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民众对燃煤发电污染物说“不”


这个位于宾州的湖受到一个发电厂排放的废物的污染

这个位于宾州的湖受到一个发电厂排放的废物的污染

美国的燃煤发电厂在输送电力的同时也产生成吨的废物。煤灰中很多有毒物质与癌症、器官衰竭和其它严重健康问题有关联。这使得居住在垃圾填埋场、废弃煤矿或大型蓄水池等储存煤灰地点附近的居民感到担忧。记者采访了宾夕法尼亚州一个乡村社区。

乡间小山顶上一片绿树郁郁葱葱,绿树丛中有一座被废弃的像谷仓一样的红房子。约翰.里德曾经修缮这座房屋,但却没搬进去住。他的母亲芭芭拉偶尔会到这里查看。芭芭拉说,院里的井水2008年和2009年两次被发现高含量的砷之后,他儿子的这座梦想之屋就成了一场噩梦。

约翰.里德的这处房产距离一个面积526公顷的湖Little Blue Run有900米。FirstEnergy能源公司在当地的一个发电厂从1975年起每年向湖里排放300万吨废物,其中包括煤灰。

芭芭拉和她的儿子有理由对此感到担心。芭芭拉说:“砷有毒,对人很有害。井水里还有锰和其它一些物质。但砷的含量超标。”

记者走访的下一站是卡伦路。这是一条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房屋隐蔽在道路两旁的树丛里。一些房屋明显被废弃,院子里杂草丛生。山顶上遥望Little Blue湖的是一家疗养院,房门上着锁。这座房子目前归FirstEnergy所有。

在那里记者遇上了为诚实环保项目做宣传工作的丽萨.马尔库奇。她说,他们对全美遭煤灰污染地点所做的报告把Litttle Run列为污染最严重的地区:“我们在公司档案和州档案里都发现,2007年和今年这里10个监测井都显示砷的含量严重超标。”

这个地区一共有70个监测井,长期收集地下水进行分析。

马尔库奇说:“这些监测井的作用就好比警铃一样,如果像砷这样的物质进入监测井,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就是这个地区出现了问题。”

约翰.里德要求FirstEnergy的人对他家的水井进行检测。公司发言人马克.德宾说,他们的确发现了较高含量的砷,随后他们又进行了第二次检测:“这是正规的程序。我们一个月后再次检测,这次没有发现,几乎没有发现砷。”

宾州环保部地区办公室也对里德家的水井进行了一次检测。经理迈克尔.福尔贝克说,对不同时期数据进行比较,环保部也得出了类似的检测结果:“在这起案例中我们发现,尽管水中还有砷,但经过进一步分析后我们发现,砷的含量实际上是下降了。”

但诚实环保项目的丽萨.马尔库奇说:“他们需要解释到底用了哪些数据,咨询了哪位科学家,还有他们是怎么判断出这是没有问题的。仅仅告诉人们,‘别担心,我们会料理一切’是不够的。”

马尔库奇感到愤怒。她要求进一步调查,加强与民众沟通,加强管理。

她说:“我觉得这里的居民就好像生活在真空中一样,我们要帮助他们,我们从公开的档案中找出信息。但每次州政府和公共事业公司都不理会人们的忧虑,说‘没问题!我们在监测,我们能够处理。’但除了说‘我们在监测’以外,其它几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做。”

黛比和科特.黑文斯也希望得到一些答案。他们住在Little Blue湖的下风处。多年来,他们总能看到煤灰落在他们种的花草上。

他们加入了一个公民团体,要求联邦政府制定新法规,把煤灰列为有害废物。他们呼吁加大保护力度,并要求公共事业公司、州政府机构和民选官员承担责任。

丽萨.马尔库奇说,她的使命就是让人们听到这些真实的故事:“我们要让人们知道这是真人真事,他们在这场全国危机的最前线。我希望这至少能够就为什么我们需要联邦法规启动一场更有成果的对话。”

马尔库奇说,那些故事能够发挥作用,给人们他们应得的环境和健康保障。在11月的公众讨论结束后,预计环保局将公布最终的决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