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纽约宾夕法尼亚车站将恢复原貌


原来的纽约市宾夕法尼亚火车站

原来的纽约市宾夕法尼亚火车站

100年前的11月27号,纽约市宾夕法尼亚火车站正式开放,乘坐头一班列车的旅客经由哈得逊河底隧道进入曼哈顿区。

纽约市曼哈顿中城这座巍峨的新古典派风格建筑,50多年后被拆除重建。今天的宾夕法尼亚车站在地下,仅站名和地点与原来一样。现在,再次重修宾夕法尼亚车站的计划正在制定当中。支持者盼望,重修后的车站能够重现人们乘火车进入纽约市的那种兴奋之情。

纽约建筑历史学家文森特·斯卡利说过,“我们一度像天神一般进入市区,如今却像老鼠一样窜钻进来。”他指的是过去宾夕法尼亚车站是一座宏伟高耸的建筑,1960年后直到如今却屈居在拥挤的地下。

当年由建筑师查尔斯·麦金设计的这座宏伟、具有罗马风格的车站大厦,由大理石和粉红色花岗石建成。1910 年揭幕那天,吸引了10万人前往。《逝去的伟大宾夕法尼亚车站》一书的作者洛兰·迪尔还记得孩提时代在那里玩耍的情景。

他说:“每一处地方都能激发你的想象力。譬如,你从八街走进去,能看到巨大的车库,中央大厅,由铁柱撑起的广大空间,玻璃天花板。飘浮在空气中的尘埃似乎凝结住了。你会感觉这是一座旅途大厅,还没有上车,就已经在旅途上了。”

车站建筑上雕饰着老鹰和少女,分别象征白昼和黑夜。纽约艺术家威廉·洛在《在这里消失》一书中,绘出当年建筑的风貌。他并没有亲眼见过这座建筑,是一些老照片和文字描述启发了他的灵感:“特别能激发灵感,就像我初次看见大峡谷那样。那种浩瀚空间的构想,简直无法诉诸文字。”

威廉·洛绘出了车站的各个房间:钢质屋顶和玻璃天花板下大厅的夜景、餐厅、商场和拱形的候车室。小说家托马斯·沃尔夫曾经描述这里“巨大到足以容纳时间发出的懒慵而永恒的低吟。”

但是,到1960年代早期,拥有这座车站的宾夕法尼亚铁道公司经营失败,于是将车站所占的土地卖给了一个体育场“麦迪逊广场公园”的开发商。

威廉·洛说:“车站建筑被推倒,那些雕塑被拆得七零八落,胡乱扔在新泽西梅多兰兹湿地垃圾掩埋场里。”

1963年,宾夕法尼亚车站被拆除时,只有六名建筑师徒劳无益地表示抗议。不过,车站被拆除的负面效果逐渐显现出来,导致纽约市地标保护法的制订。

纽约市民间的“历史建筑保护协会”会长佩格·布林说:“没有人喜欢纽约宾夕法尼亚车站现在的模样。就连从未见过当年车站原貌的,也会为它的消失感到惋惜。这大概是纽约市最严重的一件建筑罪行。”

佩格·布林的这个组织从1993年起,就积极推动将车站对街的一栋老邮局大楼改建成第三代宾夕法尼亚车站,并且以率先发起这个计划的已故纽约联邦参议员丹尼尔·莫伊尼汉的名字为新车站命名。

布林说:“这座老邮局大厦建于1912年,建筑师查尔斯·麦金也是建筑宾夕法尼亚车站的人。这栋大楼和当年的宾夕法尼亚车站是一对孪生建筑。在那个时代,修建公共场所,是为了表示对大众的尊重。你走进大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句话:‘这是一个伟大的城市,你是这美好地方的好市民。’如今我们在宾夕法尼亚车站里没有这种感觉。重建车站将使我们重获那份感受。”

改建工程预计耗资10亿美元。如果一切顺利,将需要8年的时间。但完工后,它也只能是宾夕法尼亚车站原貌的一个模糊身影。即便如此,布林的组织说,它仍将再度让火车旅客们经由一个美丽的门户进入纽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