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异议人士在世界人权日


今天是世界人权日,挪威诺委会正式向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颁发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与此同时,中国又有一批异议人士受到当局严加看管。

*“屋外有警察”*

这些中国异议人士包括,北京宪政学者张祖桦和作家江棋生、基督徒徐永海等。江棋生曾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他本人也是《08宪章》的起草和签署人之一。他对美国之音说,警察就在家门外:“我不可能陪他们‘旅游’去,我就在家里呆着,我凭什么啊?这么冷的天,我要旅游,难道我自己不会去啊?!他们就在楼下呆着呢,估计怎么也要看到明天晚上吧。”

*强行带走*

据海外中文新闻媒体报导说,12月9号下午3点,《08宪章》另外一位起草者张祖桦先生则被警方强行带走,他是在回家途中被突然驶来的面包车上下来的一批人强行带走的。

在此之前,张祖桦家的宽带网络和电话从12月7号起被切断,外界同他的电话联系至今不通,因为12月8号国保警察也曾要带张祖桦外出“旅游几天”,但是遭到拒绝。

北京异议作家江棋生还说,北京当局日前还下令,对六个人以上聚会的场合进行重点监控,以防止异议人士聚集,在世界人权日前后开展维权活动。

*统一命令*

谈到当局敏感时期的这一行动是,江棋生说:“这都是上面下达的统一命令,不要管什么宪法和法律,我们的共产党就是要在高于宪法和法律之上活动嘛,就是人治社会嘛,说是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但是随时可以凌驾于宪法之上。”

*警员倾巢*

世界人权日前,除中国知名异议人士受监控外,一些比较温和的异议人士也感到异常压力。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活动人士徐永海日前说,当局对他的监视已升级,其所在的德胜门外派出所全体警员倾巢出动,24小时在他的楼区大门口值班。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去哪里他们都跟着,远的地方我就不能去了,这种情况已不是一次两次,这么多年了,凡是敏感时期都是这样,出门跟着你,我要去远处,他们就要请示。(记者:这跟刘晓波先生今天在奥斯陆受奖是否有关系?)对,对,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当局也明确说是因为这件事情,他们给我老婆打过电话,说这两天就别出去了,老实在家呆着吧,别给我们找麻烦,我们也不容易。”

*温和要求*

徐永海说,他们所追求的还不是人权和民主等至高无上的理念,只是希望政府把人民的生存权改善一下。

他说:“中国的人权状况,就像共产党承认的,是生存权,关于这一点,共产党说得一点没有错。我们中国老百姓现在是生存权问题,还不是政治权利受剥脱,真是生存权。例如在北京,天气这么冷,很多访民无家可归,北京这么多年强拆,10多年拆迁导致很多人无家可归。”

徐永海说,他和他的教会经常向露宿街头的上访者送去御寒的衣物,他听说,这几天寒冷的北京已经有人冻死。

与基督徒徐永海不同,江棋生则对中共统治毫无信心。他强调,《08宪章》起草过程中,他提出中国社会进步所需的不是什么改革,而是社会变革,这是《08宪章》重要的精髓。

XS
SM
MD
LG