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龚小夏: 半职工作的议会


路易斯安那州三十九岁的青年州长、印度移民后裔波比·金铎尔在不久前对媒体的访谈中一语惊人。他引用了马克·吐温的一句名言:“国会休会的时候也是我们的自由和钱包最安全的时候。”(Our liberty, our wallets are safest when the legislature’s not in session.)他建议让国会议员们“半职工作,并且有任期限制……当他们不得不在他们给其他人设立的法律法规之下生活的时候,也许你们就能看到华盛顿会具有更多常识感。”

金铎尔的话体现了美国人中普遍存在的对国会议员脱离人民的失望感。当年美国的国父们在设立代议制政府的时候,原意是希望国会议员来自于各行各业的普通人民,能够在政府中代表人民的意愿。因此,在建国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联邦的议员都是兼职的。

其实,目前美国各个州的议会大部分仍然不是全职的立法机构。在五十个州里面,只有四个州——加利福尼亚、密西根、纽约、宾夕法尼亚——的议员全职全薪,另外还有七个州的议员工作时间大约相当全职的80%,算得是全职议会。十七个州的议会工作时间50%上下,其余二十二个州为60-70%左右。州议员的工资也不高。全职议会的议员平均工资还不到七万美元,半职议会还不到一万六,而60-70%的也只有大约三万五千美元,有的甚至更低。因为选民坚信,从政不应该是致富的途径。

以最古老的弗吉尼亚州议会为例。这个议会有上下两院,上院四十位参议员,下院一百位众议员。在双数的年份里,议会开会时间为六十天,在单数年份中却只有三十天。(单数年份是选举年,多数议员要花大量的时间在竞选上面。)目前参议员的工资为每年一万八千,众议员一万七千六百四十。如果仅仅靠议会的工资,绝大多数议员就会生活在贫困线之下。议员仍旧在自己的行业中工作,立法不过是他们的副业,因此他们也就无法成为如联邦议员那样的专职政治家。该议会下院议长豪威尔曾经对笔者这样描述:“不仅我们能看到邻居失去工作,我们自己也不时会面临失业和破产的威胁。在立法的时候这些都会被考虑到。”

近年来,国会因为脱离民众而经常遭到批评。让国会从全职变成半职,也许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迫使议员回归选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