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炸药雕刻家伊芙琳·罗森堡


伊芙琳·罗森堡的艺术创作

伊芙琳·罗森堡的艺术创作

当人们想到火药,常和毁灭、混乱联想在一起,不过在美国,有一位女性艺术家利用这个阳刚味很重的物质为工具,创造出巧夺天工的金属浮雕,她的名字叫伊芙琳·罗森堡。

很难想象,这些雕工缜密的金属浮雕,是经由炸药爆炸后,所创造出来的。

目前在美国,知道如何通过有效运用炸药来创造出如此精细浮雕的艺术家只有一人,她是来自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的艺术家,伊芙琳罗森堡(Evelyn Rosenberg)。

我们现在亲自拜访伊芙琳·罗森堡,实地了解,她如何通过炸药,来创造出精细生动的雕刻作品。

(罗森堡开门打招呼,我们进去她家)

罗森堡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纤细斯文,思考细腻,很难把她和“炸药”联想在一起。在她家中,随处可见她的作品,整个地方好像一个小型博物馆,真不愧是艺术之家。

罗森堡的工作室就在旁边。她娓娓道来她的艺术创作。

罗森堡:“你可以把它想成一种大型的印刷版画制作方式。我用石膏模子做为我的底版,然后让金属压进这个模子,在过程中,炸药的功能就像一座巨大的冲压机,把金属压到模子上,模型在金属板上显出来,创造出3D浮雕。”

从1985年开始,罗森堡和炸药结下不解之缘。当时,一位以色列炸药专家到新墨西哥州炸药科技研究中心研究炸药的特性,他注意到,爆炸时产生的特殊现象可能可以用于艺术创作。

罗森堡:“这就是他刚开始尝试的样本,所以从这个,变到那个(她的作品)。他把树叶用胶带黏在这个金属板上,把炸药放在上头,放在地上引爆,他没有得到任何3D效果,只有这个表面效果。”

这位炸药专家希望能和一位艺术家合作,共同探索这个奇妙的特性。在亲友介绍下,他找到有美术、印刷和绘画背景的罗森堡。不久,这位专家回以色列,罗森堡一人继续进行各种爆破实验,大概花了将近一年,才创造出一件比较像样的艺术品。她管这种创作方式叫Detonography,这是罗森堡自己发明的字,就是“爆炸”和“平板印刷术”两字的结合,我们就暂时把它翻成“爆炸印刷术”吧!

从80年代开始到现在,罗森堡创作了一系列大型金属浮雕,其中有超过40件被陈列在世界各地的公共场所。

在阿尔伯克基市中心的法院大楼外,这座巨形,象征司法的天秤就是罗森堡的创作。另外在华盛顿、阿拉斯加,甚至远至非洲坦桑尼亚的国家公园都可以看到罗森堡的作品。她的特殊创作方式也引起美国现代艺术界的注意,2007年,她获得新墨西哥州州长颁发的杰出艺术奖。

我们在访问罗森堡时,正是她要到爆炸地点引爆她最新作品的前一天。位于阿拉斯加州的一所烹饪学校聘请罗森堡制作一件用于挂在学校大厅的浮雕。

罗森堡:“这是要给烹饪学校的作品,只有中间部分是用炸药做出来的。”“这三块是我要用来引爆的模型,成品会镶在那三个洞里,我把各种蔬菜、水果、玉米的形状转换成黏土,放到模子里,有些是我们后来雕出来的。”

另外,罗森堡还顺便创作了一件作品,用于自己收藏,这是她的自画像。

罗森堡:“这是我,我的助手艾立克把我的形状推进黏土,这是我的手、脚和脸,还有这是我的面具。”

哎,这块贴了各种果皮、稻穗、破布、锡箔纸的板子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别小看它不起眼, 原来罗森堡看中这些材料的纹路,要把它们放在黄铜板的上头,在爆炸瞬间,强大的爆破力会把这些细致的纹路烙印在黄铜板上。

罗森堡:“爆炸瞬间有三件事情同时发生。第一,石膏模型上的形状会印在金属板上,形成一个3D浮雕,第二,质地和纹路也会从金属板上头转移到金属板上......。另外一件事就是类似的金属会熔接到一起,我把这张铜纸,底板将是黄铜,这是锡箔纸,我会把它放到金属板上,这些金属材料会熔在一起。”

记者:“你是不是可以给我们看看,你究竟如何用炸药来完成你的创作?”

