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克林顿国务卿就机密文件被泄露发表讲话并回答媒体提问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11月29日针对维基解密网站(WikiLeaks)将美国政府机密文件公布于众向新闻媒体发表讲话并回答记者提问。以下是克林顿讲话和问答全文,由美国国务部国际信息局(IIP)翻译。

----------------

2010年11月29日

条约厅(Treaty Room)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克林顿国务卿:下午好。这里有足够的地方吗?我想花一点时间谈谈最近从美国政府的电脑非法向外提供机密文件的新闻报道。过去几天我在与世界各国同行的交谈中和今天早些时候与土耳其外长达乌特奥卢(Davutoglu)的会晤中,就这个问题与他们进行了极有成效的讨论。

美国强烈谴责非法泄露机密信息。这种做法危及人的生命,威胁我们的国家安全,损害我们与其他国家合作解决共同问题的努力。本届政府正在推进强有力的外交政策,着力推进美国的国家利益,带领世界解决当代最复杂的挑战——从稳定全球经济、挫败国际恐怖主义、制止灾难性武器的扩散到推进人权与普世价值观。在每一个国家和世界的每一个地区,我们都与伙伴国为达到这些目标而合作。

因此,让我们明确这样一点:这种泄露不仅是对美国外交政策利益的攻击,而且也是对国际社会的攻击——对很多同盟关系与伙伴关系、对保障全球安全和推进经济繁荣的许多交谈和谈判的攻击。

我坚信,奥巴马政府如此努力建立起来的伙伴关系将能经受住这一挑战。总统和我将这些伙伴关系置于极其重要的地位,我们为在这些伙伴关系的帮助下所取得的进步感到自豪,而这些伙伴关系将继续处于我们所作努力的核心位置。

我对于哪些是所谓的国务部被盗电文不予置评或证实。但我可以说,美国对于本应属于机密的任何信息遭到披露深感遗憾,其中包括同行之间的私人讨论或者我们外交人员的个人评估和观察。我要明确说明,我们的官方外交政策并非由这些信息而是在华盛顿这里制定。如同我们在全球各地的声明和行动所显示,我们的政策是一种公开纪录。

我还要对美国民众和我们的盟友与伙伴说,我们希望你们知道,我们正在采取积极步骤,使那些盗窃信息的人承担责任。除了国防部等地采取的新安全保障之外,我已责成国务部采取具体行动保护国务部信息,使这类破坏无法也不会再发生。

这些材料被公布所带来的担忧不只涉及政府间的关系。美国外交人员会见了当地人权工作者、记者、宗教领导人和其他提供坦诚意见的政府外人士。这些谈话也需要基于信任和信心。例如,如果一位反腐败活动人士提供了关于官员不轨行为的信息,或是一位社会工作者传递了性暴力的文档纪录,那么披露该人士的身分有可能带来严重后果:监禁、酷刑,甚至死亡。

因此不论发散这些文件的用意如何,披露它们显然给真实生活中的人带来真实的风险,而且往往那些正是以自己的生命保护其他人的人。

我知道有些人可能会对那些主事者错误地喝采,所以我要澄清事实:将无辜的人置于险境毫不值得赞赏,破坏我们共同的安全赖以维系的国与国之间的和平关系也绝非义勇之举。

历史上曾有为揭发不当或违法行为而将官方举动公布于众的例子。但是此事并非如此。反之,在这里被公开的文件显示的是美国外交人员所从事的份内工作。这些有助于在冲突发生之前予以识别并避免。他们每天辛勤工作,解决严重的实际问题──保护危险材料免于散失,打击国际犯罪,协助人权卫士,恢复我们的联盟,以及确保全球经济稳定。这是美国在世界所起的作用,也是我们外交人员为美国服务的角色。它应该令我们每个人引以为荣。

我们外交人员的工作不只是对美国人有利,而且对全世界数十亿人都有利。这种披露除了危及具体个人,也破坏负责任的政府正常运作的纽带。

善意的人理解敏感的外交交流的必要性,它既为保护国家利益,也为保护全球的共同利益。每个国家,包括美国,必须能够与他们所结交的人民和国家进行坦诚交谈。每个国家,包括美国,必须能够与其他国家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坦诚的私下对话。我知道世界各地的外交官都同意这一观点 ——但这不仅局限于外交。几乎在每一个行业——无论是法律或新闻、金融或医药或学术界或经营小生意—人们有赖于保密交流来成就他们的工作。我们要依靠机密所提供的信任空间。当有人破坏了这种信任,我们都因此而受损。因此,尽管我们在过去这几天听到很多说辞,但保密交流并不违背公众利益。它们是我们能够为公众利益服务的一个根本。

在美国,我们欢迎对紧迫的公共政策问题进行真诚的辩论。我们的选举涉及它们。这是我们民主最伟大的力量之一。这是我们本质的一部分,也是本政府的一项重点。但窃取机密文件,然后不考虑后果地加以公布对公众利益没有好处,不是展开有益辩论的途径。

在过去几天里,我与世界各地的许多同行通过话,我们都同意将继续把重点放在手头的问题和任务上。本着这一精神,奥巴马总统和我将继续致力于同我们的伙伴进行富有成效的合作,从而为所有人寻求建立一个更美好、更繁荣的世界。

谢谢你们,我乐意回答几个问题。

克劳利(Crowley)先生: 我们从对国务部作最后一个星期报道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查理•沃尔夫森(Charlie Wolfson)开始。

克林顿国务卿:查理,你要去哪里?

