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报告:营利教育机构学生成功率低


私营大学及学院联合会首席营运官哈里斯·米勒米勒指责该报告荒唐偏离事实

私营大学及学院联合会首席营运官哈里斯·米勒米勒指责该报告荒唐偏离事实

一份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在美国的营利性教育机构就读的学生毕业率低,特别是来自低收入家庭和少数族裔家庭的学生。另外,和传统大学的学生相比,营利性教育机构的学生欠下的债务更多,更难还清。

位于首都华盛顿的智囊机构“教育基金会”日前发表一份题为《次贷良机--营利性教育机构没有兑现诺言》的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就像美国过去几年来的次贷危机一样,来自低收入家庭和少数族裔家庭的学生成了营利性教育机构的牺牲品。在这些营利性教育机构中,低收入家庭学生占了学生总数的一半,少数族裔家庭的学生占了37%;但是,和传统的公立及私立大学相比,这些教育机构的学生毕业率更低、退学率更高,学生的债务也更重。

“教育基金会”高等教育政策及实践部负责人何塞·克鲁兹(Jose Cruz)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谴责营利性教育机构不顾教学质量,一味利用学生赚大钱。他说,“在美国的营利性教育机构中,每5个第一次攻读学士学位的全职学生,就有4个最后没能毕业。这些机构仅仅吸引了美国12%拥有高中毕业文凭的学生,但是他们得到的联邦政府提供的学生贷款数额却达到24%,他们的学生贷款拖欠率达到43%。在这些数字的背后我们看到,过去10年来,这些机构的营业额增长了236%。 这些机构的巨大成功和学生取得的成就之间形成了强烈反差。”

报告一出,美国营利性教育产业一片哗然。“私营大学及学院联合会”(APSCU)代表了美国1500所主要提供职业培训的营利性教育机构。联合会的首席营运官哈里斯·米勒(Harris Mill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教育基金会”这份报告采用了“苹果与橙子”的比较方式,即把营利性教育和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一些好学校进行比较,而不是采用“苹果与苹果”的比较方式,即把营利性教育机构和同等水平的教育机构比如社区大学进行比较,因此,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荒唐的、偏离事实的。

米勒说,“如果把我们属下的学校和同样招收很多来自低收入和少数族裔家庭学生的社区大学进行比较,人们会发现,我们做得比社区大学好多了。比如,到我们下属学校学习、希望取得大专学位的学生,毕业率达到60%;而社区大学的此类毕业率才22%。希望取得学士学位的学生在我们这里的毕业率是40%,但是在一些族裔学校这个比例仅为20%。如果他们在相同的层次上比,我们比很多学校都做得好。”

在学生的债务问题上,报告指出,公立大学学生毕业后负债的中位数是7,960美元,私立大学学生是17,040美元,而营利性教育机构的学生负债则高达31,190美元。报告指出,营利性教育机构的学生很多只能或者拖欠贷款,或者终日生活在沉重的贷款下,许多年后仍被压得无法正常生活。

“教育基金会”的克鲁兹表示,学费高,毕业率低,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这些是造成学生债台高筑的主要原因。他说,“和公立大学及非营利性大学相比,大多数营利性教育机构提供的专业学费比较贵,由于学生的毕业率也低,这就导致了恶性循环,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不得不靠借贷来上学费更贵的班,但是最后他们又没有拿到学位,却背了一身债。”

私营大学及学院联合会的首席营运官米勒对这种分析进行了驳斥。他特别指出,营利性教育机构的学生不花学校所在地区纳税人的钱,这为当地财政节约了一大笔支出。他说:

“我们的学生来自低收入家庭,他们和那些来自富有家庭的大学生不一样,那些富有的家庭也许不用借贷就负担得起学费,或者只要借一小笔贷款,而我们的学生要全部自己负担学费。况且,那些在社区大学以及州立大学上学的学生接受州政府很多补贴,每个学生的州补贴在1万到1万5千美元之间,他们是州纳税人的一个沉重负担。而我们的学生没有接受州政府1分钱的补贴。”

该报告研究了包括凤凰城大学、德锐大学、伯克利大学、ITT技术学院等美国最大的10所营利性教育机构的数据,研究工作的部分资金由比尔·盖茨基金会提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