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人物:艺术法律师施皮格勒


霍华德•施皮格勒律师

霍华德•施皮格勒律师

二战期间,由于纳粹支持没收艺术品,在德国占领下的欧洲很多富有家庭的艺术珍藏遭到洗劫。一些盟军也参与了洗劫。结果是,被抢劫的大多数艺术品如今名正言顺地分散在各大博物馆以及私人收藏家的手中,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些是被抢劫的艺术品,而艺术品的合法主人仍在为收回失去的财产而奔走。他们有一位得力盟友--美国律师霍华德·施皮格勒。施皮格勒曾经帮助几百件被抢劫的艺术品完璧归赵。

1974年,霍华德·施皮格勒抱着造福社会的愿望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如今,他却在为艺术正义而战。他说:“如果我在上法学院时,有人对我说:‘我能预见你的未来,你将成为一名艺术法律师。’我可能会说:‘艺术法律师究竟是个什么职业啊?’”

正是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律师,施皮格勒和他的合伙人劳伦斯·卡伊,以及他们的已故导师哈里·兰德帮助开创了这个领域。

他们受理的第一起案子1982年得到解决。他们代表东德政府重新找回本来属于东德一个博物馆的一幅肖像画。二战期间,东德政府官员把画藏在一座德国城堡里。但是,二战结束时,美国占领军偷窃了这幅画并拿到美国出售。施皮格勒律师的事务所打赢这场官司,标志着一个外国在美国首次诉讼成功,追回了被盗窃的文化财产。

大约十几年前,施皮格勒律师开始受理和纳粹掠夺的艺术品有关的案件。历史学家马克·马苏洛夫斯基是大屠杀艺术归还计划的共同创始人。

马苏洛夫斯基说:“施皮格勒是一个好人,他秉持职业操守,我非常尊敬他。在艺术品归还领域,他受理了一些更具挑战性的案子。”

马苏洛夫斯基常常找施皮格勒讨论一些棘手的法律和伦理问题,这样的问题非常多,往往是因为某件艺术品出处不详而引发的。

在艺术界,“出处”是指证明一幅绘画或雕塑并非仿造或偷窃的文字记录。马苏洛夫斯基说,施皮格勒的案子迫使艺术界更仔细地审查艺术收藏的来历:

“我认为,他的贡献就是他提出了更高的标准。他提醒艺术市场和博物馆界,他们有责任承认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很多艺术品来历不明,而且很明显是赃物。”

今年7月,施皮格勒律师和他在纽约的Herrick, Feinstein律师事务所的同仁了结了一起最伤脑筋、历时最久的案子。这个案子涉及一位犹太裔奥地利继承人。

沃利.诺伊齐尔的肖像

沃利.诺伊齐尔的肖像

1938年,奥地利被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吞并。当时,一名纳粹党成员偷窃了维也纳这位艺术经纪人的财产,即埃贡·席勒的绘画作品“沃利.诺伊齐尔的肖像”。这幅作品最后被维也纳博物馆得到,但是在租给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期间被美国政府没收。

施皮格勒的律师事务所为这位艺术经纪人的继承人赢得了1,900万美元的和解费。维也纳博物馆虽然可以保留这幅绘画,但是它在展示时必须注明这幅画曾经遭到纳粹的掠夺。

克里斯托夫.马里内罗是私营失踪艺术品清算中心“艺术品丢失登记站”的法律总顾问。他说,施皮格勒特别适合从事这类微妙棘手的工作,而且成为很多人的导师:

“施皮格勒温文尔雅,成为进入艺术法领域的年轻律师的标杆。我的意思是,艺术法与其它法律领域不同。你会遇到不同性格的人,还会接触遭受大屠杀痛苦的家庭。电视上那些刁难人的纽约律师在艺术法领域是找不到的。”

今年7月11号,施皮格勒接受了艺术品犯罪研究协会颁发给他的“捍卫艺术终生成就奖”。他在获奖感言中回击了把他和他的当事人称为猎金者的批评者。一些博物馆官员认为应该把被盗的艺术品留在博物馆,以丰富世界。但是,施皮格勒坚持说,这种论点缺乏正义。

他说:“我们不要忘记,我们重新找回这些艺术品,是要交还给它们合法主人的继承人。这些艺术品是被第三帝国的杀人犯在执行希特勒的种族清洗过程中掠夺走的。除了这些艺术品的主人的亲属之外,谁有权力决定如何处理他们的财产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