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11月16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11月14日发表美国西北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史宗瀚的文章,题目是“通货膨胀威胁中国的增长。 ”文章说,中国目前出现两年多来最严重的价格上涨,让官员感到担心。官方的消费通胀今年10月上升了4%,但是食品价格上升10%,对贫困家庭造成巨大影响。中国国内的新闻媒体充满有关生产者和消费者囤积的报导。”

史宗瀚的文章说,“中国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小幅增加利率,提高储备金率,但活期存款利率没有变动。中国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动。采取坚决措施放慢货币供应增长将阻止家庭储蓄因通货膨胀而缩水。采取这一措施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是可以让中国摆脱依赖投资取得经济增长。”

史宗瀚的文章说,“最近的一轮通货膨胀看上去要比1980年代和1990年代两位数的价格增长和缓。但是,其社会影响却可能是几乎同样严重。中国政府的一个智库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较贫穷的家庭现在面临的通胀是总体通胀率的两倍,因为贫穷家庭的大宗消费支出是用于购买食品。而食品价格增长最为迅猛。尽管工资增长看上去强劲,很多家庭的购买力只是持平,或者下跌。”

史宗瀚的文章说,“政府控制存款利率的政策也侵蚀了家庭存款储蓄。贷款利率最近提高0.25个百分点之后,活期存款利率没有变动。即使没有通货膨胀,储户获得的利息率也是人为地低下,因为政府不准银行订立自己的储蓄利率。在通货膨胀的时候,中国的家庭,尤其是那些把钱主要存在活期存款中的较贫穷家庭获得的回报是负值。”

史宗瀚的文章说,“如今,活期存款在把通货膨胀计算在内之后获得的回报是负值,大约为负4%。即使刨除通货膨胀,一年期的活期存款回报率是负2%。与此同时,银行获得丰厚利润,而通常是国有的或主要是国有的公司以调整过通货膨胀因素的2%的利率获得中长期的公司贷款。鉴于中国家庭有11万亿元活期存款,今年4%的通货膨胀率实际上就等于把这些家庭存款的4千亿元转移给了政府控制的银行和公司。”

史宗瀚的文章说,“这种侵蚀家庭购买力的做法直接违反中共中央上个月举行的全会所提出的‘增加中低收入的城市和农村居民收入’的目标。考虑到许多家庭的名义工资相对持平,仅仅是持续的通胀就足以让许多家庭陷入贫困。储蓄获得的回报是负值,这种压力也促使较富裕的家庭到房地产和股市去进行投机。不断上升的通胀进一步诱使所有的家庭开始囤积食品和黄金之类的商品。食品囤积假如足够普遍,可能会进一步增加通胀压力。”

史宗瀚的文章说,“尽管通货膨胀可能是由最近的某些货币供应猛增推动的,但过去几年货币供应的扩张,尤其去年贷款爆炸性的增长是根本原因。因此,未来遏制通货膨胀的主要手段将是大大放缓货币供应扩张。”

史宗瀚的文章说,“当然,突然放缓信贷扩张将导致某些投资项目资金周转不灵,使房地产建设放缓。随着缺乏现金的项目不能偿付利息,不良贷款比率会上升。但从中期来看,这一政策将有多种益处......”

史宗瀚的文章说,“在1990年代中期和晚期,缺乏现金的地方当局变得更容易接受私有化,准许民营公司在先前国有公司垄断的部门占据主导地位。由此而来的竞争对经济有好处。重复这一过程将不是无痛的,但过去的经验表明,果断的宏观经济调整可以让中国走上更健康的增长道路。”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