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龚小夏: 美国选举中的外来开支


《纽约时报》11月23日报道,民主党的重要人物戴维·布洛克在中期大选之后已经筹集了四百万美元,他将要设立的新组织是“一个只筹集独立开支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也就是个人或者公司给该组织捐款没有上限,但是必须按时报告捐款人的名字。”(an independent-expenditure-only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meaning it will be able to take in contributions of unlimited size from individuals and corporations but must regularly disclose its donors)。

在候选人和政党之外参加选举的金钱,被称作“外来开支”(outside spending)。这类开支又分为三个部分:独立支出(independent expenditures)、选举宣传(electioneering communication)、内部交流(internal communication costs)。根据最高法院不久前的判决,这样的开支属于公民言论只有的范围,因为没有数额的限制。但是,没有上限不等于没有限制。事实上,这些政治款项的运作被限制得非常严格。

先看看其中最大的一笔,也就是独立支出。这是由所谓“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工会、公司、组织、个人来进行的。最著名的大组织背后都有数以十万或者百万计慷慨解囊的大金主。比如金融家索罗斯在2004年就给倾向民主党的组织捐款两千万。这样的组织可以去推动政治议题、支持候选人或者党派,但是根据法律却绝对不得与候选人和党派来相互协调行动。在美国的竞选中人们看到的各种广告与宣传材料之所以如此五花八门,主要就是这一制度造成的。

选举宣传指的是是非候选人和政党的个人、公司、组织在党内初选前三十日或者选举之前六十日就某个候选人作的正面或者负面的公开宣传,而且宣传的范围超出了相关选区的五万人口以上。这些选举广告必须非常清楚地说明内容经由谁批准、费用是谁来支付的。

内部交流则是指在一个组织——如工会、商会——之内关于选举所进行的动员工作。在公司里面,交流的对象只能包括公司的高级行政人员。比如,工会领袖发信或者开会,动员自己的会员给某个候选人投票,或者公司的董事会给高管发信,希望他们支持某个候选人。在这种内部交流中,按照法律候选人是可以参与进来的。

外来开支在这些年的选举捐款中分量越来越重,在2008年创下了超过三亿美元的记录,比2004年总统大选的两百亿美元增加了三分之一。而2010年的中期选举,外来开支两亿九千三百多万美元,直逼2009年的总统大选,相比2006年的六千八百八十万美元高出了好几倍。

造成这种情况,并非是少数大亨在控制美国的选举政治,而是相反。这些年互联网的发展,大大地降低了推动政治影响的门槛,使得许多个人和小组织也有了更深入地参与政治的机会。政治广告日趋地区化、多样化,互联网宣传的重要性的迅速增加,让每个普通的公民都有了更多的认识候选人与政党的机会。相应之下,人们在外来开支上的投入也就在上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