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杭州异议人士申请示威遭传


中国浙江省的一些居民向杭州市公安局提出申请,希望在本月10日世界人权日举行游行集会,以获得权利救济,但被警方传讯。警方要求他们撤回申请。不过他们表示,到时如果警方没有正式答复,他们将按计划举行游行集会。

*游行日期选在世界人权日*

中国浙江省杭州市六名居民以公民身份11月30日下午向杭州市公安局递交了关于伸张权利、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的游行集会申请书,游行的日期选在12月10日,也就是世界人权日当天。这6位公民是吴义龙、祝正明、陈树庆、朱虞夫、毛庆祥和王荣清。

*多次要求权利救济未果*

他们在申请书中提出的诉求包括,要求权利救济,呼吁尽快实现政体改革以及释放刘晓波和一切在押政治犯。这六位申请人在游行申请书中陈述说,他们曾经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先后被判入狱,法院在计算刑期时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将他们监视居住的时间,折抵刑期。六位公民先后提出上诉,申诉,要求赔偿,但均没有得到回应。

这次游行的申请人之一、法律顾问陈树庆对记者说,在这种背景下,他们决定采取宪法赋予的公民游行示威的权利,对有关部门的这种行政不作为,或者乱作为进行抗议。

*遭到警方传讯 被要求撤回申请*

吴义龙等六位公民提出游行申请一天之后,他们于12月1日下午分别被杭州市警方传讯,警方要求他们撤回游行申请。陈树庆告诉记者,12月1日下午2点他被警察叫到派出所,3点40分左右他拿到的传唤通知,上面说陈树庆涉嫌违反有关规定。

记者给杭州公安局打电话,接电话的人员说,相关的官员目前不在,无法回答问题,让记者明天再来。

陈树庆说,在传唤过程中他没有受到警方的恶劣对待,警方向他核实了申请书上的签名是不是他本人的笔迹,游行的组织者都有谁。不过,警察警告陈树庆他还处在剥夺政治权利期,不能去游行。陈树庆的回答是,“我被剥夺政治权利,不能参加游行,但宪法没有规定我不能申请游行。”

*陈树庆:受到威胁利诱*

陈树庆对记者说,警方在传讯过程中对他进行了利诱和威胁,主要是让他们撤回游行申请。他说:“他们说的话,有利诱的,比如他们说,你不要给我们添麻烦,有什么困难向我们提出来。我们帮你解决。如果跟我们过不去,你的日子也不会很好过的。好像有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口气跟我说。他们口气大一点的时候,我就跟他们吵起来。”

陈树庆说,这次申请游行的组织者中仍被剥夺政治权利的几名申请人在传唤中也受到威胁,没有处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的申请人则受到骚扰。

他说:“其中有几个处在剥夺政治权利期的他们有理由威胁。如果没有处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的,比如今天(12月3日),祝正明先生他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店,早上他莫名其妙收到工商部门的冲击。来的人也不亮证件,查抄他的物品也不留下任何单据。要让他关门,对他的生活进行干扰。等于是不光明正大的来了。”

陈树庆说,根据目前的情况看,他们是不通过正常渠道做出不批准的决定,而是通过搞破坏让这个游行不能实现。

*吴义龙:准备按计划举行游行*

这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吴义龙表示,如果在12月7日之前,他们没有接到警方不许游行的通知,就等于警方默许。他们准备按计划伸张权利。吴义龙说:“根据中国的法律, 只要我们递交了申请,这个行政行为就已经发生。它必须在我们游行日之前,也就是12月7日给我们正式答复,否则就等于默许我们的游行权利。所以如果他们不答复,我们就准备去游行。”

吴义龙和陈树庆今年9月刚出狱。吴义龙目前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口,无法找工作,也不能出行。他现在靠朋友的接济维持生活。

游行申请人之一的陈树庆表示,民主法制国家,对公民游行采取的是注册制度,游行是宪法确认的公民的基本权利,国家有关部门对公民行使这种权利的时候,应该协同公民制定比较合理的路线,维护好治安。而在中国,游行要经过许可,要公安机关批准。公民的这一基本权利在中国没有得到体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