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11月19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11月19日发表该报专栏撰稿人保罗·克鲁格曼的文章,题目是“萧条的轴心”。文章说,“中国政府、德国政府和美国共和党有什么共同点呢?他们的共同点就是试图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施加压力,要求联储会停止创造就业的努力。三者的动机都是高度可疑的。”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联储会并没于做什么激进的事情。不错,联储会通常只是通过购买美国政府短期债券来实行其金融政策。现在,联储会在‘量化宽松’这个莫名其妙的名称之下购买长期债券(购买更多的短期债券没有意义,因为短期债券的利息已经接近于零)。但是,联储会主席伯南基表示,这只是‘单纯的货币政策’而已。他这么说是对的。联储会在试图降低利率。在失业率高、通货膨胀率低的时候,联储会总是这么做的。”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现在美国的通货膨胀率确实是低。核心通胀率,也就是除掉价格变动剧烈的食品和能源价格之外的通胀衡量指标......,现在只是0.6%。,是有史以来最低的。与此同时,失业率将近10%,长期失业率比大萧条以来任何时候都糟糕。”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联储会采取行动的理由绝对充足。实际上,讲道理的人对联储会的计划的主要担忧是,这个计划可能太弱,太缺乏效力。我也有同样的担忧。但是,世界上还存在一些不讲道理的人。还有中国-德国-共和党的萧条轴心。”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中国和德国大肆攻击联储会的计划一点也不奇怪。这两个国家习惯于巨大的贸易顺差。对某些有贸易顺差的国家来说,其他国家必须有逆差。而多年来,有逆差的国家就美国。联储会货币扩张政策的副作用就是让美元有所贬值,让美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更有竞争力,为美国缩小贸易逆差铺路。而中国和德国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顺便说一句,“对中国政府来说,攻击美联储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这就是转移人们对其操纵货币行为的注意。中国通过操纵货币使中国货币币汇率人为地低下,而这正是中国虚伪地指控美国所犯的罪行。”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但为什么共和党人也要来凑热闹攻击联储会呢?伯南克及其同事发现自己成了共和党人的攻击目标,似乎感到震惊。他们以为他们是根据米尔顿·弗里德曼的精神行事的。而弗里德曼先前责备联储会在大萧条期间没有采取更有力的行动。弗里德曼还在1998年呼吁日本银行‘在公开市场上收购政府债券。’而这正是联储汇现在在做的事情。然而,共和党人根本就不愿意听这些道理。他们提出了从怪异到语无伦次的各种反对理由。”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共和党人攻击联储会的真正动机是什么?伯南克和他的同事们显然感觉出乎意料,但预算专家斯坦·克伦德早就作出了预测。今年8月,他警告伯南克说,‘共和党决策者认为经济困境有助于共和党取得选举胜利,’所以他们会‘反对联储会改善经济状况的任何行动。’简单地说,他们真正恐惧的不是联储会的行动造成损害,而是恐惧联储会的行动会获得成功。”

克鲁格曼的文章最后说,“于是,萧条轴心就这样形成了。毫无疑问,伯南克的一些批评者是出于真诚的知识理念。但对联储会的攻击的核心动机就是出于纯粹的私利。中国和德国希望美国继续保持缺乏竞争力的状态。共和党人则希望在一个民主党人当总统的情况下保持经济疲弱。假如伯南克屈服于压力,他们的愿望就实现了。”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