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国际能源政治缓慢倾斜


经济危机和发达国家能源消耗转型与新兴经济体发展对能源需求的激增,使得国际能源需求快速向后者倾斜。另一方面,新技术使得非常规天然气等资源得以大规模开发成为现实,也开始深刻改变国际能源供应局面。能源问题专家认为,这些趋势正在改变全球能源版图,但是这个改变是个渐进的过程,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并不意味着国际能源政治在短期内发生剧变。

由于拥有先进的技术,美国已经开始对其蕴藏丰富的页岩气资源进行规模开发。这样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进入市场,将对美国的能源利用结构产生影响。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国家能源与安全项目副主任大卫·庞弗里(David Pumphrey)说,这将使得美国摆脱对进口液化天然气的依赖,并会对国内天然气价格造成下行影响;而更重要的影响则在于,美国将能够提高碳排放较少的天然气在它整个能源结构中的比重。他说,天然气可用于替代燃煤进行发电,也可以在交通领域替代石油产品。

除了美国,欧洲和中国也已经发现了丰富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但是,庞弗里说,那些地区目前还处在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开采的初始阶段。

他说:“至于世界其他地区,我们仍对那里能否重现美国在这方面的革命持观望态度。中国和欧洲可能也蕴藏着丰富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但是我们还不清楚其质量是否达到了可以开采的标准;那些国家的产业结构能否加快这类资源的开发。现在看来,那些地区要象美国那样成功进行开采可能还需要更长时间。但是,它未来也会改变蕴藏地区的游戏规则。”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能源问题专家孔博说,据业内人士估计,中国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储量或许已经达到美国的水平。但是,他与庞弗里有着相似的看法,就是这类资源不会在短期内得以规模开采。

他说:“但是这里面有个时间问题,就是中国能够以什么样的速度,多长的时间来大量地开发它的非常规天然气,从而缓解国内天然气的供需矛盾。这里面既需要有体制上的改革,也需要对天然气价格进行改革。而这个过程可能不会是一条很顺利的道路。”

孔博说,业内人士透露,中国要等到2017、18年才能开始生产非常规天然气,即便到2020年,也不会有很大规模。他说,虽然这类资源短期内还不会改变中国的能源安全现状,但是非常规天然气却使得国际天然气供应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能源问题学者孔博说,另一匹可能对世界能源格局形成重要影响的“黑马”,当数伊拉克的石油资源。他说,如果伊拉克的石油产量能够从当前每天的两、三百万桶增长到1千200万桶,将会对国际石油价格的剧烈波动形成抑制作用。但是,孔博说,要达到这样的产量,还要看伊拉克的政局走向;此外,在石油运输和开发方面的一些“瓶颈”也需要得以突破。

在孔博看来,国际能源的供应形势对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是有利的:一方面是中国国内蕴藏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以及不断开发的新油田推动了整体资源供应水平;另一方面,则是发达国家受人口老龄化和此前经济危机的影响,能源需求有所下降。他说,这些因素都对中国在发展中旺盛的能源需求起到了缓冲作用。

另一个巨大的能源消费国则是同样高速增长的印度。印度人口或在今后20年内超过中国,加上它人口比较年轻,它未来的能源需求增长不可轻视。这样的情况则可能导致它与中国形成争抢能源的局面。但是,孔博说,鉴于单一的国际能源市场,中印又不得不在竞争的同时进行合作,以保障自身利益。近几年,中印在苏丹和哥伦比亚等产油国已经有过一定程度的合作。

中国和印度这样的新兴经济大国对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日增这一点没有疑问。但是,它们在需求方面所占的比重加大,是否也意味着在能源政治方面也获得了相应的筹码?

国际能源问题专家孔博对此的答案是否定的。

他说:“从(能源)政治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话,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国家在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力超过了美国和欧洲。它们没有。这里有定价权的问题,对国际市场影响力的问题,还有规制方面的问题。比如说,现在中国和印度现在仍然游离于国际规制之外。”

孔博认为,从这个角度说,虽然国际能源供需结构在发生巨大变化,但是在国际能源管制上却没有大的变化。他说,今后如何在这方面进行改革,让中国和印度加入国际规制之内以发挥更大作用,则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