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欧债危机扩散风险未减


爱尔兰政府公布的财政紧缩计划并没有消除市场对欧洲债务危机蔓延的恐惧。周四,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的借贷成本在继续上涨。欧洲一家主要的公债结算机构提高了爱尔兰债券保证金的比例。专家认为,这场主权债务危机的扩展势头目前还没有止住。

债券市场是投资人情绪变化的一个重要的风向标。爱尔兰政府周三公布大刀阔斧的财政紧缩计划之后,市场对这场从希腊发展到爱尔兰而且看来还可能继续发展的欧债危机的恐惧心态并没有得到明显的缓解。

爱尔兰10年期公债收益率周四继续在历史高位--8.7%附近徘徊。其它几个高风险国家的借贷成本也都有不同程度上涨。葡萄牙的10年期公债收益率上涨到7%。西班牙的同类债券收益率从周三的5.1%上涨到5.2%,接近2002年创下的历史记录。

公债收益率是发行公债所支付的利息。它的高低是了解市场对发行公债的政府、企业或机构的信用程度的一个重要参考指标。一个国家财政状况好,它发行的公债信用度就高,收益率也就相对较低。相反,收益率就会上涨。

作为全球借贷安全的重要参照的德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周四没有变化,依然是2.7%。

受爱尔兰债务危机的影响,爱尔兰公债持有量较大的欧洲主要金融机构的股票周四都普遍下滑。

全球第二大的欧洲债券结算所LCH Clearnet周四宣布,爱尔兰公债交易规定的额外保证金比例将从30%提高到45%。该机构在11月份已经三次上调了爱尔兰公债交易的保证金比例。

伦敦资本经济学公司的高级欧洲经济分析师珍尼弗•麦考文(Jennifer McKaown)女士对美国之音说:

“很不幸的是,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爱尔兰提供的救助规模似乎不够大,对减缓市场恐惧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爱尔兰的财政紧缩计划看来也没有能够扭转局面。其它经济体的风险敞口依然存在。葡萄牙已经进入媒体关注的焦点。我们认为,欧元再次受到下滑的压力。”

为了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那里获得渡过危机急需的85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爱尔兰政府制定了四年财政紧缩计划。该计划要求大幅度削减公共开支,增加税收。最低工资的减幅高达12%,社会福利开支也要大幅度减少,公共部门的工资将会下调。政府计划通过削减开支节省100亿欧元,通过增加税收在2011年到2014年之间获得50亿美元的资金。

虽然爱尔兰的问题现在还没有得到解决,但是现在人们关系的焦点问题已经从爱尔兰转向了更大的范围,欧盟还会有哪些国家步希腊和爱尔兰的后尘,需要外界的救助?

麦考文女士的看法是,下一个倒的究竟是谁恐怕还是公债市场说了算。爱尔兰的债务虽然在GDP中的比重高达94%,但是跟希腊的130%相比要低很多。再说爱尔兰政府手中持有200亿欧元储备金,足以保证政府运转到明年六月份。但问题是,公债市场一旦对一个政府产生了危机感,公债收益率就会迅速上升,威胁到这个政府发行新的公债的能力。

麦考文说,爱尔兰政府先前还一直表示不需要外援,但债市风险一变,情况就不一样了。爱尔兰的公债收益率一度被推高到9%,高出德国同类公债收益率3%。与爱尔兰相比,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情况都要好些。葡萄牙的债务水平是83%,西班牙只有63%。麦考文对美国之音说:

“对于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两个经济体来说,主要问题是未来几个月债市情绪朝哪个方向变化。市场情绪突变迫使爱尔兰政府改变了立场。我们希望市场能够冷静下来,人们的紧张情绪能够缓解一下,这样就不再有国家需要救助了。但是,现在客观地说,葡萄牙比西班牙更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救助的对象。”

英国金融时报也持同样的看法。该报说,葡萄牙的银行业状况要比爱尔兰好,公共财政负债情况也明显好于希腊。但是,在恐慌情绪笼罩之下的市场根本无力甄别各国经济的不同之处。一旦葡萄牙被“传染”,西班牙将成为下一个陷入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而持有西、葡两国大量债权的意大利也可能会“倒下”。

资本经济学公司的欧洲经济专家麦考文还提到,欧债危机之所以恶化部分原因是欧盟还没有制定出一个可行的危机应对办法。今年上半年成立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它的权力有限。其4400亿欧元的贷款上限救助希腊和爱尔兰基本可以,但要救助葡萄牙和西班牙就不行了。德国提出的永久性危机解决机制要到2013年才能开始运转,是远水不解近渴。再说,德国国内反对继续提供救助资金的势力非常强大,这个计划最终能否落实现在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