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戴晴: 孔子和平奖


其实,早在上月中,一位名叫刘志勤的发出那则振聋发聩的建议——“与诺委会争夺话语权中国设立“孔子和平奖”,大家就已经心情沉重地明了,光有外交部抗议挪威政府、光有警察拘禁刘霞、光是一个个地限制出境,包括茅于轼那样的老先生和丁东的儿子……,已经不足以显示当今朝廷有多么因财大而气粗、进而毫不掩饰地色厉——至于是不是内荏,眼下见仁见智,最终由历史见证吧。

刘志勤的建议发在《环球时报》。该报由当今朝廷第一喉舌《人民日报》主办,“在世界75个国家和地区驻有350多位特派、特约记者”。其鲜明的大国崛起之自信,以及对待西方之毫不手软,它“刊发的文章”,理所当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

刘志勤从表面上看是一家瑞士银行北京首席代表,却是《环球时报》意气飞扬、出镜频频的明星写手——这样的银行家不说旷世奇才,六十年红色中国数不出几个。想来朝廷喉舌对他的情有独钟,怕不在对金融市场中肯独到的见解。其鲜明的战斗特色,正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有的姿态:“中国‘争世界第一’没有错”;“中国的责任,不是西方说了算”;“现在的中国人很自信,从未有过的自信”;“汇率维权助中国第三次崛起”……。

记得当时我们就在底下议论,这则由喉舌发布的“建议”,究竟是个人突发臆想,还是当局出手的部署。两种情形在咱们人民共和国都有先例,前者如五十年代初冒出来的那篇“小人物批俞平伯”;后者几乎无人不晓:文革前夕姚文元那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果然,个人建议引发出大动作:“中国孔子和平奖评奖委员会”于诺奖颁奖前夕在北京成立。笔者向好几位学者(包括北京师大老资格管学生的)打问,没人确知该会主席“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博士”谭长流何许人(还有那四位在北大畅春园一起开会的评委)。小人物挑大樑啊——须知“中国”字头的民间组织,没有当局操盘,能在两周之内就注册下来?还不要说注册费用、注册资质,以及与诺奖抗衡的“孔子和平奖”奖金(有人建议“跟它死磕,咱们来个美金一千万”)。谭长流三头六臂?要么一个跟头翻到金銮殿?

孔奖得主连战,如今真是为难啊——北上跟谭长流玩?除非儿子挨枪子儿,让他铁了心。要是当局没跟人家沟通就大咧咧地公布(就像N奖那样),好不容易赢得的的盟友,就这么葬送了。

其实,大家夥在得到“孔子和平奖”确切消息之后,都为该委员会捏把汗。孔子!“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怎么评啊?还不如设“孙子军事文明奬”呢,“天朝财神爷和平奖”也行啊——反正都是在张扬大中华文明。无奈“孔子”、“和平”已然锁定,大家觉得,维基解密的阿桑奇是条汉子——而且他眼下也和刘晓波一样不能来领奖。要么颁给本拉登,他要是“和平”了,不是大家都高兴么?左右掂掇之后,觉得最佳人选非金正日莫属——将他“和平”起来,实在太重要了。更况且,到北京拿钱,对这厮而言,那才叫轻车熟路、意满心足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