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戴晴: 不参加和平奖典礼的先后思考


明天就要登机回北京,心中真是忐忐。

想必读者还记得我于10月底写的一篇《刘霞的大名单》,那是我已经离开北京两周到加拿大开会,距学术项目完成还有12天的时候。就在这前后,获知刘霞在她尚有些微沟通自由而在最后时刻发出的、附有140多人名单的公开信。

当时,莫少平、贺卫方、何光沪……包括丁东儿子等常规出国开会诸人,尚未遭遇拦截。但名单上的莫之许、崔卫平、郭玉闪等,已经在警察的严密关照之下。想想自己或许成为名单上唯一一名“拦截无计莫奈何”者,就写了那篇文字,并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告知朝廷,“让真正与获奖人一路艰难前行的好朋友、真哥们儿前往奥斯陆”;同时声称,要是当局对这样的呼声不理到底,刘霞名单中没有一个人能够获得正当手续出国——上苍眷顾,碰巧眼下正在加拿大开会的笔者,就不得不申请前往奥斯陆了。

文章发出,心中依旧忐忐。邀集多方朋友帮我打听,名单上的140多人里边,到底有没有人在国外。消息传来,两位帮助中国艾滋病人的朋友,可尊敬的高耀洁医生和“爱知行”创办人万延海在美国!立即请朋友帮助联络。消息传来,高医生年岁已高,健康情况不允许;万延海则“感到情况复杂”,他“还没有做好出席的准备”。

看来笔者是非去不可了。我把11月12日回国的机票改为12月15日,打算参加10日的典礼之后立即回国。有传媒问我“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回得去么?”记得当时眼泪差点忍不住,答曰“……必须回去,家人都在北京,还有99岁的母亲……最最不堪,还有冯正虎案例在前哪。”

依旧盼着突然冒出个名单上的人愿意前往。忐忑之中,等啊等,直到到11月15日晚。在离向诺委会申请的最后期限还有几个小时的时候,终于向诺委会发出参加奥斯陆典礼申请信。回信第二天早晨就到了。我的申请被接受,正式通知参加10日的典礼与11日的音乐会;告知如何到大厅前台领请柬及预定旅馆,告知着装规定。

得知此讯的朋友开始为我筹划:捐旅费房费,还有姐们儿们要为我捐一件出席典礼的袍子。又是差点忍不住眼泪——他们远离家乡,在外边辛苦打拼,一分钱一分钱地挣,用张澜1949年上天安门观礼台之前的话说,“我怎么能用百姓的钱做了衣裳穿在自己身上?”

我开始填表申请挪威签证。奥斯陆的颁奖典礼啊——大厅华丽庄严、宾客华服盛装,见女王、听音乐……刘晓波还在狱中;刘霞和独立笔会的人还在监禁中;我坐在受邀的30名“获奖人同胞”中间……但是,除了表明刘霞名单上终于有一个人您朝廷拦不住,还有什么意义么?而我们在国内有多少事情要做啊:北京水情调查;三峡工程的消落带;公民环境教育……。

心中不安之极。

就在这时,消息传来,万延海决定出席了。哈,恰如我在《刘霞的大名单》里所写:“已经有更棒的人去啦”!也就是说,在12月10的奥斯陆颁奖大厅里,起码坐着一位受刘霞委托、来自大陆、抗击专制的中国公民:帮助艾滋病人的万延海。

于是,我再改机票,收拾行李回家转。

我能向往常那样给刘霞打电话、发短信,告诉她上边的故事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