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欧洲议会促中国藏区真正实行双语政策


欧洲议会11月底通过决议,敦促中国政府在中国藏区实行真正的汉藏双语政策。有关注西藏问题的专家和观察人士指出,欧洲议会这项决议只具有象征意义,中国政府不会理睬。

*欧洲议会决议谴责中国政府打压藏文化*

欧洲议会当地时间11月25日通过一项决议,敦促中国当局在藏区实行名副其实的双语政策,在藏区加强汉语教学的同时,允许所有科目采用藏语授课。

决议还呼吁中国当局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章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十章的内容,确保各民族使用和发展自己民族语言和文字的自由。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谴责中国当局对藏族文化、语言、宗教等藏人基本自由的进一步打压。

*青海省教改逐步实现以普通话为主*

中国青海省政府决定,从2015年起,小学实现以普通话教学为主,本民族语言为辅的“双语”教学。而青海省从今年10月已经开始在藏区推行一项中学停止使用藏语教学的改革试验。此举引起藏族学生的大规模抗议。

这项决议的起草人之一、欧洲议会议员托马斯.曼对媒体表示,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向中国政府发出的明确信号是,藏语永远不能被普通话取代。

*唯色:目前藏区的双语教育是骗局*

关注藏人权益的藏族作家唯色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一般情况下的双语教育是指两种语言的教学合理搭配进行。而中国政府在藏区目前实行的汉藏双语教育是要求藏族儿童在小学入学时就要做出选择,要么进汉语班,要么进藏语班。如果选择进汉语班就表明藏族学生从入学起就受不到藏语教育。而如果选择进藏语班,才有藏语教育。唯色女士说,不仅在西藏自治区,甚至在整个藏区双语教育的定义就是这样的。而且到了高中藏语教学就完全没有了。

唯色说,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藏区的小学语文教学有专门的藏语课本,内容跟汉语不同。藏语课本讲的是藏族文化、历史、藏族名人等。但是从90年代末开始至今,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

唯色说:“大概是从90年代末到现在,藏语课本已经完全是把汉语课本直接翻译成藏语。过去的藏语课本就作废了。等于说,藏族孩子虽然上的是藏语课,但课本只是汉语课本的翻译。”

唯色女士指出,对于藏族学生来说,汉语课本中介绍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因此她认为,目前藏区实行的汉藏双语教育实际是蒙骗外界。唯色表示,“实际上,这些年(藏区)的双语教育在我看来,从课本的选择、翻译是一个步骤,一步一步地在走,最后的结果是同化,完成一个汉化的过程。”

唯色女士说,失去本民族语言是一种切肤之痛。中国政府对藏文化的打压可以追溯到文革后期。唯色说,她本人虽是藏族,但没有受过藏语教育。因为,她上学时正好是文革后期,藏语教育完全被取消。她对藏族的伟人、文学家没有了解。

*达瓦才仁:决议只具有象征意义*

欧洲议会的决议敦促中国当局在藏区实行真正的双语教育政策。不过,西藏流亡政府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认为,这个决议只有象征意义。

他说:“我不认为可以起到很积极的作用,它只是表明了整个世界知道中国政府在推行毁灭西藏文化的政策,而且这个世界对这个政策表示了关注,以及西藏人对拯救自己文化的认可。这样象征性的意义可能更大于实际意义。”

达瓦才仁表示,尽管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不会让中国政府立即改变它对藏族文化的政策,但是外界的评判,可能对中国的有关政策起到延缓执行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