罗森堡:“当然,我们可以到引爆现场,我当场示范我是怎么做的。”

罗森堡所说的引爆地点,是新墨西哥州科技和采矿研究所下属的能源材料研究和测试中心。这个中心专门研究和测试各种火药性能,和军方有密切关系。这个中心位于新墨西哥州索科罗,离阿尔伯克基开车大约70英里。车程大约一个多小时。

我们现在来到阿尔伯克基以南70英里的爆破地点,这个地方有安全检查,要换了证件才可以进来哦,现在罗森堡正在和工作人员就今天的爆破做准备,我们赶快去看看。

罗森堡的助手艾立克先用铲子把引爆地点表面清理干净。

艾立克·西兰德:“我先查看底下是否有石头。因为我们就是要利用火药,从金属板上头创造一个震波直通地表,如果底下有一颗石头,震波会往回冲,让金属板上出现一个拱形,我们称之为金属板上的水泡,上面没有任何纹路,只是一个圆拱,我们可以把它弄平,但如果没有任何石头,对我们来说就比较省事。”

引爆之前的准备工作不得马虎。罗森堡、艾立克和测试中心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把石膏模型放好,再放上金属板,然后是有各种纹路的面板。罗森堡在这三块板子上做了各种标记,确定在爆炸瞬间,上下模型能准确印制在金属板上。

在板子的最上头,就是炸药了!

放炸药要由专人来放。从海军陆战队退休的尼克过去八年来都负责帮罗森堡处理炸药。

这张上去不起眼的塑料皮,原来...就是炸药!

尼克:“我们使用的是C1炸药,它是做成一张薄片的塑料炸药,我们用一个细空管来引爆,在里头轻微抹上高强度的军事炸药与锡粉混合,我们从库房里引爆。”

在酷热的天气下,站在这一大张炸药的旁边,心中不免有点毛毛的。我问尼克他接触这些炸药时会不会紧张,他笑着说,不会,他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期间,就是负责处理弹药的,所以他接触炸药已经有20多年的经验!

好,一切准备就绪,大家把车开到不远的库房,等待尼克引爆。

三,二,一!

确定整张炸药都已引爆完成后,罗森堡和助理迫不及待把车开下去,审视爆破后的成果。

看,精致的纹路已经准确地烙印在罗森堡自画像的衣服上。

几可乱真的玉米,也印在铜板上了。

这是洋葱。

至于原本完好的石膏模型,现在已经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了。

这是罗森堡让我带回家的纪念品!

罗森堡表示对爆炸结果相当满意。

罗森堡:“我知道会出现几个裂缝,因为我希望能做出一个比较突出的浮雕,不过这很容易修补。虽然我已经进行了那么多次爆炸,但每次看到结果,总有让人惊喜的地方。”

光在引爆现场擦拭并不够,必须到洗车厂用强大的水力,把火药残余冲洗干净。

火药粉渐渐从铜板上褪去,带着金属光泽的浮雕开始呈现在我们眼前。

把火药大致冲干净后,罗森堡回到工作室,用几个星期的时间修补、上色。

最后,两件艺术品诞生了,它们精美细致,完全看不出火药的踪迹。

罗森堡:“我向来认为这是一个很女性化的的创作过程,也许不是炸药本身,但这过程就像生孩子,过程很混乱,很多噪音,很戏剧化,一切都无法控制,但最后的结果是十分美丽细致的。”

为了不让她花二十多年时间研发的爆炸印刷术失传,罗森堡目前正在撰写专书,希望和世人分享这种独特的艺术创作方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