问:我要(听不清)向夕阳,但让我提个问题吧。

克林顿国务卿:好的,先生。(笑声)

问:国务卿女士,从你个人以及从职业上讲,你对这些泄密感到尴尬吗?迄今根据你与你的同行的交谈,你能否确定这些泄密迄今给美国造成了什么样的损害?

克林顿国务卿:查理,如我在声明中所说的那样,根据我与同行的许多谈话,我相信我们在本届政府结成的合作伙伴和建立的关系将经得住这次挑战。总统和我把这些伙伴关系作为我们的重点,是我们对外政策的真正核心。我们对我们在过去22个月以来取得的进展感到骄傲。

每一天,整个美国政府——不仅仅是国务部——的代表,同世界各地数以百计——如果不是数以千计——的政府代表和公民社会成员进行接触交往。他们贯彻执行美国的目标、利益及价值观。为了我们在华盛顿这里进行决策,从那些在实地与同行一道工作的人那里得到坦诚的报告是绝对必要的。

我可以告诉你,在我们的谈话中,至少有一位同行对我说:“不用担心。你应该看到我们是怎样说你们的。”(笑声)因此我认为,这是外交界里大家非常理解的相互妥协。我希望我们能够超越这件事,回到为我们的共同目标共同努力的正事上来。

克劳利先生: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金•加塔斯 (Kim Ghattas)

克林顿国务卿:金。

问:国务卿女士,不知你是否能告诉我们你认为即将开始的访问会是怎样一种情况。预计,有很多在这些所称的电文中被提到的人要与你交谈。你认为在今后一周中,在与那些领导人会谈时,是否会让你感到不自在?

另外,我知道你并不想对这些电文的具体内容发表评论,但其中一个已经见光的问题是有关伊朗的辩论。你认为那些文件在以后数周及数月中对于有关伊朗的辩论会有何种影响?

克林顿国务卿:金,你说得对。我不知道你是否将在这次访问中随行,我们将在阿斯塔纳会见我的数十位同行,然后,我将从哈萨克斯坦到吉尔吉斯斯坦,再到乌兹别克斯坦,最后到达巴林参加麦那麦(Manama)对话。我将继续同一些人进行在过去几天里开始的电话或面对面交谈,我还将寻求与其他人对话,因为我要亲自对他们强调,我极为重视到目前为止我们之间所进行的坦率的、建设性的讨论,以及我愿意继续与他们密切配合的愿望。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引起严重关切的问题,因为我们不希望可能受到这些所谓的泄露信息影响的任何国家中的任何人对于我们的意愿和我们的承诺产生任何疑问。这就是我之所以在我的声明中强调决策是在华盛顿作出。总统和我已经明确表明了我们在应对所面临的一系列全球性挑战方面的目标和目的,我们将继续这样做,我们还将继续寻求每一可能的机会与世界上的朋友、伙伴和盟友共同努力,以非常明晰的方式与那些跟我们有分歧的国家打交道,当然,这就让我要谈伊朗了。

我想,不应该令任何人惊奇的是,伊朗是一个极大担忧的根源,不仅在美国、而且在我在全世界各地参加的每一次会晤中大家都对伊朗的行动与意图感到担忧。因此,如果有什么的话,所谓的电文中的任何评论都证实了一个事实,即伊朗在它许多邻国的心目中构成了十分严重的威胁,而且是一个远远超出该地区范围的严重担忧。

这就是为什么国际社会走到一起通过了针对伊朗的最严厉制裁。采取制裁并不是因为美国站出来说:“请你们为我们做这件事。”采取制裁是因为各国对有关伊朗的行动和意图的证据一经作出评估后,便得出与美国相同的结论: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动员国际社会采取行动以防止伊朗成为一个核武国家。

因此,凡读过对这些所谓电文的报道的人如果仔细思考一下,他们得出的结论就会是:对伊朗的担忧有充分理由,有普遍共识,并且将继续成为我们同一些有同样想法的国家为防止伊朗获得核武器而努力时所奉行的政策基础。

克劳利先生:我们必须让国务卿上飞机启程访问了。谢谢大家。

克林顿国务卿:我把你们交给能干的P.J(克劳利先生——译注)手里了。谢谢大家。

问:部长女士,你与巴基斯坦或印度的任何人谈过话了吗?

克林顿国务卿:谢谢大家。

问:谢谢你,女士。(听不清楚)

克劳利先生: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有一个30分钟的发稿间歇,然后在简报室重新开始,继续我们的讨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