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全球实力大转移受质疑


2010年东西方经济一强一弱的态势引起人们对“亚洲世纪来临”的激情和兴奋。但是,也有不少学者和专家保持清醒头脑,认为“西弱”和“东强”未必会长期持续下去。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中,亚洲确实成为低迷的世界经济中的一个极为闪亮的光点。亚洲开发银行在12月7日上调了亚洲地区(不包括日本)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从原来的8.2%提高到8.6%。对比欧美地区的亚常速经济增长(1-2%),亚洲的8.6%是何等的强劲!

面对这样的反差,全世界的基金经理都把目光转向了中国,转向了亚洲。各种各样的乐观预测令人目不暇接,有的说再过15年,有的说再过17年,中国的GDP规模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最乐观的可能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香港渣打银行发布的预测。两家都是以购买力评价为计算依据而认为,中国可在未来五年到10年内完成对美国的超越。

美国著名的国际问题专家约瑟夫•奈(Joeseph Nye)对这样的看法深表怀疑。他说:“衰退论的浪潮很有误导性。如果你看看历史,近代历史,你就会发现,有关美国衰退论的说法每隔10年到15年就会循环出现。”“
这些说法的基础是从大国兴衰论出发,告诉我们的与其说是现实,不入说是某种心理。”

约瑟夫•奈认为,真正的实力并不能够从GDP的大小上反映出来。除了经济实力外,还有军事实力,还有“软实力”。他指出,美国在亚洲拥有的优势之一就是所有亚洲国家都希望能够获得美国的保护政策,对抗中国。

华府智库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克莱德•普莱斯托威茨(Clyde Prestowitz)指出,这些预测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它们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的经济发展规律,就是没有任何经济体能够直线发展下去。普莱斯托威茨对美国之音说:“我常想,人们在做预测的时候总是按直线预测。说中国经济多大,印度经济多大,按照某种速度,过多少年,这个数字就变得非常大了。但实际上,经济从来没有直线增长的。”

普莱斯托威茨说,美国刚刚经历了一场破坏性很大的危机,欧洲还身处这样的危机之中。它们都遭遇了挫折,日本也走了弯路。他认为,中国、印度等也不会一帆风顺,也会遭遇危机。挫折和危机与增长和繁荣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自然现象。现在就说这场实力转移将会长期持续下去,美国已经走上一条持续衰败的不归路,实在有失严谨。

另一位美国资深的亚洲问题专家包道格(Douglas Paal)对“实力大转移”的这个提法也提出了质疑。他说这个说法给人的感觉是美国要出局,中国要取代。但从历史上看,美国遇到过许多挑战,比如德国和日本,但结果是美国并没有出局。目前发生的实力大转移看起来规模很大,但过几年人们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包道格对美国之音说:“美国过去有过多次下滑的阶段,一般会持续6年到10年,美国才能够走出来。这次的下滑只有两年半,我们可能还需要经过两次选举才会大体完成政府人员的更换,才会处理好面临的问题。”

包道格特意表示要提醒美国之音的听众,不要急于做结论,真的以为美国现在下滑,就意味着美国很快要出局了。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这位副总裁认为,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发展很快,但它们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发达国家不会从此萎靡下去,它们完成调整后也会加快增长。

包道格和其他不少学者都注意到,导致日本陷入长期衰退的一些问题中国迟早也难以避免。其中一个就是人口结构。美国东西方中心学者麦克•萨顿(Michael Sutton)的一个研究发现,中国的人口增长率过低,在一些主要人口指标上的走势上看,如总生育率等,中国还不如美国,甚至低于日本。再加上中国老龄化速度很快,中国经济增长的活力将因此受到很大的制约。萨顿说,“如果日本在人口压力下变得失去了活力,那么中国也不会例外。”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政治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认为,人口因素对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比人们预料的来得更早。艾肯格林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劳动力在五年之内就会停止增长,而印度的劳动力还会持续快速增加。如果我们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很清楚,21世纪如果说是亚洲的世纪,那么它也将是南亚的世纪,而不是人们现在普遍膂b为的那样是东亚的世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