撤出了我们的部队。因此,这表明有可能培训有效力的当地安全部队,这样他们就能为自己提供安全保障。希望到那个时候,能通过政治方式,而不 是暴力,来解决各种分歧。

现在谈一谈阿富汗,我觉得这个国家的情况确实是更复杂、更困难一些,或许是因为它是一个贫穷得多的 国家。它不具备拥有健全的中央政府的传统,其公务员制度也极其落后。所以,我认为我们撤军的步调也将部分地根据军事态势而定,但同时也将取决于政治形势。 问题在于,阿富汗相当大一部分的普什图族(Pashtun)人可能在塔利班(Taliban)和中央政府之间摇摆不定,是否有可能使他们感到他们的民族、 他们的文化和他们在这个国家人口中的数量得到了充分的代表;以及他们是否能够在更广泛的阿富汗宪政体制下实现这个目标。

我觉 得那样的对话是值得进行的,我们曾对卡尔扎伊总统(President Karzai)说——因为这是他倡议的——我们说的是,如果前塔利班成员或现塔利班成员愿意脱离基地组织(al Qaeda),放弃把暴力作为实现其政治目标的手段,并愿意尊重阿富汗宪法,例如赞成妇女享有赋予男人的所有权利,那么毫无疑问,我们支持采取政治方式解 决这些分歧中某些问题的主张。

不过,有一些塔利班分子还从属于基地组织或拉什卡-塔伊巴组织(LT)或类似的其他组织,与这 些极端主义分子是无法和解的。总是会有这么一批人。我们将需要采取军事行动来对付那些人,他们犯下我们在孟买经常看到的触目惊心的暴行——或是2001年 9月11日我们在纽约市看到的此类暴行。

但是我认为,一个稳定的阿富汗是可能实现的。阿富汗是否将呈现与我所能设计的民主制度完全一致的面貌?恐怕不会。它将具有阿富汗特征。

我 确实认为,印度有一些经验不但可以为阿富汗这样的国家,而且也可以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sub-Saharan Africa)国家提供借鉴。我指的是,我看到印度农业部门的工作出类拔萃,其中一些可以应用到农村极为分散的阿富汗等地,并可能——我向你们担保,如果 我们能够在阿富汗把农民的收成提高20%至25%,而他们也能够把他们的农产品运到市场,不再经过中间商之手,他们最终将能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这对于鼓 励他们融入现代世界具有重大意义。

因此,印度在阿富汗发展中的投资受到高度赞赏。巴基斯坦也需要成为该项进程中的伙伴。事实上,本地区的所有国家都将成为该项进程中的合作伙伴。美国对此表示欢迎,我们无法单独完成这项工作。

但 是我们的——这可能是这次讲话最后一个值得谈论的话题——我的一个坚定信念是,在全世界各地,你们这一代人正准备纠正我们这一代人的错误以及我的父母那一 代人的错误。你们也会犯错误,但是你们具有如此非凡的潜力和希望,能够开始朝着新方向努力,包括如何安排经济结构,如何运用道德观念、价值观和原则,各国 如何共同协作,互相监督,以便在发生大屠杀、种族清洗或严重违反人权的事件时,国际社会能够团结一致,同声谴责;使经济一体化不再成为恐惧和忧虑的来源, 而被视为可带来巨大的希望和潜力的事物;使我们有能力解决各自无法单独解决的问题。

我参观了一所“初级学校”(lower school)——你们这里是叫高中吧?那是一种高中。米歇尔和我看到一个非常好的关于全球变暖的展览,看到那些年轻人表达的关切——他们大概十四、五 岁。他们的活力和热情富有感染力。我问他们,你们之中有谁会成为科学家来尝试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全都把手举起来。我说,好,这对印度太重要了。他们说, 不,不仅是印度——而是全世界。

你们看,他们的远大理想不仅是成为为印度贡献力量的伟大科学家,而是成为为世界贡献力量的伟大科学家——因为他们理解,诸如气候变化或清洁能源之类的问题,不是美国的问题或印度的问题——这是全人类的问题。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参与进来,探求解决方法。

在听你们大家发言时,听你们提出这样好的问题时,我感到无比乐观,深受鼓舞,在未来的年月中你们将帮助找到那些解决方法。

好吧,非常感谢你们的盛情接待。谢谢你们,谢谢大家。(掌声)

(答问结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