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万延海: 我去奥斯陆参加刘晓波颁奖典礼


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委员会将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举办年度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无法出席,他人在辽宁锦州的监狱里。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被软禁在家,无法来奥斯陆领奖。刘霞公开邀请,但邀请信上诸多刘晓波的友人和同道被阻止出境。

据悉,我可能成为刘霞女士公开邀请名单上唯一决定参加刘晓波颁奖典礼的人。这既让我有些兴奋,但也增加了不少压力。我想到家里人会否有压力?家里人来打招呼怎么处理?单位会否有压力?面对高强度媒体采访,是否适应?以及自己是否符合中国民主人权运动道德要求?

上周五,12月3日,北京市公安局国保人员找到我所在机构的1名理事,提出下列警告:如果我去奥斯陆参加颁奖典礼的话,可能就别想回国了,机构也会遇到更多的麻烦,声称毕竟爱知行研究所在北京。

长期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的人,即便离开国家,也难免受到上述压力的影响,身体上都出现不舒服的感受。在过往岁月中,有几次,在劳累和压力下,我出现过几次严重的生理问题,不能正常地工作和生活。

但我依然坚持去奥斯陆参加刘晓波颁奖典礼,而且还要在一些研讨会上发言。除我对中国民主和人权事业的承诺外,我对刘晓波及其获奖的支持有下列理由:

刘晓波近年来为人平和、低调,积极参与和协调多个维权团体和维权活动。刘晓波原则性强。其思想20多年来影响了一代代人。
刘晓波发起的《零八宪章》理性、平和、有包容性,接纳社会各界参与,是难得的中国民主化过程中的宪章性文件。
刘晓波获奖,掀起了国际社会和中国民主运动人士的热情,在中国民主化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催化剂作用。

我接到了许多采访电话和电子邮件。我的机票也是一改再改。我希望自己可以走出来为中国民主化事业做出更多贡献,而不需要继续隐藏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12月5日,我就北京市公安人员的威胁发布声明,批评其“无聊”的威胁手法,指出:“中国执政当局应该学会欣赏和支持社会善良事业及其团体,用积极进取的竞争意识赢得大众支持,而不是时常用警察来威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